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七十八章 月夜襲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七十八章 月夜襲殺!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如此大辱,安能容忍?

睚眥必報!

不日,陳恬點齊七萬大軍,親征為帥,命郭嘉和賈詡為左右軍師,帶將趙雲,羅士信,張飛。

其中新月娥,馬超為正先鋒,薛仁貴為副先鋒,率一萬大軍先行在前。

張遼,秦瓊二人統率一萬大軍在後運送糧草。

此時的厲陽城,一片凄慘之相,橫屍遍野,不知多少男子被倒掛在槍鋒之上,還不時有婦女嗚嗚咽咽地在城牆邊蜷曲著,身上的衣衫全部被扒碎了,可見西秦軍的手段是多麼的暴戾。

斷壁殘垣的城中,總兵府處。

薛仁杲打下厲陽之後,曹操,李建成等人當即統兵來到厲陽城會和,此時厲陽城已經彙集十五萬大軍,正裝旗鼓,準備南下,而陳恬率師北伐的消息也傳到了厲陽。

「屠我西秦?呵呵,這陳恬小兒領著七萬嘍,真當是天兵天將下凡,乳臭未乾,笑死人了1

上座處的薛仁杲冷然一笑,將手中的情報冷冷仍在一旁,一臉的不屑。

「無風不起浪,陳軍名氣大,說明其肯定也是有一定的實力。」李建成細細斟酌起利弊。

「大公子多慮了,陳賊固然有一定實力,但我軍何嘗不是橫掃天下,打得傳說中的伍家軍沒有還手之力,此時我們的實力,更是遠勝於陳恬,大軍揮師南下,必然戰無不勝。」

只見一個身長七尺的儒將在司馬昭的身後站了出來,提醒著說道。

眾人齊齊望去,此人正是司馬昭的心腹,鍾會。

曹操一拂須髯,卻與身旁的戲志才相視一笑,不作評價。

李建成一時語滯,不知該如何反駁。

薛仁杲狂然笑道:「說得好,正和我意,我西秦將士乃是虎狼之師,天下無敵,區區南方的嘍,簡直就是螳臂當車的笑話1

「我也認為陳軍不自量力,若是平時兩軍旗鼓相當,我軍還要襯著點,但如今是壓倒性的優勢,何必要如此謹慎。」宇文化及上前助興地補充道。

「莫非諸位忘了,那蕭銑是怎麼敗得嗎?」李建成忍不住反問起來,這陳恬區區幾萬大軍都能覆滅交州的十幾萬大軍,這是奇般的存在。

宇文化及嘴角鉤起陰冷的笑容,雙手負背,冷然道:「就算陳恬本事再大,但此時陳軍的輜重卻僅僅只有一萬兵卒在護送。」

「正合我意,我也有想法卻偷襲著批糧草,素聞西秦輕騎兵兵貴神速,常常突襲於千里之外,今晚正好可以派上用常」

鍾會不禁也是陰險一笑。

「好1

薛仁杲登時興奮得氣血澎湃,腦海中彷彿已經浮現陳軍兵敗如山倒的樣子,登時喝令道:「今夜本將軍親率一萬輕騎兵,劫了陳軍的糧草1

宇文化及拱手道:「將軍且慢,吾兒宇文成都神勇蓋世,便讓他來助你一臂之力。」

宇文成都正欲推辭,卻被宇文化及使了一個眼色,只得點頭默認。

「我也願隨將軍一起夜襲。」此時,只見最角落的劉備也起身請戰。

因為劉備此時附屬李唐,無比落魄,想要東山再起,便只能藉助西秦之力,此時有輕而易舉的立功機會,豈能錯過,便當即起身請戰。

聽得諸多將士的請戰,薛仁杲殺機更重,臉上的傲色更濃,令他渾然只有一個念想。

殺到陳恬屁滾尿流,統一三州,擄掠一切!

陳軍的八萬大軍先行在前,陳恬不放心其他人來押送糧草,便派了軍中威望最高的秦瓊和張遼二人來押送糧草。

星夜。

星辰點點,灑落一片。

在浩瀚的原野上,秦瓊手執雙走在大軍之前探路,張遼手執大刀在後,保證後路的安全。

中間的將士無不精神抖擻,神經緊繃,因為糧草乃是軍隊的生命,若是斷了糧草,再強悍的軍隊也會不戰自敗。

不遠處的薛仁杲率軍仗著巨大的稻草掩飾,翻上一道小土坡子,勒馬橫槍,舉目遠望,隱隱約約瞧見一排連綿里許的大軍,火把閃爍。

那一一座座馬車上拉著巨大的布袋,隱約可見,不是糧草還能是什麼?

糧草就在眼前,統統堆積在眼前,這場戰爭取勝的關鍵,也在眼前,只要劫了這批糧草,就能斷了陳軍的命脈,必定會引起軍心渙散,不戰自敗。

看著處於劣勢的陳軍,薛仁杲嘴角微微上揚,臉上燃起了不可一世的霸氣,和那種與生俱來的自信。

「陳恬,你能平定三州已經是個奇,可惜,我薛仁杲乃天命所在,你的好運氣,今夜就要到頭了……」

薛仁杲一時熱血衝上頭腦,瞬間燃起,鷹目中迸射出興奮的火焰。

身後,一萬西秦輕騎兵蓄勢已久,一股股殺氣洶湧澎湃。

薛仁杲深吸一口氣,手中長槍向著遠處的陳軍一劃,厲聲道:「眾將士隨我殺!斬了這幫土雞瓦狗,隨我攻截取糧草,讓陳軍先來一個狗吃屎1

激昂的話語,震破了夜的沉寂,回蕩在西秦將士的耳中,將他們蓄勢已久的怒火,頃刻間引爆。

「殺啊1薛仁杲大喝聲,縱馬而出,手中的長槍如黑色的旋風一縱,當先殺下坡去,劉備手執雌雄雙股劍,宇文成都手執鳳翅鎏金鏜,亦是緊跟在後,狂奔而來。

藐視絕下的號令發出,肅殺的號角聲,如厲鬼的嗚鳴,衝天而起,撕碎了夜的沉寂。

一萬輕騎兵轟然而去,如決堤的的洪流一般,鬼魅地向著毫無察覺的陳軍,洶湧撲去。

轟隆隆的馬蹄聲鋪天蓋地襲來。

秦瓊和張遼的神經猛然一,方才察覺道兩邊襲來了無數的黑色騎兵,當即喝令道:「全軍警戒,準備禦敵1

陳軍齊齊壯膽大喝一聲,從糧草下拔出戰刀,準備以死保護糧草。

轉瞬之間,西秦軍轟然撲撞上來,掀起的血浪,遮掩了月色的嬌柔。

秦瓊手中兩柄金揮舞如風,一馬當先,衝殺在前,手起落,將兩名西秦士卒迎面擊飛出去,撞入混亂的敵陣。

但很快就被諸多西秦軍所包圍,陷入了重重團戰之中,不但是秦瓊如此,張遼也陷入了包圍之中,局勢變得十分被動。

驟然間,遠處的西面,豎起了一面面白色大旗!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