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五十八章 七日破柳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五十八章 七日破柳城!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荊軻一事讓全陳營都陷入了警戒狀態。

陳軍大營。

陳恬傷口經過簡單包紮之後,便和三軍將領都集聚於大營之中。

徐茂公手搖羽扇沉聲道:「這些刺客,看來都是梁軍的人,這夏侯惇是利用了殿下你親民的性格。」

「夏侯惇么?」陳恬面色一沉,因為就算徐茂公不說,陳恬也能猜到了,這肯定是夏侯惇的所作所為,只是沒想到這夏侯惇居然行動這麼迅捷,這麼想殺了自己。

陳恬低頭看了看腹部的傷,此時已經癒合得七七八八了,只是花木蘭為了救自己卻身受重傷,現在依然因為失血過多不能醒來,陳恬只能讓神行閣飛速趕去襄陽請來神醫華佗。

如若花木蘭出了什麼事情,陳恬很清楚他這輩子都不會心安。

「夏侯惇,今日你殺不了我,我陳恬對天發誓,他日我必百倍報之1陳恬猛然重重地一拳打在了案台之上,一字千鈞地說道。

「殿下,乾脆咱們就直接盡起三軍,屠盡這柳州城中的梁軍吧,末將願意帶頭衝鋒1馬超登時起身請戰,滿臉豪情大燃。

耳聞馬超的怒喝,其餘諸將也紛紛起身請戰,登時整個大帳被一股怒火給膨脹。

白起起身沉聲道:「不可輕舉妄動,如今敵我兵力差距甚大,如若魯莽行事,定會被敵軍找到我軍的破綻。」

郭嘉呷了一口酒,笑道:「我還是原來那個看法,但如今那姑娘都已經受重傷了,那在下也沒什麼辦法了。」

熊熊燃起的鬥志瞬間被潑了一盆冷水,瞬間又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給我七天,七天之後,柳州城必破1陳恬此時開口滿是自信地說道,打破了這尷尬的沉默。

此話一出,台下諸將都是一怔,這柳州城連徐茂公,周瑜,白起等人這種頂級的戰神都難以攻破,陳恬此時何來自信就能攻破這柳州城。

「殿下,你這是」徐茂公生平第一次眉頭皺起,泛起層層困惑之色,他此時也完全猜不到陳恬究竟有什麼辦法。

陳恬鎮定地點了點頭道:「現在還不能說,但諸位將軍不論如何要相信孤,七天之內,定會給諸位帶來一個怎麼也想不到的意外。」

行刺是不等同於行軍,可以通告全軍上下,行刺是十分秘密的事情,就連最親信的人,也不能隨意告知,這一點陳恬很是清楚。

「行了,今日諸位將軍就都先回去休息吧,準備日後的大戰吧。」陳恬淡然一笑,旋即揮手示意其餘主將都散去休息。

台下諸將都是一臉的質疑,但陳恬都這麼說了,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了,便只得憋回去一腔的怒氣,準備日後的大戰退了下去。

望著諸將散去的背影,陳恬乾咳兩聲,只見專諸一身仆服從後面的帘子里走了出來。

陳恬看了一眼眼前的專諸,此時的專諸氣勢已經完全改變,全然不像之前那個畏首畏尾的專諸,而是全身環繞著一股視死如歸的氣勢。

陳恬微微點頭,便將隨身的匕首解下,賜與了他,鄭重道:「專諸,這柄是我的隨身匕首,雖然比不上歷史上的一些名劍,但也是鋒利無比,今日我就把這柄匕首交給你,你定要給我把蕭銑一刀捅死1

主公賜劍,此乃莫大的榮耀,專諸身形震動,英武的臉上,立刻浮現出了受寵若驚之色。

但專諸卻笑著搖了搖頭,慨然道:「還望殿下放心,專諸必竭盡所能,為殿下誅殺了蕭銑,來為花將軍復仇1

這才是真正的專諸,夠膽色,這麼有風險的任務,他竟然毫不含糊的就接了下來。

「來喝一杯1陳恬豪氣一時大作,親自為專諸斟滿一碗,雙手遞給了他。

隨即陳恬自倒一碗,舉碗欣然道:「這一碗酒,孤敬佩你的勇氣,祝你一擊得手,全身而退,如若有所失手,孤也會為你照料好你的家人,並為你立碑位1

專諸義氣燃起的臉上,燃燒著激蕩的熱血,也沒有太多的豪言壯語,將那一碗酒一飲而盡,話鋒一轉說道:「但在下倒是有一個難處,還望殿下能儘力幫在下完成,這樣在下才有很大的把握刺殺成功。」

「你儘管說吧,孤定當傾力相助1

專諸低聲道:「如此如此」

說罷,陳恬神色瞬間凝重無比,轉而用一種無比欽佩的目光注視著眼前專諸,雙手一供,深深地為專諸行了一禮。

專諸連忙扶起陳恬笑道:「大丈夫生當頂天立地,只要這天下蒼生,能因我專諸而不再流亡,那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1

陳恬猛地又斟滿兩碗酒,豪然道:「孤有生之年,能結交如此英雄,是我之幸!這一碗酒,孤再敬你1

專諸也沒有推辭,豪然接過了碗,一飲而盡,卻是狂然地仰天大笑,笑得響徹天地。

因為他也很清楚,行刺成功,他不能活著走出梁王宮,行刺失敗,他也不能走出梁王宮,這是一趟必死之行!

陳恬親自送專諸出了帳外,目送著專諸的身影,消失在了暮色之中。

晚風拂面,一絲寒意湧上心頭,望著縷縷斜陽飄散開來,忽然間,陳恬有種「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感覺。

陳恬腦海中回蕩著歷史上的專諸,為了報答公子光的大恩,不顧自己安危,將匕首藏在烤魚之中,於眾目睽睽之下刺殺吳王僚,即便身死也無所怨言。

但此時柳州城已經無計可施了,陳恬只能將全部希望寄托在了專諸身上,只要專諸一旦行刺成功,柳州城在短時間內必有大亂出現,如此一來,就有機會攻破柳州城。

望著漸漸黯淡的夜色,陳恬目向南方,冷冷道:「蕭銑,就讓你也嘗嘗被刺殺的滋味,是生是死,就要看你的造化了,要怪就怪你手下的夏侯惇吧。」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