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七十七章 孤必踏江而過,屠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七十七章 孤必踏江而過,屠大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厲陽城被屠,伍雲召犧牲的消息瞬間橫掃天下。

薛仁杲派厲陽城的幾個百姓將伍雲召萬箭穿心的屍體送至永嘉,並將薛仁杲的妄語轉告至陳恬。

整個永嘉陷入了一片沉寂。

陳恬當即召集了永嘉所有的文臣武將,盡數集結於大殿之中。

諾大的殿堂,獵獵的殺氣正洶湧瀰漫,所有人都嗅出了陳恬身那前所未有的殺氣。

伍雲召是陳恬最初的從龍之臣,陳恬這輩子都忘不了,若不是伍雲召在自己最落魄的時刻投靠自己,自己是根本無法保證後方穩定的。

而此時伍雲召為了守護厲陽城的百姓,被薛仁杲和宇文化及萬箭穿心,甚至,甚至將整個厲陽城屠了一個遍。

男的皆殺,女的皆被蹂躪。

不單是陳恬,張遼,趙雲等人皆是與伍雲召有兄弟之情。

仇恨在集聚,台下諸將的怒火,悄然已被點燃,一個個皆是拳頭緊拽。

「哥,實在是太憋屈了,你給俺兵馬,讓俺去把那西秦一個個狗頭給擰下來,給雲召哥哥報仇1羅士信第一個跳出來,激怒的大吼道。

「殿下,是可忍,孰不可忍!那西秦軍蠻橫殘暴,屠我全城百姓,還將伍將軍萬箭穿心,其心之毒,其罪當誅1被羅士信這麼一吼,張遼亦是忍不住前請戰。

眾將也群起響應,慨然叫戰,頓時間,整個大殿被激昂的戰意給撐爆。

郭嘉卻乾咳幾聲,提醒道:「反擊是必須的,但也不能盲目而戰,想要以少勝多,我們必須覓得良策,爭取給西秦一擊致命。」

陳恬鷹眉似劍,拳頭緊緊地按在案台之,不語。

「報1

正在此時,匆匆腳步聲響起,一個侍衛進內報告道:「啟稟殿下,新月娥將軍正在殿外請見,隨行的還有一個男子。」

「新將軍還活著,快讓他們進來1

耳聽到新月娥未死,陳恬內心的愧疚感略微輕了許些,當即下令命其進來。

少頃。

只見新月娥一臉激動某褰大殿來,直接跪在了陳恬的面前,痛苦地哭喊道:「殿下,厲陽城失守了,雲召雲召他也戰死了」

「嫂子,你快起來。」

也顧不失禮不失禮,陳恬與兩旁諸多將領,當即前扶起新月娥。

「伍公子尚在?」陳恬看著新月娥此時如此一副憔悴之樣,便猜想得出,夫婦二人生離死別,是何等的痛苦。

耳聞其透徹心扉的哭泣,陳恬與諸多將領同時勃然大怒,此時已經難以抑制了。

「嫂子不要傷心傷了身體,伍將軍的仇,我陳恬說什麼也會報的1

新月娥耳聽陳恬的許諾,卻又跪了下來哀求道:「殿下,伍家只剩下登兒這唯一的血脈了,望殿下能讓他留在襄陽好好長大。」

趙雲前拱手請道:「殿下,嫂子,子龍和伍將軍平素形如兄弟,若不嫌棄,我願意收登兒為義子,定教授我全部武藝,讓伍將軍在天之靈可以安息。」

「好,不僅如此,以後若孤有了女兒,若登兒願意,便聯結婚姻,以慰伍將軍。」

陳恬點了點頭,又給了新月娥一道承諾,新月娥這才心情微微平復下來。

「錢塘王殿下,出兵吧,西秦軍是虎狼之師,拖得時間越長,只會讓更多的百姓慘死在他們的馬蹄下1

就在此時,只見薛仁貴激動地大聲請示。

「你是何人?」陳恬這才意識到,新月娥隨行的還有一人。

只見薛仁貴也絲毫沒有忌諱,喉頭一滾,高聲道:「在下乃是山西絳州薛仁貴,曾多次投軍,卻每次不過多久就被趕出。」

新月娥點頭補充道:「殿下,在路我遭遇山賊伏擊,家將全部陣亡,我與登兒差點遭毒手,全仗這薛義士的搭救我們才能免於一死,薛義士武藝蓋世,不在那呂奉先之下。」

「竟有如此武藝高強之人,卻不被軍隊所錄用,真是可惜。」張遼不禁搖了搖頭嘆息道。

聽到薛仁貴的名號,陳恬內心頓時充斥起驚喜之色,之前自己抽到了岳飛,而岳飛卻要在數月之後才能來為自己效力,此時來了一個大唐名將薛仁貴,真是天助。

「系統,幫我檢測一下薛仁貴的四維。」陳恬不假思索地向系統法送了信息。

「正在檢測中薛仁貴四維如下,武力:103,智力:80,統率:96,政治:73,請宿主注意查看。」

「四維都很高,屬於一個全能的將帥之才。」陳恬對薛仁貴的四維感到十分滿意。

「你救了新將軍,今日便先封你做一個副先鋒官,他日立了戰功再進行封賞。」

但此時薛仁貴沒有表現能力,難以服眾,陳恬只得先封了一個副先鋒。

薛仁貴經歷了多次的辭退,此時得到錢塘王的賞識,還直接升先鋒官,登時對陳恬好感倍增,忙時拜謝。

「殿下,西秦狗賊殺了伍將軍,當著我們數十萬大軍的面殺了全城百姓,事到如今,莫非你還要忍嗎,你真的能當什麼都沒看見么1此時呂蒙也忍不住前問道,滿臉的怒火。

陳恬轉身將目光落到郭嘉和徐茂公二人的身,沉聲道:「你們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臣等無話可說,此乃底線,若是殿下選擇退忍,倒也無妨。」徐茂公拂了拂手中的羽扇,淡然說道。

陳恬臉色一變,轉而一步步走回大殿案台之前。

肅殺的氣息,獵獵如火。

陳恬鷹目環掃一眼眾將,喉頭一滾,厲然大喝道:「西秦惡徒兇狠無比,殺我大將,屠我百姓,我們也沒什麼好再保留的,爾等諸位將軍做好準備,盡起十萬大軍,孤要親征西秦,給宇文老賊和薛仁杲一個前所未有的慘烈一擊1

「諸將聽令!十日之內!孤必踏江而過,屠大滸,誅西秦1

耳聽陳恬雷霆般的誓言,諸將的熱血,陡然間沸騰起來,熊熊戰意,狂燃如火。

「屠大滸,誅西秦。」羅士信等人揮擺著拳頭,扯著嗓門激動的大吼。

諸將皆慷慨激昂,咆哮怒吼,戰意燃燒到了頂點。

一場大戰,解開序幕!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