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八十五章 修羅場,李元霸!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八十五章 修羅場,李元霸!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正當宗羅猶豫之時,薛仁貴邊戰邊找方向,已經摸清了生門所在的虛實,只待擊殺宗羅破陣。

漸漸的,漸漸地,整個龍門陣被薛仁貴一個人打得完全陷入了被動的局面。

當薛仁貴與宗羅激戰的同時,城牆上的鐘會看到,自己前一刻還穩如泰山的龍門陣,后一刻就陷入了崩潰的邊緣。

他眼看著薛仁貴,如入無人之境一般,肆意的輾殺陣卒,將宗羅逼得步步後退,臉上那得意之色,瞬間轟然破碎,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駭然。

不單鍾會如此,連曹操等人也不禁驚嘆薛仁貴的神武,竟然一個人將整個龍門陣打成這樣。

其心之勇,其武之高!

「此人究竟是誰,竟然有如此之高的武藝,連宗羅都不是他的對手1薛仁杲也不禁眉頭深深皺起。

而此時宗羅與薛仁貴已經交手二十回合。

不僅在精神上遭受打擊,導致宗羅的棍法漸亂,不出二十合,便是被薛仁貴全面壓制,在那咄咄逼人的銀剪戟鋒下,只能是窮於應付。

左右士卒越戰越少,陣勢越來越凌亂,薛仁貴的攻勢卻越來越強,宗羅已經大口喘氣,氣勢降至冰點,已漸有不支之勢。

就在下一瞬間,薛仁貴捕捉到一絲破綻,虛晃一戟,宗羅忙是招架,瞬間將力道盡皆凝聚於一點之上。

只見寒光流轉的戟鋒瞬間凝聚起數道氣流,猶如長虹貫日一般狂射而出。

猛烈的氣息震散了宗羅的頭髮,見那一抹寒光迸射而來,此時想要提防根本來不及。

不容多想,宗羅當即一個側身反轉,一抹鮮血騰飛而起。

戟鋒瞬間劃破了宗羅的左臂,鎧甲崩裂。

吃痛瞬間,宗羅整個人翻身落地,頓時感覺左手失去了力量。

「這廝武道強到這般地步,我若強行再戰,只能是死路一條,不行,我宗羅絕不能死在這裡,絕不能……」

宗羅狠狠一咬牙,心中懼意一生,也不敢再猶豫,盡起全身之力,將手中的鐵棒投擲出去,瞅得空隙便遁入迷霧中逃走。

見得宗羅想溜,薛仁貴一聲狂笑,厲聲諷刺道:「西秦小賊,今日若無膽敗走,就把自己西秦霸王的名號去掉,從今往後,天下再沒有西秦霸王之名1

一聲巨喝,傳徹城樓。

「狗賊,膽敢辱我!氨薛仁杲登時勃然大怒,一拳轟在城牆之上,卻不小心震裂了鼻子上的傷口,又疼痛猙獰不已。

「今日,我就將你這龍門陣西秦賊屠盡1薛仁貴冷然一笑,盡染鮮血的畫戟揚起,魄射出冷絕如冰的寒光。

「我看你是沒人清局勢吧!全部人給我一起上,給我殺了他1薛仁杲怒喝一聲,下令全部陣中士卒圍剿薛仁貴。

瞬息之間,整個龍門陣再次氣霧涌動,數百將士將薛仁貴一人圍堵在正中間。

寒光一閃,就在眾人還未看清薛仁貴是如何出招時,那一柄銀閃閃的銀剪戟,竟已先發而至,橫掃而來。

哧哧……

戟鋒速度太快,力道太猛,劃破空氣時,竟然發出銳利的磨擦之聲。

寒光所過,強勁之極的力道竟將地面掃刮到狂塵驟起。

而與此同時,重重圍兵,數不清的刀槍劍戟,無數的寒光也掃向陣中的薛仁貴。

薛仁貴手中銀剪戟扇掃而出,戟鋒過處,如同吸盡了周遭空氣,形成了一道寬闊無形的刃壁,挾裹著摧毀一切的力道,向著四周狂轟而至。

那強烈的勁風竟是將左右的西秦士卒如敗絮一般掀翻。

吭吭吭!

鐵戈破碎之音不斷響起。

薛仁貴這一戟,竟將一圈的兵器全部掃斷,將周圍的士卒盡數掀翻。

緊接著下一招繼續連上,銀剪戟如鐵幕般揮展開來,凌烈的戟鋒無堅不摧,在陣陣的慘嚎聲中,溫熱的鮮血漫天狂濺,殘肢與折斷的兵器四面飛落。

整個龍門陣便如一個修羅場,充斥著無盡痛苦的哀嚎。

城牆上的薛仁杲等人,臉色愈發難看,因為此時數百士卒齊齊圍攻薛仁貴,非但沒有佔到上風,甚至,甚至隱隱有了敗像。

「此人真乃神勇也1曹操不禁撫須誇嘆起來,眼中滿是欣賞愛才之意。

漫天血霧翻騰而起,連陣外的馬超和新月娥等人,也被薛仁貴的神勇所震驚。

這只是一場屠殺,不斷有人圍剿上來,但都如同羔羊一般無力,直接被宰殺於地。

轟隆隆,轟隆隆!

正當此時,厲陽城突然城門震顫了起來,轟然打開。

「誰敢在城外如此打鬧,惹到本王休息,不想死的,給我滾開1隻見一個身影從門中竄出,一聲厲喝叱吒全常

這一聲巨喝,震散了空氣中的血霧,眾人齊齊將目光投射到城門處。

來者不是他人,正是李元霸!

李元霸原來在城中練功休息,卻聽到城外兵甲聲驟起,被惹得心煩意燥。

「快逃命啊,這李元霸一發起瘋來,不分你我,全部人都會被他砸成肉泥1

西秦軍中有人識得李元霸,瞬間面如土灰,猶如看到死神一般,棄兵丟甲而走。

被這麼一帶動,瞬間其他人也紛紛丟掉兵器,四處逃散開來。

「元霸,你快回去1李建成見李元霸出來,怕他傷了西秦軍,便連忙呼喊著他回去。

「這個瘦黑小子就是李元霸?休要逗弄我們,如此小兒怎麼舞得動上百斤的鎚子?」薛仁杲微微一怔,旋即不屑地一笑。

鍾會腦海中閃過一個詭絕的想法,陰險一笑,說道:「既然將軍不信,何不讓這李元霸與這白袍小將交上一手,看看是否屬實?」

「你1李建成正欲反駁。

「怎麼,難道你是只想看見西秦軍流血,不願自己出點力嗎?」薛仁杲覺得有理,反問李建成起來。

李建成卻無奈道:「我這四弟兇狠無比,一殺起人,敵我不分,只怕會傷了自己人。」

「無妨,且讓我們開開眼界。」薛仁杲卻絲毫沒有顧忌,反而很是好奇。

見眾人沒有意見,鍾會當即朝城樓下大喝道:「李元霸,你對面的是陳軍的將領,他說要搶走你天下第一的名號,問你可敢應戰1

李元霸被這麼一說,登時目露凶光,狠狠地凝視著眼前的薛仁貴,雙手的連著鎚子的鎖鏈慢慢被纂得變形。

此時陳軍的新月娥看見了李元霸的出現,急忙大呼道:「薛先鋒,速速歸陣,不可與此人敵對1

薛仁貴一襲征袍隨風散開,驀然回首,劍眉一凝,目光鎖定在了李元霸的身上。

少頃,只見薛仁貴開口道:「你就是李元霸?看上去很瘦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