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六十三章 軍中亂性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六十三章 軍中亂性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陳軍大營。

經過一戰,陳恬的威望頓時在軍中膨脹,陳恬的戰勝著實讓眾人意外不已。

但此時陳恬昏厥了過去,恰好華佗剛到,眾人便連忙請華佗過來給陳恬診斷。

華佗反覆把弄陳恬的脈搏,捋了捋那蒼白的長須,若有所思地說道:「殿下並無大礙,只是疲勞過度,稍作休息就能恢復了。」

呼。

聽到華佗的話,帳中諸將這才長呼一口氣,那根緊繃的弦才鬆了下來。

「殿下還好你沒事。」

花木蘭傷勢才微微有一點好轉,便來探望陳恬,此時聽到陳恬沒事才鬆了一口氣。

郭嘉呷了一口酒,淺聲笑道:「既然沒事,那我們也別打擾殿下休息,讓木蘭姑娘在這照顧就行了。」

郭嘉將後半句加重了語氣,一切都不言而喻,花木蘭登時雙畔泛起紅暈,犯起羞澀起來。

「沒事就好,那你們繼續,我們先走了啊,走吧子龍,你還看個球1張飛咧嘴一笑,拍了拍趙雲的肩膀。

眾人都是鬨笑著散了開來,很快帳中就只剩下花木蘭和陳恬二人。

花木蘭見眾人走後,那花容上的一抹抹嬌羞才漸漸散去,看這此時臉色慘白如紙的陳恬,轉而又生出許多擔憂。

「殿下,你千萬不能有事不然就是辜負了我一片心意。」花木蘭看著眼前的陳恬,不自覺的伸出了手,去觸碰那張離自己那麼近,卻又那麼遙遠的臉龐。

「你到底是誰1

正當花木蘭觸碰之時,陳恬忽然猛然坐了起來,睜開雙眼,看見了眼前的花木蘭。

「殿下,殿下你怎麼了?」

花木蘭見陳恬猛然驚醒,也顧不上方才自己的失態,關切地湊上去詢問。

陳恬喉頭一滾,額頭上冒出了些許的冷汗,看著眼前的花木蘭,心情方才慢慢平靜下來。

「木蘭,這這是怎麼了?」陳恬發現自己此時躺在床上,而花木蘭卻守護在自己的身旁,一臉的憔悴和擔憂。

花木蘭秀眉一簇,疑惑地說道:「殿下你不記得發生了什麼嗎?」

陳恬登時更是心頭一怔,一股寒意湧上心頭,他只記得夏侯惇要與自己決戰,然後然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怎麼會這樣」

在那之後,陳恬一直處於一個幻境之中,幻境裡面有一個看不清楚的人,在自己面前,將自己手下的大將一個個全部殺盡,最後只剩下自己。

那個夢是那麼的熟悉,那麼的真實,陳恬卻想不起來,慢慢地,這個夢在陳恬的記憶里開始消失,最後也不記得。

「為什麼會這樣1陳恬猛地一拳轟在了床鋪上,總覺自己好像剛剛看見了什麼,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殿下,不要嚇我,你怎麼了。」花木蘭看見此時自言自語,喜怒無常,彷彿精神受創一般,便直接抱住了陳恬。

