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五十九章 斗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五十九章 斗將!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送走專諸的次日。

陳恬本在軍中和郭嘉,徐茂公等人分析軍情,卻聞訊花木蘭醒了,便連忙親自趕到軍醫處。

此時榻上的花木蘭,秀鼻中發出了哼吟,縮在被中的身體,也漸漸扭動了起來。

然後,她睜開了眼睛。

「你終於醒了。」陳恬就坐在她身邊,看著她醒了,長鬆了口氣。

「殿下……」

花木蘭想要坐起身來,只是身子一動,便牽動了傷口,不由痛得她秀眉一凝,暗咬朱唇。

「你別亂動,趕快躺下。」陳恬趕緊伸手,將她輕輕的按下,「你肩上受了劍傷,軍醫已為你包紮上了葯,沒什麼大礙,不過這幾日也需靜休養,切不可亂動,以免崩裂了傷口。」

「你尚且等幾天,華佗就會來了,到時候你的傷勢就能恢復得更快。」

花木蘭神色恍惚了一下,驀然間眼中掠過一絲餘悸,這才想起了先前那場驚心動魄的刺殺。

「殿下,你沒事吧,刺客有沒有傷到你?」花木蘭剛才躺下,又關心起了陳恬。

陳恬心中頓時一熱,嘆道:「多虧了你及時出手,那刺客才沒能傷到我,當時那麼兇險,你為什麼要替我攔那一劍,你可知道那一劍下去,你可能會死的?」

「我也不知道,當時事發突然,我想也沒想就……」花木蘭嬌羞的臉蛋忽然一紅,不好意思再說下去。

她這話,等於是委婉的承認了對陳恬已生愛慕,所以本能的才想要去保護陳恬。

只是自己是卑賤出身,怎麼敢高攀陳恬那皇室的世家,這是花木蘭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陳恬卻從她的話中,已聽出了些許意味,看著那張蒼白如紙的臉,略顯羞澀的絕美之臉,陳恬心中不禁怦然一動,輕輕抬起手,撫向了她的臉龐。

「殿下……」花木蘭身兒一抖,胸前高峰都跟著一顫,臉蛋更加羞紅。

她的呼吸加速起來,雙峰劇烈起伏,眸中揉情脈脈,明明羞意滿面,卻並沒有抗拒,也沒有移開自己的臉,只羞羞的,任由陳恬撫著她的臉。

大帳中,氣氛一時曖昧起來。

正當這時,帳外響起趙雲的聲音,聞聲是十分緊急的急報。

心兒已蕩漾的貂蟬,驀然間清醒幾分,下意識的將臉蛋從陳恬的手心下移開三分,不好意思的偏開了頭,不敢正視陳恬肆意的目光。

陳恬也不覺尷尬一笑,清咳幾聲,令趙雲進來彙報。

帳簾掀開,趙雲看見帳內只有陳恬和花木蘭二人,也明白自己破壞了方才的氣氛。

「子龍何事如此匆忙?」陳恬轉移話題開口問道。

趙雲上前拱手道:「殿下,那夏侯惇率軍出城,帶將巨毋霸和張憲,揚言要和殿下一對一的斗將。」

「又是斗將,我看你是活膩了。」陳恬不禁冷然一笑,前番夏侯惇斗將能贏,完全是因為自己不在,而徐茂公等人對巨毋霸的實力不清楚,故才會有諸多坎坷。

今日自己在此,夏侯惇再來挑戰,無疑是不自量力,正好也可以殺殺梁軍的威風。

「傳令下去,召齊諸位將軍,隨孤出營會一會這夏侯惇1陳恬不再多想,當即傳下一道軍令。

花木蘭秀眉微微一簇,擔心道:「殿下」

陳恬回頭又看了一眼秀眉緊凝的花木蘭,忽而淡然如清風一笑,上前颳了一下花木蘭的鼻尖,笑道:「孤不會有事的,你只要養好身子,就是讓孤最安心的事情。」

指尖的溫度瞬間傳至全身,花木蘭的花容瞬間在此泛起絲絲紅暈,看著陳恬離去的背影,心中萬千情感開始萌動。

陳軍營門大開,陳恬坐胯烏錐嗎,身披紫金龍鱗甲,手提著流光冥火槍,昂首步出了大門。

左右,三千精銳的西涼鐵騎,在馬超的率領下,擁護於後。

貼身的侍衛龍且,則緊緊的跟隨在陳恬的身側,一步不離。

馬超,張飛,趙雲,姜松,高寵等幾員大將,皆追隨兩翼,他們將是這場斗將的主角。

陳恬已知這梁軍中,最強之將無非巨毋霸一人,夏侯惇想要取勝,也只能派此巨物阿布出戰。

對付這巨毋霸,陳軍諸將中,若是馬上交戰,也只有高寵和姜松可以一戰,但一旦下馬交戰,巨毋霸便廢了一半。

陳恬採納徐茂公的建議,為防這場挑戰,乃是聲東擊西之計,已留雄闊海,陸遜,呂蒙,文鴦四將,率其餘將領駐守大營,以防夏侯惇其餘隊伍從後方偷襲。

少頃,陳恬帶著手下全部大將,率三千精銳,列陣於柳州城之前的空曠地帶。

與此同時,對面的夏侯惇也率領著三千梁軍有序出營,緩緩推進前來,止步於兩百步外。

兩支軍團,形成了對峙之勢。

前方處,數騎人馬飛奔而出,是夏侯惇在巨毋霸和張憲的擁護下,前來陣前一會。

陳恬也無所懼,在龍且和趙雲的環護下,也率一隊人馬出陣。

兩隊人騎,相隔十步,很有默契的停下腳步。

「夏侯元讓,當年在零陵郡一會,沒想到事隔多年,我們又見面了,你我還真是有緣份。」陳恬率先開口,冷笑道。

夏侯惇目光陰沉,死死的盯著前方那個年輕人,眼神中燃燒著複雜的神色。

當年若非當年突然殺出一個黃忠,以當初交州的兵力,早就可以長驅直入荊州了。

那場會面后,夏侯惇以為乳臭未乾的陳恬,甚至不用他自己動手,就會覆滅於隋軍之手。

他卻萬萬沒有想到,正是這個不起眼的小角色,非但沒有覆滅,反而擊敗隋軍,攻佔揚州,一躍成為江南的霸主,成為可與自己一戰的勁敵。

而且,這個小子,還殺了自己的兄弟,一次次破關,如今都已經殺至了交州。

恥辱啊,莫大的恥辱。

「我發誓必親手將你碎屍萬段,以雪今日之恥,報我兄弟之仇,陳恬,我不會讓你得意太久的……」

夏侯惇心中恨念飛轉,強壓下怒火,沉聲喝道:「沒想到你竟然沒有死。」

夏侯惇聲音宏亮,兩軍數千將士,皆清晰可聞。

夏侯惇此言一出,明顯是在告訴陳軍,刺殺之事就是他的所作所為。

聽到此言,張飛等大將都是恨不得直接衝上前來把這個夏侯惇給撕碎了。

陳恬卻是冷然一笑,旋即話鋒一轉道:「笑話,你夏侯元讓還沒有看見柳州城破滅的景象,我怎麼敢先死呢?」

「你」夏侯惇登時氣得面目猙獰,卻是硬生生把這一口氣咽了下去。

「廢話少說,今日你來這有何事?」陳恬懶得多說,單刀直入地問道。

夏侯惇旋即冷笑一聲,帶著譏諷的語氣說道:「兵家之爭,倒不如化解為你我兩家之爭,今日你可有膽量當著梁軍之面,與我一戰?」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