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六十六章 槍神VS獸神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六十六章 槍神VS獸神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看著陳恬不留後手,直接本人衝鋒,夏侯惇登時怒從心頭起,也是親自披甲上陣,跟隨巨毋霸之後,率著大軍狂殺而來。

柳州城上,戰鼓聲達到了最高亢,幾乎要將天地震碎。

除數千親軍外,數萬的梁軍,轟然出城狂奔,挾著天崩地裂之勢,向著陳軍中路輾去。

幾百步外,陳恬已看清夏侯惇意圖,知道他要拚命了。

敵潮洶湧,陳恬無有絲毫懼意,鷹目一凝,冷笑道:「夏侯惇,那我們就決一勝負吧。」

手中那柄流光冥火槍,已高高舉起,向著殺至的敵軍狠狠劃下,奮然大喝一聲:「陳家軍的將士們,我將與你們一共生死,一起與梁軍決一死戰。」

厲嘯聲,陳恬縱馬而出,手舞長槍,一往無前。

看著身先士卒的陳恬,身後的萬餘陳軍,登時士氣狂漲,猶如猛虎下山一般狂沖而來。

高寵,龍且二將,分別從兩側殺出,陳恬緊跟而出,萬餘多的陳軍將士,挾著昂揚如火的戰意,鋪天蓋地的卷襲而出,迎著敵潮殺上。

兩軍皆無退路,只能埋頭對沖。

片刻后,兩股兵流,巨大的錐形衝擊之陣,漫卷過數百步的距離,相對撞至。

轟!

蒼茫的天地間,發出一聲驚天巨響,令風雲變色。

無數道血柱,數不清的斷肢,不計其數被摧折的兵器,衝上半空,交織成一面巨大的血網。

人嚎馬嘶,肢飛顱碎,數之不清的士卒,頃刻間撞成了肉泥。

陳恬身先士卒,如一柄鋒利無雙的巨刃,轟開血路,槍鋒猶如錐刺一般翻閃而過,將兩名當頭撞至的敵騎,攔腰刺下馬來。

旋即他手中一柄染血的流光冥火槍,四面八方盪出,肆意地左右刺殺嗎,收割著敵軍的人頭。

斷肢與折損的兵器漫天揚起,鮮血如雨點般濺落,在一片肢離破碎與嚎叫聲,陳恬無人能擋。

雙方兩軍,總計近六萬多人的軍團,在這曠野中廝殺成一團,方圓數里的原野,變成了一座絞肉常

幾百步外,望著這場血腥的廝殺,周瑜沉默不語,眼神變化不定,顯示著他內心的不安,因為即便此刻,兵力過於懸殊,直接硬拼還是太過於冒險了。

這一戰,他沒有必勝的把握。

「巨毋霸,本將命你去把陳恬的首級給我砍下來1夏侯惇於萬軍之中看見了陳恬的身影,登時狠狠地朝身旁的巨毋霸大喝一聲。

此時雖然夏侯惇急於報仇,但他更明白,只要憑藉巨毋霸的武力,亂軍中斬殺了陳恬,便能畢其功於一役,扭轉局勢。

夏侯惇令下,巨毋霸騎著那嘴裡獠牙染盡鮮血的猛虎,如一道黑色的颶風,狂飆而出,撞入亂軍中。

超絕的武力旋展開來,無人能擋,數不清的陳軍士卒,如螻蟻般被巨毋霸輕易撕碎,巨毋霸坐下的猛虎辟出一條長長的血路,直奔陳恬的王旗所在而去。

驀然間,巨毋霸尋到了陳恬的所在。

陳恬也瞥見了眼前的巨毋霸。

兩人對視一眼,巨毋霸瞬間殺機如焚,齊聲咆哮道:「陳賊,敢與老子作對,老子今天就要你的狗命。」

雷鳴般的咆哮聲中,巨毋霸如黑色的閃電,狂射向了陳恬。

眼見巨毋霸,這員絕頂武力的敵人殺至,陳恬卻毫無懼意,甚至都沒有多看一眼。

他可不是盲目的身先士卒,敢在亂軍之中,如入無人之境,他自有所恃。

瞬息間,巨毋霸已殺至十步之外,他手中的砍刀就要對陳恬狂瀾般的劈來,憑他那超絕的武力,隨便一擊都可以斬殺陳恬。

「誰敢傷我殿下,我姜永年要他的命。」

驀然間,半空中響起一聲傲烈的暴喝,白色的披風掀起血沙,姜松從陳恬的身後殺出,直取巨毋霸而去。

「你是個什麼東西,今日我便先用你的人頭來祭老子的刀1巨毋霸猛然一嘯,駕著坐下的猛虎,好不改變軌道地朝姜松一刀劈來。

「檢測到姜松觸發進入最強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104,當前武力上升至107,請宿主注意查看。」

「檢測到姜松觸發槍神潛能,面對基礎武力比自己低的武將,巨毋霸當前武力下降至100,請宿主注意查看。」

「受到巨毋霸影響,姜松當前武力下降至101,請宿主注意查看。」

陳恬腦海接收到系統的信息,腦海中思緒翻滾如潮之時,那一騎閃電,已經狂飆而至!

