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六十九章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六十九章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張憲得令。

號令傳下,梁軍眾將奔赴各自崗位,上萬梁軍嚴陣以待,萬分警覺的準備迎接著陳軍的衝擊。

大地在顫抖,天地在變色,正前方處,三千重甲鐵騎,在趙雲的帶領下正挾著天崩地裂之勢,一路狂沖而至。

森森的鐵戟,漆黑的鐵甲,反射著懾人的寒光,三千鐵騎,化做一柄令天地變色的巨矛,呼嘯著射來。

梁軍士卒雖眾,皆為身經年輕悍勇之人,但身在江南,平素都鮮於騎兵交手,如今面對騎兵正面的狂沖之勢,也無不暗暗的捏了把汗。

兩百步!

轉眼間,陳軍的重甲鐵騎,就沖至了梁軍的弓弩範圍。

張憲不敢有一絲的遲疑,手中長槍一揮,大喝道:「弓弩手放箭,往死里射死敵軍1

早已將弓弦拉滿的數千弓弩手,立時鬆了弓弦,飛蝗般的箭矢騰空而起,如雨點般呼嘯著傾向陳軍的重甲騎兵。

面對著如雨而至的箭矢,趙雲卻無半點懼色,雙腿一夾胯下戰馬,喝斥著他的鐵騎將士繼續埋頭狂沖。

下一秒鐘,箭雨傾落,頓時發出一陣雨打鎧甲,釘釘鐺鐺的聲響。

趙雲統率的重甲鐵騎,配備有厚甲,厚重的鐵甲有效阻擋了大部分箭矢的攻擊,幾輪箭襲下來,只有幾十人不幸中箭栽倒馬下。

陳軍沖勢依舊不減,挾裹著毀滅一切的威勢,勇往直前的撞來。

騎兵已近,再放箭已無用,到了硬碰硬的時候!

張憲一咬牙關,卻毫無畏色,手中長槍一擎,大吼道:「所有梁軍將士聽令,不許退一步,今日給我殺盡這陳軍狗賊!誰敢退一步,殺無赦1

前陣數千持盾的刀盾手,只能強壓下緊張的心神,抱著必死的咬牙準備迎接敵人鐵騎衝擊,後排的槍戟的,也將手中兵器握緊,神經緊繃到了極點。

下一秒鐘,當先百餘名重甲鐵騎,便是挾著驚雷之勢,徑直撞向了梁軍盾陣。

轟轟轟!!!

木盾破碎聲,兵器的折斷聲,血肉之軀的慘叫聲,瞬息間衝天而起。

三千重甲鐵騎,硬生生的撞上了梁軍大陣,巨大的衝擊力,當先百餘名梁軍刀盾手,直接就被撞碎撞飛,根本無法抵擋,梁軍軍陣的正面,立時就被撕開了一道缺口。

因為梁軍的兵力素質遠低於陳軍,陳軍已經掃南征東,身經百戰,此時的戰鬥力,勝於梁兵一個台階。

趙雲劍眉一凝,冷絕的殺意陡然噴發,清喝一聲,如銀色的流光閃電,狂射而出。

鐵騎奔涌而過,捲起漫天的塵埃,幾乎將天上的太陽都遮掩。

此時此刻,梁軍的弓弩手,已被陳軍的衝擊所牽制而不得不撤退,此刻陳軍主力發動衝擊,梁軍不得不出兵防禦。

看著那橫衝而來的趙雲,張憲思緒飛轉之下,手中銀槍一橫,傲然道:「趙子龍,你自稱常勝將軍,今天我便教你看看,誰才是真正的常勝將軍1

喝罷,張憲傲氣狂燃,一聲長嘯,縱馬舞槍,射出了大陣。

身後,近萬的梁軍,見得張憲出動,也轟然列陣,追隨著張憲殺了出去。

城樓上的鄧艾見張憲心高氣傲,非要跟趙雲決戰,竟然親自上陣,便也只好嘆息一聲,默然不動。

趙雲熱血狂燃,縱馳胯下白馬,舞動著手中龍膽亮銀槍,銀甲銀盔,如天光隕星一般,狂射而上。

曠野之上,兩支軍團呼嘯著撲向對方,那隆隆的鐵蹄之聲,直令天地肅殺。

幾秒鐘之後,蒼穹之下,兩支軍隊猶如兩柄碩大無朋的巨矛,轟然相撞。

那瞬間的相撞,就彷彿是天地之間,兩顆職星碰撞在了一起,掀起的震天巨響,令天地都變色。

剎那間,慘叫聲,人仰馬翻聲,兵器撞擊之聲,響成了一片,雙方士卒的耳膜中,皆為刺耳的轟響聲填滿,震到心神動蕩。

鐵騎洪流中,趙雲一馬當先,手中龍膽亮銀槍狂卷而出,漫空的飛血染紅了征袍,踏血而過。

槍鋒過處,一命不留!

銀光籠罩下的趙雲,儼然如一名下凡的天將,一路槍鋒四射,猶如暴雨梨花一般,如入無人之境。

亂軍中,張憲同樣是霸道無人能擋,手中銀槍濺起漫空的白銀之影,光射過處,數不清的陳軍騎兵,被他刺落。

兩支軍隊交錯而過,塵與血的大霧將他們包裹其中,昏黃的血霧中,馬嘶人嚎不絕於耳。

正霸道狂殺的張憲,驀覺一股殺氣襲來,斜眼一瞟,只見一道銀色的流火,穿破亂軍,正向他狂撲而至。

那白袍銀甲之將還未殺至,張憲就感覺到,空前絕後的強大殺氣,排山倒海一般的壓迫而來。

此時陳軍陣中,能有如此殺氣者,除了趙雲,還能有誰!

「趙雲小賊,今日我就會一會你,看你是不是如傳說中那般,常勝無敵1張憲的鬥志反被激起,狂嘯一聲,拍馬舞槍,傲然迎戰而上。

兩騎如飛而至,兩道流光,槍鋒如電,眨間相撞。

吭!

金屬激鳴的巨響直灌耳膜,飛濺的火星灼人眼眸,天地間,迸發出了一聲尖銳的爆鳴聲,蓋過了一切的聲音。

錯馬而過的趙雲,身體只是微微一動,胸中的氣血也只是稍稍波動,輕吸一口氣,便被他輕鬆平伏下去。

而張憲體內氣血卻被狠狠地震蕩了一番,眼前這個趙子龍,武道居然不在當日與自己交戰的龍且之下。

先行轉身的趙雲,手中槍鋒冷冷一指,喝道:「張憲,你不是我的對手,我看你是個好漢,何必助紂為虐,不如今日就歸向我軍,我定向殿下稟明,保你性命!」

耳聽得趙雲公然勸降,張憲那自傲的尊嚴,如受了前所未有的羞辱,瞬間勃然變色,怒到整張臉都漲到通紅,一雙眼珠子幾乎要迸炸出來一般。

「我張憲今日便是戰死,也不會背叛主公1

張憲咆哮大叫,如發狂的野獸般,再度殺上。

瞬息間,張憲如鐵塔一般,橫在了趙雲的馬前,明晃晃的槍鋒,撕裂血與霧的阻隔,直奔趙雲心門而去。

這一槍劃破空氣,攜著搗亂五海之力,朝趙雲狂突而來。

趙雲驚覺張憲這一槍,竟然是抱著兩敗俱傷之目的而來。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