陳恬看著懷中的花木蘭,腦海中卻出現幻想,將其看成了甄宓。

「對不起,孤錯了,孤不該對你發脾氣。」

陳恬頓時將花木蘭錯當成甄宓,直接吻了上去,四片唇緊緊地交在一起,難捨難分。

「殿下」

花木蘭秀容上滿是嬌羞,想要掙脫,卻一個轉身被陳恬直接壓在了身下。

奇怪的是,自己腹部上的傷勢卻並無半分痛感。

突然間,陳恬一伸手將花木蘭的蠻腰攬住,狠狠將她拉近,讓她的傲然隆起的胸峰,緊緊的壓向自己堅實的胸膛。

兩人的身軀貼得如此之近,那雄性的呼吸吹撫著臉龐,那堅實的肌肉,緊緊的擠壓著自己的胸脯,花木蘭甚至能夠感覺得到他心臟的跳動。

霎時間,花木蘭臉畔的霞色愈加濃重,呼吸急促到極點,一顆心兒幾乎都要從胸腔中跳將出來,竟有幾分將要窒息的錯覺。

情之所致,陳恬深情地凝視著花木蘭,俯下身來,深深地再次向她唇上吻去。

花木蘭心跳越來越快,初始時還羞澀的避讓幾分,轉眼間卻已陷入迷離,雙臂也緊擁著陳恬迎逢。

嘩啦啦——

衣裳撕碎的聲音,響起在大帳之中。

少女如雪的肌膚,傲人的酥峰,藕似的臂兒,還有那光滑似玉的修長雙腿,諸般曼妙的曲線

花木蘭眼眸緊閉,貝齒緊咬著朱唇,欠著身子,輕聲哼吟著,任由陳恬親吻撫慰,高聳的秀鼻中發出的喘息之聲,也隨之愈加的迷離粗重。

大帳之中,盡染春色。

自從蕭銑統一了交州稱王之後,便將都城定在了高州。

高州境內。

專諸自稱是夏侯惇的親信,帶著幾個隨從,用一封蕭讓偽裝過的書信騙過了門前的守衛。

進城之後,只見大街小巷一片喧嘩,雖是戰亂年代,卻仍有些因生活所迫不得不出來做買賣的人。

「賣糖葫蘆,這位官爺,買根糖葫蘆吧。」只見一個衣衫襤褸的中年婦女,襯著一根破木棍,上前向專諸討問起來。

專諸眉頭一凝。

「哪來的死乞丐,一邊去!少在這礙著路1

還未等專諸說話,專諸身旁的隨從就拔出佩劍,惡狠狠地驅趕起來。

看見亮閃閃的劍刃,嚇得那個婦人顫顫巍巍地連退數步。

「怎麼說話的1

專諸登時喝退了身旁的隨從,轉而上前扶著那個婦人,拿出了一袋串錢遞到她手裡,安慰道:「這戰火紛飛的年代,你們也不容易,這點錢拿去吧。」

婦人驚恐地手下了專諸手中的錢,什麼也沒說,連忙匆匆地逃跑了。

「大人,你看這婦人收了錢連句感謝的話都沒有,這算什麼?」看見婦人的樣子,專諸身旁的隨從不禁開始鳴不平起來。

專諸苦笑著搖了搖頭,嘆道:「隨她吧,今晚我們要找個客棧落腳,明日我們就進殿會見梁王,到時候一切都聽我的指揮。」

「是。」

隨從齊聲回復。

眾人便選了一個偏僻的客棧落腳,開始準備刺殺蕭銑的計劃。

子時。

夜涼如水,黑雲滾滾籠罩在大地之上,月光刺穿黑雲,曲折的燭光若隱若現,陰森詭異的風透過窗門的小洞,吹在衣襟上刮刮做響,觸在臉上不寒而粟。

不時有尖銳的叫聲刺痛心扉,令人毛骨悚然。

專諸和兩個隨從聚在客棧房間的桌子前,開始策劃明日的刺殺,但因為梁王宮戒備森嚴,連進出都要搜查身上的銳器。

專諸沉聲問道:「你們兩個有什麼好的想法么?」

兩個隨從面面相覷,無奈地搖了搖頭,只能將目光移到了專諸的身上。

專諸深吸一口氣,冷然道:「古往今來刺殺之事數不勝數,然而成功的卻寥寥無幾,明日我們的刺殺,成功的可能我也沒有很大的把握,你們二人還是不要跟來了。」

「可是大人,殿下不是讓我們全力輔助你刺殺么?」

兩個隨從聽到專諸的話,先是一怔,再是當即反駁起來。

「不瞞你們,我已經有了對策刺殺梁王,但你們二人跟著會是我的負擔,為了大局著想,你們還是在客棧等著消息吧。」

專諸起身負手而立,望著窗外那慘白弦月,沉重地說道。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