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七十六章 落日餘暉,戟神現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七十六章 落日餘暉,戟神現身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戀上你630bookla,隋唐之亂世召喚最新章節!

劫數終究逃不過去,厲陽城下鑄造出一段英雄往事。

與此同時,伍雲召派遣出的數十個家將正護送馬車內昏迷的新月娥和少子伍登。

荒涼的官道上,諸多家臣皆是垂頭喪氣,頭頂著北風,默默的東行,因為他們很清楚,他們的將軍,是很難挺過今天這一關的。

殘陽如血,北風蕭瑟。

兩邊的樹林中竄動聲不斷,如浪起伏的稻草正不斷向馬車這邊襲來,而那護衛的家臣卻絲毫沒有察覺。

唰唰唰!

突然間,大道兩旁的樹林中殺聲驟起,三四十個多個蒙面的賊匪蜂擁而上,刀劍毫不留情的砍向了那些驚恐的家兵。

這些原本就黯然神傷的家臣,臉色刷一下就白了。

他們根本意料不到,在這官道之上,居然會有剪徑的賊人出沒。

「殺了他們,搶了錢財1

震天的喊殺聲中,一眾蒙面賊匪狂殺而上,手起刀落,頃刻間將最前邊的三四名家兵砍翻在地。

「保護夫人和公子1人群中爆發出一聲大叫,家兵們終於反應過來,紛紛拔刀迎戰賊匪,把馬車保護在圈中。

然而這幫賊匪卻絲毫無畏,雙目通紅地挺刀狂殺而來。

這些賊匪似乎不同於普通的草寇,一個個訓練有素,乃是附近二龍山上落草為寇的一幫官兵,此時進退有序,而且個個都武力值不弱,至少也在60以上。

四周處,在賊匪們瘋狂的殺戮之下,守衛馬車的那幾十名家兵,轉眼已被斬殺大半,而這幫賊匪不過只有幾個受傷而已。

「殺1

那幫賊匪大喝一聲,各自按住刀鋒,轉成一圈,瞬間將剩餘的幾個家將全部斬殺於地。

見家將盡數死傷,這幫賊匪方才相望一眼,冷然笑道:「還以為是什麼大人物,盡不過都是些廢物罷了1

「兄弟們,搶傢伙上山1

一聲喝下,賊匪紛紛挺刀向馬車靠近,用那寒光流轉的刀刃調開了馬車的帘子。

只見馬車內側躺著一個貌美傾城的女子,旁邊是一個正在熟睡的嬰兒,在一旁還放著一袋串錢。

「我活了這麼多年,也沒見過有如此漂亮的女人。」一個賊匪將那袋串錢收起,隨即湊近身子嗅了嗅新月娥身上的清幽香味,不禁渾身氣血澎湃。

「看來今天是賺大發了,賺了錢,還賺了個美人,兄弟們,我們今天就一起好好享受這個小娘子,然後再帶上山寨,讓我們天天可以消遣,哈哈哈1

****聲中,眾賊匪紛紛寬衣解帶,將新月娥拖出馬車,準備就地正法。

「老子受不了了,這麼多年連頭母豬都沒見過,今天要好好發泄一回1其中一個賊匪迫不及待地將手伸向新月娥腰間的衣帶,想要脫去她的衣裳。

唰!一道鮮血飛濺而起。

只見半空中,一抹強如隕星的箭矢疾射而來,射中賊匪那即將伸出去的手,箭鋒貫穿的瞬間,那個賊匪居然被箭矢上強大的力道震飛出去。

整個人被手上的箭矢活生生釘在了馬車上,頓時痛苦地哀嚎起來。

眾賊匪吃驚一瞬,齊齊朝箭矢飛來的方向望去。

只見一騎白龍馬,坐上一個銀甲戰將,左手執著震天弓,右手執一柄長達一丈九的方天銀剪戟,戟鋒寒光攝人心魂,背後白袍猶如飛騰的寒冰,威風凜凜,猶如九天之上的神將。

此人正是薛禮,薛仁貴!

如劍之眉一凝,薛仁貴收起震天弓,冷然一喝:「爾等小賊,光天化日之下膽敢殺人劫財,今日遇見我,算是閻王爺開了眼1

其中一個賊匪反應過來,厲然吼道:「「休要跟他廢話,兄弟們,殺了他,我們再享受這個美嬌娘1

「殺1

眾賊匪齊齊提刀狂殺而來,猶如黑鴉一般覆蓋,將薛仁貴圍堵於其中。

!!!

訓練有素的賊匪同時出刀,刀光交織成一道密不透風的天羅地網,一層層朝薛仁貴罩了過去。

下一個瞬間,薛仁貴眼眸之中震射出空前的殺機寒光,

一道寒光破空飛來,薛仁貴手中的方天戟猛然橫掃八荒,如驚鴻匹練,裂破空氣的聲音不絕,血光綻放如花。

戟鋒呼嘯聲若雷音。

點點血花在半空中鋪,圍堵上來賊匪瞬間全部被割破咽喉。

但還未結束!

薛仁貴一踏馬背,整個人騰飛於半空之中,白袍隨風震散,手中方天戟畫一弦月,寒光似雪,折煞世人。

外層的賊匪已經被震懾,此時只能紛紛提起大刀提防。

吭吭吭!

摧枯拉朽一般,刀鋒在方天戟的面前不堪一擊,瞬間碾為兩段,外層的賊匪便如稻桿一般齊刷刷倒下。

僅僅兩招,薛仁貴斬殺所有賊匪。

其武力之高,無法想象。

見眾多賊匪已死,薛仁貴連忙上前扶起新月娥,推嚷道:「姑娘快醒醒。」

但新月娥依然處於昏迷狀態,沒有任何的反應,一時半會都不會醒來。

「既然如此,看來只能將其先護送到城鎮了,可惜我身上又沒有足夠的盤纏。」薛仁貴摸了摸後腦勺,方才想起自己為了投軍,卻屢屢因為上級妒忌而被趕走,如今已經花光了身上十之**的盤纏了。

休說要給新月娥找個客棧落腳,就連現在自己一個人都住不起客棧了。

「罷了,先扶上馬車再說,或許能愚見好心人家。」薛仁貴自嘲一笑,轉身抱起新月娥,卻不經意間碰到了新月娥腰間的一個鐵塊物。

薛仁貴眉頭一皺,拿下一看,只見上面赫然寫著幾個大字。

「厲陽城副總兵新月娥。」

薛仁貴吃驚一瞬,方才意識到自己陰差陽錯之下居然救了大名鼎鼎的巾幗名將新月娥。

但薛仁貴一路趕來之時,已經聽聞厲陽城失陷,全城盡數被屠,連名將伍雲召都被萬箭穿心而死。

正在神思之時,馬車內傳來了一聲嬰孩哭聲。

薛仁貴看了一眼地上的家將屍體,這才明白,原來新月娥是被伍雲召護送出來的,這履,多半便是伍家公子了。

薛仁貴不自覺攥緊了拳頭,憤然道:「皇天不負,今日我薛禮必會護送夫人安全到達永嘉1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