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六十五章 殊死一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六十五章 殊死一戰!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不然不出陳恬所料,數日後,蕭銑遇刺身亡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交州。

陳營諸將,盡集中軍大帳。

諾大的帳中,獵獵的殺氣正洶湧瀰漫,所有人都嗅出了陳恬身上那前所未有的殺氣。

諸將身上的熱血,悄然已被點燃。

環視一眼帳中大將,陳恬緩緩的站了起來,沉聲道:「今天,蕭銑已經自作孽而遇刺身亡,我軍隨行的糧草也將耗盡,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也到了尾聲,然而梁軍依然三倍於我軍。」

陳恬深吸一口氣,旋即話鋒一轉道:「但是我陳恬,會親自披甲上陣衝鋒,還有你們一個個,皆有可能隨時戰死步,我們已經沒有選擇,已經到了不得不跟夏侯惇決一死戰的時候。」

耳聽著陳恬雷霆般的宣言,眾將熱血沸騰,個個殺氣澎湃。

苦戰六月,大小戰役十餘場,承受了敵軍一次次的突襲,眾將的心中,早已憋了一肚子的怒火。

「趙雲聽令,我命你率三千精兵,強攻東門。」陳恬赫然拋下第一道軍令。

「張飛聽令,我命你率三千精兵,強攻西門。」

「周瑜,姜松,高寵,龍且,你三人隨我率兩萬主力強攻北門,其餘人等駐守陣營。」

「還有,到時候夏侯惇有極大的可能性會從南門逃生,馬超,我命你率領你的西涼鐵騎在南門埋伏,若不能生擒夏侯惇,那殺了他也無罪1

「末將領命1眾將齊齊起身領命,一股豪氣衝天而起,大決戰揭開序幕。

與此同時,柳州城內的軍機大堂。

軍府大堂中,夏侯惇正負手踱步於堂中,焦黃的臉上,難抑不安。

左右的文武們都看得出來,夏侯惇正在思酌著如何攻克陳軍的方案。

還有張道先統帥的數千輕騎,離開柳州已有十來天,時值如今,仍沒有捷報傳來,這讓夏侯惇心中越發的開始不安。

儘管他對自己騎兵的實力很放心,但幾次三番的敗於陳恬,有時候明明是必勝之局,卻彷彿總有神靈在暗中幫助陳恬一般,陳恬總能反敗為勝。

尤其是數日前,陳恬引起的異變天象和他那詭異的武道,已經讓他心有餘悸,難以再保持那種絕對的自信。

「夏侯將軍不必擔心,就算陳賊他有天大的本事,他的兵力數量不過三萬餘人,且他糧草也就快要耗盡了,根本不是我們十萬大軍的對手,夏侯將軍大可放寬心,靜待捷報吧。」輔公祏笑著寬慰道。

夏侯惇停下了腳步,微微點頭,焦慮不安的情緒,稍稍得以平伏。

輔公祏說的沒錯,在交州的底盤,陳軍無法施詐,純以正面交鋒,怎麼算,區區三萬餘的軍隊,怎麼都不可能能攻破十萬守軍的柳州,況且是由自己親自坐守的城池。

何況,他還有巨毋霸這等猛將,不屬於於任何一位陳恬的武將。

「輔將軍之有理,是本將過慮了……」夏侯惇輕吐一口氣,自嘲的搖了搖頭,向著主座走去。

就在他剛剛踏上台階時,急促的腳步聲響起,親兵匆匆而入。

「夏侯將軍,都城急報,梁王殿下在大殿上被陳賊的刺客專諸給刺殺了啦1

轟隆攏

一道驚雷,當頭轟落。

剎那間,夏侯惇身形晃了一晃,臉色蒼白如紙,表情定格在了驚駭震恐的一瞬。

兩軍交戰,梁王居然被陳恬給刺殺了!

