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六十章 龍且VS張憲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六十章 龍且VS張憲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戀上你630bookla,隋唐之亂世召喚最新章節!

風從北來,風中夾雜著獵獵的挑釁之氣,夏侯惇手持大刀,當著三軍之面凜然地喝問著陳恬。

耳聽著夏侯惇的挑釁,陳恬深吸一口氣,腦海中思緒翻滾如潮,夏侯惇武力達到了96,自己武力卻只有90,很顯然打贏夏侯惇的幾率十分之校

但夏侯惇卻刻意在兩軍面前如此變本加厲地逼進,若是陳恬此時退卻不敢迎戰,便是讓自己在三軍面前顏面盡掃,若是應戰,自己未必有把握打贏。

「無恥狗賊,你讓我們殿下跟你打就跟你打啊?你他娘的有種跟你張爺爺我來打一架?」張飛登時扯著嗓子怒罵起來,嚇得眾人都是一顫。

「找死?」

耳聽著張飛的怒喝,夏侯惇身邊的張憲登時執起銀槍,冷然道:「早聽聞你陳軍之中也有頗多英雄好漢,今日便讓我張憲來看看你們究竟有幾斤幾兩1

「來來來,我看你這白袍小賊是找死1張飛登時擼起袖管,就要提槍縱馬上前迎戰。

原本是陳恬和夏侯惇的膠著,瞬間夏侯惇身邊的張憲挺馬而出,為陳恬爭取了一點想辦法戰勝夏侯惇的時間。

「張將軍且慢,末將我尚未有一點軍功,今日便讓我來立這第一功吧1

只見此時一聲喝聲響起,那年輕的武者,漆黑打卷的頭髮散亂的披在肩膀上,肌肉蟠虯,雄壯威武有如猛獅,一張稜角分明的臉上,五官配合得恰到好處,渾身上下散發著楚地男兒威猛豪放的魅力。

他一身銀甲銀袍,頭盔一頂獅紋銀盔,跨下一匹烏錐健馬,手中銀槍光掠影,往兩軍陣中一站,極是奪目耀眼。

此刻,他那雙冷絕如冰的鷹目,正燃燒著與生俱來的傲氣,冷冷的射向黑壓壓的梁軍之陣。

此人正是龍且。

「去吧,讓梁軍見識下你的實力。」陳恬旋即冷笑著一拂手。

龍且當即撥馬轉身,手提著銀槍,昂首緩緩出陣。

須臾間,那一具巍巍之軀,便在眾目注視之下,屹立在了張憲三十步之前。

「今日便先殺你一員大將,再讓我親自斬你於馬下!哈哈1夏侯惇豎指直指陳恬,猙獰地狂笑起來。

「你是何人,報上名來1張憲提槍上前,冰冷的槍鋒往前一揚,開口喝問道。

「楚地好漢,龍且是也1龍且隨即一聲長嘯,雙腿猛地一夾馬鐙,縱馬舞槍狂射而出。

「很好,就讓我瞧瞧,所謂楚地好漢,有幾斤幾兩吧。」

張憲不屑的一聲狂笑,縱馳著銀色的戰馬,如閃電一般,破風而出。

曠野上,兩道銀光相對呼嘯著撲向對方,那隆隆的鐵蹄之聲,捶擊著兩軍將士的心臟,每一步下去,都令他的神經緊繃一分。

「檢測到龍且進入力戰狀態,武力1,基礎武力98,當前武力上升至99,請宿主注意查看。」

「檢測到張憲進入狂戰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96,當前武力上升至98,請宿主注意查看。」

耳聽著系統的信息傳送,陳恬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的大戰,一邊腦海中思酌著如何應對夏侯惇。

張憲手中銀槍已攪動狂風,濺起漫空的虹影。

龍且手中銀槍也狂攪塵霧,令神鬼變色。

三十步

二十步

十步

天地之間,兩道光影挾著漫空尾塵,瞬間對撞。

轟。

震天的金屬激鳴聲,直灌耳膜,飛濺的火星灼人眼眸。

錯馬而過的張憲,只覺胸中氣血一盪,由兵器灌入體內的大力,直攪得他血氣動蕩,不得不輕吸一口氣,方才壓制下去。

龍且只覺一股巨力在體內翻騰,那瞬間回首的目光中,不由掠過一絲異色。

一招交手,龍且便知這張憲的武道極強,絕非一般嘍小卒之輩。

但,那又如何?

