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七十五章 我主在南,不可面北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七十五章 我主在南,不可面北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激蕩的氣流震散了宇文化及的髮鬢。

千鈞一髮之際,宇文成都眉宇狠狠一凝,喝道:「休要傷我父皇1

「檢測到宇文成都進入狂暴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103當前武力上升至105,請宿主注意查看。」

「檢測到宇文成都觸發天威潛能,武力+4,當前武力上升至108,請宿主注意查看。」

「你說什麼,伍雲召和宇文成都交上手了。」

此時遠在永嘉的陳恬,接收到系統的信息,登時緊張得一拍案台,額頭上冒出絲絲冷汗。

要知道,即便伍雲召涅槃重生之後,武力依然不及宇文成都,況且此時伍雲召和宇文成都交上了手,便說明厲陽城已經陷入了戰亂,而且。

很可能厲陽城已經快要失陷!

正當陳恬神思之時,沙場之上已經瞬息萬變。

陳軍固然背水一戰勇猛無比,但西秦軍也沒有省油的燈,長年累月的殺戮讓他們已經喪失了人性,仗著壓倒性的人數優勢,已經不斷有「陳」字大旗癱倒在了血泊之中。

宇文化及揮動手中的鳳翅鎏金鏜,鋒刃破空化作龍吟之聲,宇文成都雙目中陡然凶光大盛,坐下戰馬轟然一躍,猛然一鏜轟向了伍雲召的槍鋒。

一道火花迸射而出,覆蓋了日光的光輝,一聲獵獵激鳴,隆隆的巨響震得文武百官耳膜刺痛,忍不住想要掩起雙耳。

宇文化及那一鏜,如深海下的暗流一般,蘊藏著無堅不摧的狂力,伍雲召只覺雙臂一麻,雷擊般的力量從雙臂灌入體內,意圖攪動他內腑,那槍鋒被迫扭轉了方向。

砰的一聲。

那槍鋒重重地砸在了宇文化及身旁的一個副將身上,將其瞬間斬為兩段,血肉橫飛。

「伍雲召!我敬你也是條好漢,今日你已經窮途末路,還不快快下馬受縛!我保證不傷你厲陽城任何百姓1

宇文成都收回金鏜,發出了最後的警告。

「哈哈哈1伍雲召仰天諷笑,喝道:「我伍雲召就是瞎了眼也不會信你們的話,這一路來被你們屠殺的蒼生還少么,少說廢話,今日我就要報殺父之仇1

話音剛落,伍雲召瞬間化為一道銀光,再次狂撲而來。

「何故執迷不悟1宇文成都冷然一喝。

下一個瞬間,伍雲召手中的亮銀槍化作閃電,暴雨梨花一般的狂撲而來,華光流轉,倏忽之間,已然到了宇文成都胸前。

宇文成都身體恍似在虛空中凝滯了一剎那,反手一掌拍在馬背上,整個人騰空而起,閃過了那一抹狠辣無比的槍鋒,轉而與伍雲召纏鬥於亂軍之中。

方圓數丈之間,盡被如爹籠罩,形如一個巨大的絞肉機一般,把地面掃刮到溝壕叢生,靠近的小卒無一倖免。

遠處的薛仁杲平息胸內翻騰的氣血,滿臉通紅地重新爬上戰馬,臉上滿是陰沉。

望見遠處的宇文成都和伍雲召交戰在一起,登時起了殺意,喝道:「取我弓箭1

身邊的小卒將弓箭遞上,薛仁杲挽弓如月,冷然道:「我就不信你伍雲召今天還插了翅膀不成,這一箭,定叫你下陰曹地府1

「去1

一聲厲喝,松弦,一抹流星穿過亂軍,直刺伍雲召而去。

噗嗤!