咻!

面對著猙獰的猛虎,姜松坐下的白龍追風馬仰天長嘯,震散了那絲絲忌憚。

尖銳而短促的電鳴之中,不知何時,姜松已經將五鉤神飛亮銀槍替換成了霸天鬼槍。

姜松雲袖如風一抖,手中冷絕如冰的霸天鬼槍化出道道銀光,密布虛空。

弧光一閃,已如一條無形的絲線一般將那無數槍影纏繞在了一起,連成了一個整體,匯聚成了一槍。

姜松雖見過巨毋霸連勝數將,卻不知其究竟武道玄奧在何處,此時便使出了自己最為霸道的霸天鬼槍。

巨毋霸深吸一口氣,手中板門虎頭刀旋轉射出,捲動著粗達丈許的渦狀氣流,挾著呼嘯的破風之聲,狂射而出。

刀與槍,電光火石間相撞。

轟!!!

一聲轟然巨響,震到周遭士卒耳膜欲裂。

血與光之影,急劇的澎湃,撞擊產生的衝擊波,四面八方的急劇膨脹起來,竟將方圓三丈之內的敵我士卒,盡皆掀翻了出去。

塵血之中,兩騎錯身而過,身形皆是為之一震。

擦肩而過的姜松,急吸一口氣,便即平伏下了鼓盪的氣血,眼神之中驚奇閃過。

「這個巨毋霸的力氣,居然可以比肩李元霸」

巨毋霸也是身形一震,卻只輕吸一口氣,也即刻平下了激蕩的氣血,抬頭之時,見姜松面色如常,彷彿什麼事也沒有,巨毋霸暴睜的雙目中,陡然間閃現了驚異。

「這個什麼姜永年,竟然又是一個武道與我相當之徒,陳賊的手底下,到底藏了多少這樣的強者1

巨毋霸登時咆哮大叫,如發狂的野獸般,再度殺上。

姜松冷哼一聲,策馬縱槍,無畏迎上。

瞬息間,巨毋霸如鐵塔一般,橫在了姜松的馬前,明晃晃的刀鋒,撕裂血與霧的阻隔,直奔姜松面門而去。

重刀劃破空氣,竟是發出「哧哧」的聲響,刀鋒未至,強如海潮,猛如五嶽俱傾般的勁氣,便已先壓而來。

姜松沒有改換方式,依然選擇力道硬拼,世人皆知姜松槍法精妙,卻不知其亦有霸道威猛的槍法。

姜鬆手中的槍鋒,攜著突破虛空的威力,如同一道寒光,卷著獵獵寒風迫壓而來。

又是一聲激鳴,兩柄武器又是猛烈撞擊在了一起,一股氣流爆發震顫。

姜松槍鋒一轉,直接盪開了巨毋霸的大刀。

盪開戰刀的一瞬,姜松戰意陡增,銀槍如電,反守為攻,疾射而出。

姜松武力比巨毋霸高了1點,巨毋霸縱然一時在力氣上佔得上風,又豈真的能壓得倒姜松。

銀光飛濺如瀑,但見重重疊疊的槍影,如雨點一般的撲卷向了巨毋霸。

「不可能1

面對著姜松瘋狂的反擊,巨毋霸心中吃了一驚,只得精神高度緊繃,傾力應接著姜松的狂擊。

此時的他,每一刀都發揮至極致,施展到完美的境界,達到了自己武藝的頂峰。

片刻間,二人交手已過百招。

高手過招,不容半點分神,他二人全神貫注,眼中只有對手,根本無視左右的部眾。

槍鋒四射,刀刃亂斬,方圓數丈之間,盡被如爹籠罩,形如一個巨大的絞肉機一般,任何接近的血肉之軀,無不被輾為粉碎。

二人這般狂殺之下,不知有多少自己的部下,不幸的被絞碎其中。

刀與槍糾纏在一起,但見光影而不見身形,當世絕頂武將間的巔峰交手,已到了駭人的地步。

而左右的戰場,卻早已屍橫遍地,血流成河。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