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八十一章 繼續嘴硬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八十一章 繼續嘴硬啊!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鍾會的一句話,讓全部人的目光瞬間聚焦在他身上。

薛仁杲眼中放光,焦急催問道:「你說,什麼辦法?」

只見鍾會輕輕一捋須絨,便不緊不慢沉聲笑道:「陳賊一番取勝,此時士氣稍微有點回復過來,而且號稱陳將是有天命護佑的,只要我們能斬殺他的大將,便能狠狠挫其銳氣。」

「先生說的甚是好聽,那陳將裡面皆是不知從何而來的高手,單是斗將,我們恐怕也不能奈其如何。」劉備不屑一笑反問道。

「我四弟此時也無心戰鬥,他認為這群人不配和他交手,只要他怎麼想,我也根本沒辦法讓他出戰。」李建成隨聲附和道。

薛仁杲眉頭又是一皺,憤餼褪悄闥檔暮眉撇擼磕不是在刻意消遣我?」

「諸位將軍是誤解在下的意思了。」鍾會只是詭異地露出深意一笑,旋即補充道:「那陳軍雖然兵凶將勇,但尚未聽說過有什麼陣法大家。」

話鋒一轉,鍾會又娓娓道:「三年前,我僥倖得到上方真人的賞識,得到了龍門陣這個失傳已久的陣法,這個陣法,不殺兵,專殺將,若是找不到出口,進來的將領很快就會被圍剿屠殺,無論他有多強。」

「天下竟有如此陣法!?」曹操此時猛然一怔,不禁開口問道。

鍾會陰沉一笑,詭絕不已,旋即森然道:「接下來,將軍只要派使者前往陳營邀請斗陣即可。」

馬超,新月娥,薛仁貴率一萬大軍急行在前,陳恬大軍還需兩日才可抵達。

陳營

陳軍先鋒營,大帳內,馬超高坐於上,鷹目一般銳利的目光,冷冷的注視著帳前那名中年文士。

那個文士叫作郝瑗,乃是薛仁杲麾下出了名的說客,當初就是他率著金城投降給了薛仁杲的父親薛舉,解了西秦的燃眉之急

想當年,就是這個郝瑗憑著一張三寸不爛之舌,勸得整個金城,拱手讓給了薛舉。

今日,這個郝瑗則是奉了薛仁杲之命,前來向馬超下挑戰書。

馬超低頭又掃了一封薛仁杲的那封親筆書信,不禁眉頭微微一凝。

薛仁杲突然而來向他挑戰的內容,不是兵馬決戰,而是斗陣。

薛仁杲聲稱,他將於明日擺下陣法,請馬超破陣,只要能破了這個陣,便撤兵回歸,不再干戈江南。

反之,如果馬超麾下,無一將能破了薛仁杲所設下的陣法,那馬超就要將新月娥交出來。

「以一個破陣法就想亂我軍心,薛仁杲,你可真是好大的口氣啊1馬超盯著手裡的信,重重地拍在了案台之上。

新月娥接過信,看了之後,面帶慍色地拱手道:「馬將軍,月娥願意當賭注,便接下這挑戰吧1

「聽聞馬將軍乃是西涼猛將,有萬夫不當之勇,卻跑來當這裡當一個江南夷,莫不是,馬將軍已經沒有當年的勇氣,沒有信心,不敢應下我主的挑戰嗎?」階前郝瑗冷笑道,語氣中透著幾分諷刺意味。

此言一出,兩旁侍衛盡皆嗔目瞪眼,面露怒色。

郝瑗倒也巍然不懼,只淡然從容的立在那裡,對諸將的怒瞪視若無睹。

馬超登時目帶怒色,一拳轟在案台上,喝道:「你個東西,有種再說一遍。」

郝瑗卻昂起了首,仗著身後有萬千聯軍撐腰,熱諷道:「原來西涼馬超禁不起挑戰啊,那作罷了,在下只得回去稟告我主,說是馬將軍你覺得身體不適,新將軍剛經歷喪夫之痛,無法迎戰。」

這句話,直戳所有陳軍將士的痛處。

其言之毒,其言當誅!

「狗頭東西,我看你是沒搞清楚自己什麼身份吧,竟敢跟在我陳營中如此放肆1馬超眼眸中已漸漸燃起絲絲慍意。

一身倨傲的郝瑗,驀聽馬超這話,敢辱他為「狗頭東西」,不由臉色立變,怒色頓生。

「如今兩軍交戰,你只是區區一個使者,膽敢如此囂張,今日你還不給我跪下1馬超不等他發作,陡然一聲厲喝。

郝瑗眼中閃過疑色,未料到馬超會突然翻臉,卻以為馬超只是在虛張聲勢,便仍佯作傲氣,冷哼道:「我郝瑗什麼身份,乃是西秦的座上賓,你也想讓我跪你,你配么1

「我看你是找死1馬超怒喝一聲,向左右親軍示意眼神。

軍士會意,上前朝著郝瑗的後腿就是重重一腳,踢得他雙腿一軟,立時跪倒在了地上。

郝瑗不禁勃然大怒,急是掙扎欲起,卻給幾名親兵按住肩膀,掙扎不起。

「姓馬的,你瘋了嗎,我數十萬聯軍就在北面,你敢這樣辱我,我只消一句話,便能讓千軍萬馬碾碎你,今日你敢羞辱我,我想你那主公也絕不會輕饒你1郝瑗頓時羞惱大罵。

面對著依舊猖狂的郝瑗,馬超心頭的怒火已如火狂燃,他的忍耐已經超越了限度,達到忍無可忍的地步。

「還敢嘴硬是吧,你今日膽敢蔑視我大陳,我就割下你個狗頭的舌頭,當做我馬孟起接收挑戰的附禮1

驀然間,馬超身上迸射出凜烈的殺機,那強烈的壓迫力,竟令郝瑗背上感到一絲徹骨的寒意。

啪!

猛然一拍案,馬超憤然喝道:「把這姓郝的雜碎,給老子拖下去,割了他的舌頭!再送他回去厲陽,讓那幫土雞瓦狗看清楚,這就是侮辱我馬孟起的下場1

郝瑗駭然大變。

你不是很猖狂嗎,今日我就割了你的舌頭,讓你這輩子都變成一個廢物!

「馬超,你個狗東西,你敢碰我,我發誓一定會讓西秦軍把你碎屍萬段……」驚怒的郝瑗狂的吼叫,卻連聲音都已沙啞變調。

左右軍卒一擁而上,將袁譚拖著便往走。

「馬超……馬超……」

郝瑗破口大罵,拚命的掙扎,眼珠子幾首都要漲暴出來,卻又豈能掙得脫。

很快郝瑗被拖走,喊叫聲漸漸遠去。

片刻后,耳邊猛然響起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聲,然後便徹底歸於平靜,多半是郝瑗挨了一刀,已經直接疼得昏死過去。

PS: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