夏侯惇身心劇震,一瞬間竟覺頭腦一片空白,腳下站立不穩,竟是險些要從台階上跌倒下去。

「將軍1巨毋霸急上前一步,將夏侯惇扶祝

勉強站穩的夏侯惇,思緒翻滾如潮,驀然間,他猛的驚悟,原來自己竟是中了陳恬的緩兵之計,難怪這些天陳恬的軍隊沒有什麼聲響,原來是暗暗偷襲了自己的大本營。

陳恬的真正目的,在於殺了蕭銑,只要蕭銑一死,梁軍軍心必定會亂。

「陳恬!我和你不共戴天1

恍然大悟的夏侯惇,目光刷的射向了地圖上陳營所在地,眼神中儘是惱火,登時拔劍將那個地方狠狠地捅了一個窟窿。

「將軍休要動怒此時,如今最重要的事情是穩定軍心,還望將軍速速傳報回去,命其速速另立新君來穩定軍心1輔公祏深吸一口氣,上前拱手勸諫。

夏侯惇正欲回應之時,又是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響起。

「報1一個親兵急匆匆的入內,滿臉的緊張。

「稟告將軍,陳軍率兩萬左右的軍隊從北門想要強攻。」

「混賬1夏侯惇登時怒罵一聲,喝問道:「是誰領軍?」

「回將軍,是錢塘王本人1

聽到錢塘王三個字,夏侯惇登時恨得牙咬咬,厲然而一字千鈞地說道:「來得好!今日我便讓你們有來無回!召集全軍精英,準備殺敵1

「遵命1

台下諸將也是同仇敵愾的準備與陳軍決一死戰。

今天這場大戰,將是一場關乎陳國和梁國走向之戰,勇者致勝之戰。

望著城樓上那出現一排排的軍隊,以及正中間如鐵塔般著的夏侯惇,陳恬年輕的臉上燃燒著自信。

陳恬手中的流光冥火槍一揚,大喝一聲:「全軍,準備迎敵。」

兩萬兩千千人的大軍,就此停步,列陣於柳州北門。

日頭當空,冷風瑟瑟。

風過原野,一面面赤色的戰旗,如一浪浪的血色波濤。

最耀眼的「陳」字大旗下。身披紫金龍鱗甲的陳恬,橫槍而立,威風凌凌。

風中,陳恬嗅到了濃烈的血腥味道。

鷹目遠望,只見北門緩緩打開,一道黑色的沙暴,正鋪天蓋地而來。耳邊很快響起了陣陣的悶雷聲,腳下的大地開始戰慄。

他的身後,數萬陳軍將士的神經即刻緊繃起來,一個個年輕的戰士們,他們緊握了刀槍,如鐵的目光凝視前方。

一刻鐘后,數萬萬名梁軍,卷積著塵霧,瘋狂的狂涌而來

眾騎的簇擁,身裹戰袍的夏侯惇,目光冷峻而複雜,眉宇間透著一股迫不及待的復仇怒色。

他也看到了陳軍那如銅牆鐵壁的軍陣。看到了那迎風飛揚。巍然不倒的「陳」字大旗。

陳恬就在那裡。等著跟他一場血戰。

那個殺了自己兄弟的人,那個殺死自己君主的仇人,那個把自己逼迫到這般地步的傢伙,就在眼前。

復仇。

夏侯惇的腦海,只餘下這兩個字。

「巨毋霸何在?」夏侯惇大喝一聲。

「末將在。」巨毋霸提刀出列。

夏侯惇揚刀一指。喝道:「本將命你率三萬精兵,衝擊陳賊陣型,把陳賊的首級砍下來,只許進,不許退1

「諾。」巨毋霸只沉聲一應。撥馬而去。

。。

戰鼓聲衝天而起,「梁」字大旗引領下,三萬梁軍在巨毋霸的帶領下狂撲而去,徑向中軍陳恬所在撲去。

幾百步外,周瑜和陳恬已經看到了敵軍率先發動衝擊。

陳恬和周瑜對視一眼,也毫不遲疑。大喝道:「姜松聽令。孤命你率一萬精騎,迎擊梁軍1

「末將去也1姜松旋即盪出了自己背後的五鉤神飛亮銀槍,戰袍一展,飛馬而去。

鼓聲震天而起,令旗搖動如風。

「全軍聽令!隨孤殺進城去1

眼見姜松眼見率軍迎擊,陳恬當即雙腿猛地一夾馬鐙,率全軍朝城門狂殺而去。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