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六十四章 有死無生,最終之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六十四章 有死無生,最終之戰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次日。

梁王宮。

一片歡聲笑語,此時正逢是蕭銑的四十生辰,滿朝文武正在給蕭銑慶生。

「報1

匆匆的腳步聲響起,一個侍衛疾步入內,上前單膝跪地,拱手報告道:「啟稟殿下,殿外有一人自稱是夏侯將軍的心腹,攜著重要機密來向殿下報告?」

「哦?」正在歡笑的蕭銑眉頭一凝,旋即沉聲道:「快宣他進來,莫不是前線已經獲得了捷報?」

此時任命為中書侍郎的岑文本一臉懷疑地上前拱手道:「殿下,如今四處刺殺之事數不勝數,還望殿下要小心,說不定這個什麼心腹就是個偽裝刺客。」

蕭銑一捋須絨,點了點頭道:「卿家言之有理,來人啊,放他進來,但要先搜身,除去他身上的銳器。」

「諾。」

下屬之人回應一聲,便出去對專諸進行搜身。

少頃。

只見一個瘦削的身軀慢慢走了進來,放眼望去,只見專諸其臉色蒼白,彷彿深受折磨的戰俘一般。

專諸咬了咬慘白的嘴唇,走了進來,一眼便判斷出,眼前這個身著錦繡龍袍的中年男子就是梁王蕭銑。

正當專諸想要走近時,一個侍衛上前攔住說:「有何書信,遞交給我即可。」

專諸怔了一下,顯然有幾分意外,但那一分轉瞬即逝,取而代之的一抹難以察覺的冷笑。

「是。」專諸點了點頭,從衣袋之中拿出一封密封嚴實的書信。

蕭銑通過侍衛接過書信,拆開看見裡面的字跡是夏侯惇的,便鬆了一口氣,又看見裡面的內容登時臉上湧現出意外的驚喜之色。

「不愧是本王的第一大將軍,剛出手就將那陳恬打成重傷,真是天助本王大梁1

耳聽蕭銑大笑出來的消息,台下文武紛紛鬆了一口氣,轉而隨著一起紛紛祝賀起來。

見眼前這群人皆是狂喜大笑,專諸鬆了一口氣,臉色愈加慘白幾分,拱手說道:「殿下,夏侯將軍還有幾句話托我,要我親自和殿下彙報。」

蕭銑難以抑制驚喜之情,拂了拂手道:「你給本王帶來了一個喜訊,本王等一下會好好打賞你,你有什麼事情直接說來,無妨1

專諸眉頭一凝,搖了搖頭,赫然道:「殿下,此事事關重大,殿下莫不是真要我當眾說出來!?」

專諸的語氣之中,隱隱透露著幾分威脅。

岑文本當即起身喝道:「大膽!你膽敢用如此語氣和殿下說話,你不過區區一個軍中小卒,有何資格靠近殿下?」

「岑愛卿,夠了,這的確是元讓的親筆書信,便讓他過來吧。」蕭銑放鬆了警惕,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說道。

「殿下,防人之心不可無啊1岑文本極力勸阻。

蕭銑卻是撫然笑道:「是你多慮了,方才不是已經搜身過了么,即便有什麼貓膩,他又能奈本王如何呢?」

「罷了。」岑文本嘆了一口氣,見蕭銑如此堅持,也不好多說什麼了。

專諸冷然一笑,不疾不徐地繞過岑文本,走到了上座處的蕭銑身邊,慢慢低下了頭。

語氣突然變得陰森不已。

「夏侯將軍讓我告訴殿下,讓你在黃泉等他」

下一刻,專諸竟然迅速將手伸進自己的衣服之中,撕開自己腹部上的縫線,居然從腹中掏出一把小匕首。

原來今日一大早,專諸心知銳器無法帶進梁王宮,而且自己註定有來無回,便冒著必死之心,剖開自己的腹部,將匕首藏了進去。

「什麼!?」看見那寒光閃閃的匕首,蕭銑緊忙大呼,就要站起身來逃跑。

但此時已經貼身如此之近,蕭銑根本沒有逃跑的機會。

「檢測到專諸激發暗殺潛能,以必死之心行刺之時,成功率翻倍,請宿主注意查看。」

正當蕭銑駭然之時,專諸手中的匕首耀著寒光飛來,直接劃破了蕭銑的喉管。

一股鮮血噴涌而出,蕭銑被專諸一劍封喉,搖搖晃晃當即從上座摔了下來,一臉駭然地盯著眼前的專諸,死不瞑目。

梁王蕭銑,被專諸成功刺殺!

「哈哈哈,殿下,我不負你所託!願你早日還天下蒼生一個公道1

眼見倒在地上已經失去氣息的蕭銑,專諸狂然大笑,旋即猛然回劍,又是一股鮮血噴涌而出。

專諸當場自盡!

「檢測到專諸成功刺殺蕭銑,專諸行刺后自盡,宿主當前獲得100君主點獎勵,請宿主注意查看。」

此時在軍營中的陳恬,腦海中接收到系統的信息,猛然醒了過來。

陳恬側目望去,看見懷中烏髮凌亂的花木蘭,此時的花木蘭在自己懷中衣衫不整,已少了幾分少女的稚嫩,多了幾許成熟的韻味。

整個床榻,都已經染上了一片鮮紅。

陳恬撓了撓頭,方才想起自己方才做的事情,原來自己錯把花木蘭當做甄宓,居然直接把人家給上了。

但此時更令陳恬心繫的是,專諸成功刺殺了蕭銑,這也就說明,柳州城破城之日就在咫尺。

「殿下你醒了。」此時懷中的花木蘭微微睜開了眼,一臉嬌羞地看著眼前方才為自己揮汗如雨的男人。

陳恬淡然一笑,想來自己本來就對花木蘭有情,便也不再多想什麼,摸了摸花木蘭的那藕白如雪的俏臉,親切地說道:「相信孤,孤會模但孤現在有緊急的軍情要處理,你便在這好好休息等孤回來吧。」

聽到了陳恬說會對自己負責,花木蘭登時欣慰萬分,也便點了點頭,不耽誤陳恬的正事。

陳恬輕輕地將花木蘭放在床上,旋即掀帳而出,召集三軍大將。

少頃,諸將盡集於大帳。

陳恬鷹目如刃,環掃眾將,厲聲道:「征伐交州將近四月,如今我們只差最後一戰1

「殿下,你這是?」陸遜不禁皺眉困惑的問道。

陳恬冷然一笑,一股殺氣猛然燃起,旋即開口道:「我軍如今士氣正旺,明日便召集三軍強攻柳州城,諸位將軍不必擔心,明日將有一個巨大的驚喜會送給夏侯惇,柳州城,必破無疑1

耳聽陳恬那自信無比的話語,郭嘉,徐茂公等人都不由自主的對望一眼,眼神之中滿是疑惑不解。

「我等願隨主公決死一戰1眾將奮然起身,齊聲咆哮。

馬超,張飛,高寵等諸將,苦憋了數個月心,終於可以痛快一戰了,此時無不熱血沸騰,志氣昂揚如火。

「好1

陳恬猛一拍案,豪然喝道:「傳令諸軍,做好準備,明天我們就與夏侯惇做了了斷1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