一聲血肉穿透聲響起,那抹利箭直接穿透了伍雲召的手臂。

伍雲召登時左手吃痛,手中的亮銀槍被宇文成都狠狠壓了下去。

宇文成都也同時看見伍雲召突然中間,頓時將目光投射到了遠處那薛仁杲的身上,喝問道:「這是我的事情,你何故放箭暗算!?」

薛仁杲冷然一笑,吼道:「兵不厭詐,今日他不死,不消老子的氣1

「小人1伍雲召頓時怒喝一聲,手中的亮銀槍一個橫掃,直接掃下了兩旁圍堵上來的幾個小卒,坐下戰馬狂撲而出,蹦出一條血路開來。

「哈哈,將士們,給我狠狠的殺,等會殺進城去,美女黃金,任你們享用1薛仁杲狂梟著大喝。

西秦將士聽到薛仁杲的這番話語,登時一個個目眥充血,拿著手中的槍戟,更加瘋狂地向陳軍發起圍剿。

四方戰亂,兵甲紛飛。

漸漸地,漸漸地。

「陳」字大旗一面面倒在血泊之中,三千將士,最終只剩下了四五十人。

伍雲召忍著劇痛,在人群之中殺得聲嘶力竭,手臂上的箭傷血流不止,漸漸力氣衰弱,和僅剩的數十將士,相互依偎著靠在了城門前。

俯瞰整個城牆之前,滿地屍體,血流成河。

「將軍,我快不行了」一個將士渾身是傷,相互攙扶著吱吱嗚嗚地用著最後一點氣力說道。

「撐不住也要給我撐住1伍雲召臉色慘白,一抹嘴角的血腥,堅毅地說道。

兩邊涇渭分明,十萬大軍,損失一萬,九萬大軍陣列於城門之前。

宇文成都咬了咬牙,看見眼前一副慘像,不禁上前縱馬說道:「伍雲召,你已經窮途末路了,莫非還是不願意投降么?」

伍雲召手中仗著那已經磨出缺口的槍鋒,慢慢站起身來,目光深邃地看了一眼身後的城池。

那一眼,是無奈,又是滄桑。

但那一份情感轉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堅定。

喉頭一滾,伍雲召仰天喝道:「我主在南,決不可面北而死!宇文成都,願你放過這一城的百姓1

一抹斜陽潑灑在伍雲召那遍布斑駁血跡的臉上,那是末日英雄最後的倔強。

「好,我成全你」宇文成都不禁流露出幾分欽佩之情,手中的鳳翅鎏金鏜慢慢揚起,準備給伍雲召一個痛快。

嗖嗖嗖!

就在此時,弓弦破空之音卻紛紛響起。

「少說廢話,給我往死里射1薛仁杲佩劍一揮,數千在後的弓箭手齊齊發箭。

「你1

「成都,休要多言1

宇文成都一臉駭然,登時怒從心頭起,想要上前制止薛仁杲,卻被宇文化及一聲喝祝

宇文化及旋即給了一個宇文成都一個眼色,示意其少管閑事。

宇文成都只得一纂拳頭,硬生生憋回心中的這一股氣。

漫天箭鋒,狂撲而來,盡數灑在了城門之下,掀起數丈之高的塵沙。

萬箭齊發之後,煙塵漸漸散去,只見城門之下依然屹立著一股鐵塔般的身軀,渾然不動,一柄槍鋒倒插一旁。

鮮血滴滴答答滴下,伍雲召和身後將士被萬箭穿心,卻依然屹立於城門之下,只為守護城中百姓。

宇文成都看見此幕,不禁黯然嘆息,同時也加深了對薛仁杲的厭惡之情。

下一刻,薛仁杲卻放肆狂笑,振臂大呼道:「哈哈,陳軍全軍覆沒,眾將士聽令,給我殺盡城中百姓,以昭示我西秦之威1

「不可,這打仗歸打仗,怎麼能遷怒於百姓1宇文成都終於忍不住厲然反駁。

「這裡沒有你說話的份1宇文化及卻當即一喝,打斷了宇文成都的話語,轉而向薛仁杲拱手道,「薛將軍,此子無知,還望不要怪罪,你自便就是。」

薛仁杲不屑的一瞥宇文成都,轉而繼續下令道:「來人啊,給我收斂伍雲召的屍體,準備棺材抬送到永嘉去,告訴那陳恬,讓他洗乾淨脖子在永嘉等著1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