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七十章 陰險小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七十章 陰險小人!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眼見此時張憲已經拼盡全力要來一擊。

趙雲別無選擇,只能一戰。

趙雲當即強行平伏下窒息的心神,眼神中瞬間迸射出一道寒光,雙腿猛地一夾馬鐙。

顫慄的馬蹄聲中,張憲猛的縱馬而來,手中鐵槍電射而出,直取趙雲的面門而來。

「檢測到趙雲觸發絕境龍膽,武力3,且進入最強狀態武力3,基礎武力99,當前武力上升至105,請宿主注意查看。」

「哼……」

趙雲沒有廢話,只輕輕的冷哼了一聲,手臂青筋爆漲,全身的力盡瞬間盡集於右臂,手中銀槍呼嘯而去,刺破空氣,捲起血霧尾塵,挾著毀天滅地之力擊出。

霸道無雙,令天地變色的一擊。

槍鋒未至,那真空般的強大壓力,就已鋪天蓋地的壓迫而來,竟然擾動了張憲的槍鋒軌跡,令之失去了準頭。

「此人的武藝,竟然強到這種……」

張憲驚駭之時,為時已晚。

那一道寒光流轉的鋒刃,如死神的獠牙一般轉眼撞至。

一聲骨肉撕裂的悶響,槍鋒不偏不倚,洞穿了他的左肩。

大股的鮮血噴射而出,張憲一聲慘叫,整個人被震得倒飛出去,重重的跌落在了七步之外。

「你很強,可惜投錯了主。」趙雲冷然地看著重重摔在地上的張憲,手中的龍膽亮銀槍收斂幾抹殺機。

旋即一拂手道:「來人,給我生擒了此人,等待殿下發落。」

一聲令下,眾多將士齊齊上前用繩索將張憲捆綁起來,押進了己方軍陣之中。

「這怎麼可能」望見眼前的這一幕,輔公祏一臉駭然,想不到連張憲都被生擒了。

「快撤,快撤1

正在輔公祏腦海中思緒翻滾如潮之時,韓遂當即下令撤退,身後的將士早已被陳軍瘋狂的攻勢給嚇崩,人人只求自保。

柳州城門轟然而破,各路統率的陳軍先鋒猶如巨大的猛獸一般,順勢狂輾而過,將不及逃走的戟士,成片的輾成肉泥。

輔公祏此時見已經回天無力,焉敢再戰,當即與韓遂等人撥馬而逃,大隊就此敗潰。

陳恬見東西城門已破,殺機爆漲,揮槍大喝道:「敵營已破,鐵騎軍團,給我殺進去。」

號令傳下,手下將士槍戟一縱,尾隨陳恬的身後,如鋼鐵洪流般,灌入了敵營之中。

陳恬也縱槍殺上,率領著數千精銳的步軍親衛,如潮水般殺入。

軍心已跌落至谷底的梁軍,根本沒有做出什麼有利的抵抗,稍有不利便分崩離析,驚恐四散而逃。

士氣,在這一刻,已成了決定勝負的關鍵。

梁軍雖眾,士氣低落到谷底,又焉能抵擋昂熱如火的陳軍進攻,更何況,連他們的主將夏侯惇都已經被臨陣斬殺。

城門一破,七八萬梁軍士卒,紛紛丟盔棄甲,狼狽逃竄,任憑梁軍中的負隅頑抗之士,如何斬殺也扼止不住敗勢。

眼見輔公祏統率著大軍向南逃去,身後的副將紛紛上前問陳恬是否要乘勝追擊,而陳恬卻冷然地搖了搖頭。

嘴角流露出一抹詭絕的笑意,因為在南方,早已布好一道局等待著輔公祏等人的來臨。

向著南邊,已然逃遠的輔公祏一行人,拼了命的抽打著戰馬,一刻不停的狂奔,滿腦子迴響的都是陳軍那驚天動地的吼聲。

身後的火光越來越遠,喊聲是漸漸隱去,更不見有追兵的蹤影。

輔公祏索性回頭看了幾眼,方自長長的吐了口氣,緊繃的神經漸漸得以鬆緩,暗自慶幸著逃出了升天。

輔公祏暗自慶幸,長吐一口氣,卻又心中黯然,如刀絞一般。

一年之前前,他還與杜伏威坐守整個揚州江東之地,手握雄兵,欲爭霸於天下,絲毫不把陳恬這等乳臭未乾的小兒加入考慮。

誰想,到最後,整個揚州之地竟然俱被陳恬打了下來,輔公祏率兵難逃,寄人籬下,而如今交州又是再次戰敗,還是走到了山窮水盡的這一步。

他輔公祏的顏面,這一次是徹底的掃荊

重此往後,他就算活著逃回來,也將是爛命一條,徹底失去了天下之間的威名。

一切,皆是拜陳恬所賜。

一想到此,輔公祏不禁狠狠地攥緊了拳頭,伸額頭上盡冒冷汗,眼神飄忽不定,像是在權衡著什麼。

而鄧艾則是了冷然地瞥了一眼韓遂的微表情,也沒多說什麼。

前方道路漸漸清晰,穿過前方狹道口,就將進入平原地帶,誰也別想再追上輔公祏。

輔公祏心裡好不容易有一絲放鬆,猙獰的臉上掠起一絲難得的得意,長喘幾口氣,稍稍的放慢了馬速。

突然間,韓遂像是見到了鬼似的,猛然勒住戰馬,一雙眼睛瞬間瞪到斗大,愕然驚駭的望向前方。

五十步外,一座軍陣橫於道口,如鐵壁般封住了去路。

鐵甲反射著寒光,槍戟如森寒的叢林,森然肅殺。

那一面「馬」字的銀色巨旗,在晨風中獵獵飛舞,彰顯著萬夫難敵之勢。

三千西涼鐵騎,堵住了輔公祏一行人的去路。

那面銀色巨旗下,馬超身披銀甲,戰袍如流火般飄散開來,橫槍立馬,如青松傲立,正以一種諷刺的目光,冷冷注視著他前來。

是馬超!

「殿下果然是神機妙算,竟算到輔公祏會出南門突圍。」馬超眼神中流露著些許贊色。

冷然笑罷,馬超縱馬上前,手中的槍鋒一橫,一道寒光在耀眼的陽光下折射開來。

「馬孟起在此處等候多時,爾等如識相,便速速下馬受降,休要再受皮肉之苦。」

馬超的話語,一字千鈞地重重砸在輔公祏的心裡。

「若非那杜伏威無用,今日我輔公祏怎會落到如此地步,受降?今日就算是死,我輔公祏也絕不會有一個降字可言1

輔公祏扯著嗓子仰天咆哮,猛然拔出了手中的寶劍,準備做野獸受縛前的殊死一搏。

「是條漢子,今日我也不仗著人多,今日你若是能接得住我三十招,我馬孟起就當沒有見過你1

馬超登時豪氣大發,手中龍騎尖挺起,躍躍欲試。

「去死吧1

話音剛落,只見輔公祏伸忽然拔出匕首,捅進了輔公祏的背後胸部。

鮮血噴射而出,輔公祏瞬間臉色煞白,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韓遂,他沒有想到,這個一直跟從自己的韓遂,居然會在此時暗算自己。

不僅是輔公祏,就連馬超和其餘將士也是猛然一怔。

韓遂陰笑一聲,隨後湊到輔公祏耳邊輕輕言道:「要怪就怪你自作聰明,今日我拿了你的首級,便能將功恕過,投降陳軍。」

ps: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