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七十三章 來世再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七十三章 來世再見!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由於多年來的天災**,厲陽城既是兵荒馬亂,又是田地乾裂,莊稼盡數枯死,百姓已經到了易子而食的境地。

平定揚州之後,伍雲召和新月娥夫婦二人奉陳恬之命,率兵三千愈加駐守厲陽城。

伍雲召不忍見城中百姓易子而食,餓死街巷,便一面向荊州的秦檜請援糧草,一面自減軍糧,開倉濟民。

此時正是七月天氣,烈日炎炎,無情的荼毒著蒼生。

伍雲召率全服上下一起到大街上分發白粥,並親自為百姓乘粥。

「伍將軍和伍夫人真是神仙派來救俺們的大好人啊,沒有你們,俺家的妮子早就和她爹一樣餓死了。」

一個衣衫襤褸,滿臉土灰的婦女接過粥后,上前吱吱嗚嗚地哭著跪謝起來。

伍雲召和新月娥連忙上前將她扶住,慚愧嘆道:「如今的世道戰亂紛爭,我們行軍打仗靠的就是你們老百姓無聲的支持,但是最後還是讓你們老百姓蒙難如此,伍某內心實在慚愧不已,這點粥,不足以表達我們的謝意。」

話音剛來,卻見百姓一個個都黯然嘆息道:「真不知這仗要打到什麼時候,我家三個兒子隨軍出征,全部戰死沙場,現在連我一把年紀連家都保不住了。」

聞聲,伍雲召一行人紛紛神情凝重。

沉吟片刻,伍雲召振臂一揮,話鋒喝道:「請大家相信我們,我們陳軍乃是仁義之師,我保證,只要有我伍雲召在一天,便決不會讓任何鐵蹄踏入厲陽城,還你們一方安寧1

「好!有伍將軍在咱們厲陽護著,我們再也不用怕那群人模狗樣的官兵來欺壓我們了1

百姓聽得伍雲召的承諾,紛紛舉手歡呼起來,臉上流露出那消失已久的笑容,看到這一幕,伍雲召和新月娥相視一眼,不禁同時欣慰一笑。

「夫人,你看看你,都流了一臉的汗。」伍雲召伸出手擦拭去新月娥額頭上的汗水,溫柔的笑道:「我們進去看看登兒吧。」

「好,那便讓丫鬟們先去分發粥吧。」新月娥花容一笑,挽著伍雲召的手,兩人相伴著就要往府里走去。

噠噠噠。

就在此時,急匆匆的馬蹄聲響起響起。

眾人齊齊望去,只見一個親兵匆匆地縱馬前來,似乎太著急了,導致整個人翻身摔下馬來。

伍雲召上前扶起他,見其神色慌張,怕影響到百姓,沉聲道:「什麼事情隨我進府說。」

新月娥也看出了事態不對,穩定住百姓的情緒之後,便也跟著進了府郟

進了府邸大門之後,只見那個親兵大汗淋漓,緊張地說道:「不好了將軍,宇文化及和薛仁杲率十萬大軍陣列北邊,想要強攻城門1

「什麼,你說什麼?十萬大軍!?」伍雲召一副駭然大驚的樣子,顯然難以置信親兵所說的軍情。

「將軍,速速撤退吧,再拖延就來不及了。」親兵還未等伍雲召反應過來,就急忙地勸阻起來。

伍雲召眉頭一凝,沉聲道:「夫人,我們披甲上城門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嗯。」新月娥點了點頭。

二人旋即披甲,來到城門一探究竟。

伍雲召迅速集結了全軍,與新月娥親自披甲在城樓之上,眺目遠望,只見視野的盡頭,一道黑色的沙暴,正鋪天蓋地而來,耳邊很快響起了陣陣的馬蹄聲。

薛仁杲,宇文化及和宇文成都率領著十萬大軍,就此停步,列陣於護城河北岸。

風過原野,一面面深紅色的戰旗,如一道道的血色的波濤不斷翻滾著。

最耀眼的「薛」字大旗下,薛仁杲身披赤甲,樣貌猙獰不已,渾身縈繞著一股殺氣。

手中的大鐵槍隨風一顫,都會掀起無數的塵沙。

好不威風凜凜,氣宇軒昂,讓人望而生畏。

「宇文化及,你這個老賊」伍雲召猛然瞪見了一旁的宇文化及,想起當年的滅門之仇,登時恨得咬牙切齒。

新月娥秀眉一凝,抓住伍雲召的手說道:「夫君,這宇文老賊看來已經與薛仁杲聯兵來要攻打厲陽了,憑我們的三千守軍,根本難以守住,我看」

「不可,我與那宇文老賊有不共戴天之仇,而且我聽聞那薛仁杲是殺人不眨眼的暴君,每攻一城,必然屠城,我答應過城中百姓保他們一方安寧,況且敗退了,我有何顏面去見殿下1伍雲召眼睛也不眨一下,果然拒絕。

就在二人妥協之時,敵陣之中的宇文化及瞥見了伍雲召,嘴角露出一抹詭絕之笑,陰險道:「城樓上的伍世侄,你父親伍建章也算是我的老朋友,我也不願意為難你,你若是識相,便自己下城投降,否則呵呵。」

耳聽宇文化及的嘲諷,伍雲召頓時勃然大怒,厲喝道:「我呸!你個老狗賊,篡朝蠱君,我伍雲召一定會叫你血債血償1

「你個小賊,怎敢侮辱我父皇,當年讓你在南陽城下跑了,今日我必將你碎屍萬段1

只見宇文成都提起鳳翅鎏金鏜,猛然縱馬出列,直指伍雲召怒喝起來。

「夫君,今日我便與你留下一起保護這厲陽百姓1新月娥咬了咬牙,攥緊了腰間的佩劍。

伍雲召卻冷然搖頭,眼神一變,堅決道:「萬萬不可,夫人,你帶著登兒先繞小道離開,我兄弟已死,但我伍家斷不可斷後1

「從那日蒹葭關一役開始,你我便結為夫妻,今日無論如何,我也要與你共存亡1新月娥眼神堅決,沒有絲毫的猶豫。

「月娥,那好吧」伍雲召眼神有些微妙的變化,只得同意新月娥的做法。

但在下一刻,伍雲召忽然趁其不備,一掌打暈了新月娥。

「將軍,這」兩旁副將看見這一幕,皆是滿臉驚駭。

「對不起了,月娥,你這輩子跟了我,只可惜我身負血海深仇,不能與你白頭偕老,下輩子再來彌補你」

伍雲召看著懷中的新月娥,心頭生出千萬思緒,聯想到自己即將與妻兒生死分別,卻只能無奈地默然嘆息。

眼角那一絲悲情轉瞬即逝,伍雲召強忍著心中的悲痛,轉而向兩邊副將說道:「你們幾人,速速護送夫人和吾兒去永嘉,並且稟告殿下,原諒伍某的不仁不義不忠,伍某欠殿下的知遇之恩,只能來世再報了1

城樓下的薛仁杲見伍雲召遲遲沒有反應,便拔劍喝令道:「將士們,給我殺進城去,搶到的女人,錢財,都是你們的1

一聲令下,喪心病狂的西秦軍如決堤之水,轟然湧來!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