自己的志願便是征戰沙場,會盡天下英雄,眼前的張憲武道極強,正好激起了自己的鬥志,龍且嘴角瞬間揚起一抹狂烈的笑。

「檢測到龍且激發狂戰潛能——對戰一旦全身心投入,武力可上升雙方的基礎差值,當前武力上升至101,請宿主注意查看。」

回馬轉身時,龍且銀槍一指,傲然道:「張憲,你果然有些斤兩,我已經很久沒有痛痛快快打一場,今天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話音未落,龍且已縱動戰馬,再如銀色閃電一般,狂射而上。

龍且尚且氣息激動,何況是張憲,錯馬而過的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方才壓制下氣血。

轉身之時,張憲那狂傲無比的眼中,竟已閃過了震撼。

因為自己軍中等級甚低,空有一身武藝,很少有機會能出戰,此時有機會出戰,卻不想遇到這等勁敵,而且是自己從未聽說過的人物。

甚至,他隱隱覺察到,這個龍且的武道,竟似略在自己之上。

就在張憲驚異時,鷹目中,龍且鐵塔般的身軀,已瞬息撞至。

那柄銀色的重槍,如大磨盤般狂攪而出,槍鋒過處,吸盡了空氣,氣流從四面八方向真空處填射而來,形成了一道寬闊的無形刃幕,挾裹著毀滅一切的力量橫推而來。

「休要狂言,今日我必斬你於馬下1

張憲一聲暴喝,一騎疾射而出,便如一道雪亮的白虹,向著那團熊熊焰燒的銀色閃電射去。

手中銀槍如閃電般遞出,狂瀾巨浪般的勁氣迅速的凝聚,形成一束旋轉放射似的渦流直刺而出。

兩道流光迎面襲至,戰馬所過之處,強烈的勁風兩側的地面,刮到飛沙走石。

轟。

又是一聲轟然巨響。

金銀兩道流光,再度相撞,金屬交鳴之聲響徹遍野,巨響的餘音在所有人的耳膜中震蕩。

這是他二人全力一擊,力道皆有天崩地裂之威。

一擊之下,張憲只覺巨浪般的狂力,順著槍鋒直灌入身體,侵入內臟,如同沾了水的皮鞭,直抽得他五腑劇痛,氣血翻滾。

第二招交手,張憲深深體會到了龍且武道之強,竟然真在自己之上。

龍且亦是身形微微一震,提一口氣,胸中翻滾的氣血便即平伏下來,撥馬回身,眼眸之中卻不見驚異,嘴角反而揚起一抹更加傲恃的冷笑。

兩招交手,他已判知,這張憲武道雖然了不起,卻依然在自己之下。

「拿首級來吧1龍且大喝一聲,手中銀槍猶如暴雨梨花般撒開,朝張憲狂撲而來。

張憲想要退卻,但也明知退卻會給軍心造成影響,便只能狠狠一咬牙,硬著頭皮挺槍而上。

兩道流光亂火,頃刻間又撞擊在了起,在此戰成了一團。

只見戰團四周,勁風四掃,刃氣衝天,四濺的怒濤之力,只將周遭的地面刮出道道的溝痕。

兩桿重槍四面攪動,掀起漫天的塵土,四五丈之內都能被那外散的壓迫力所波及,一道道的衝擊波,的往外爆射。

激戰之中,龍且雄心大作,盡展生平所學,猛烈的槍法轉眼已施展至了巔峰境界,轉眼間連攻三十餘招。

這種能與霸王項羽交手的武道,乃是百戰而生,敵人越是強大,所發揮出的戰力也越強。

此時的龍且是信心如火,手中銀槍亂舞而出,層層疊疊的槍影,如狂瀾怒濤一般,一槍接一槍的攻出,每一槍出手都是大開大闔,正氣雄渾。

張憲雖然武道略遜於龍且,卻也不是吃素的,仗著槍法的精妙,將武力拔至了極限,一柄銀槍舞如漫天梨雨,五十招之後才開始落於下風。

數不盡的槍影交錯縱橫,招式已快到肉眼無法辨別的地步,觀戰的兩軍將士,一個個都看到嗔目結舌,倒抽涼氣。

遠處已經看出敗像的韓遂,登時心中急著冒煙,張憲乃是自己的心腹大將,若是折損了張憲,便是斷了自己一臂。

果然不出所料。

片刻間,兩人已交過八十餘招,張憲槍法漸漸開始出現不支的跡象,龍且卻威勢不減,槍法依舊剛猛霸道,將張憲壓制下去。

此消彼長之下,氣勢降至冰點,張憲已敗相畢露。

ps:

看清爽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