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九十章 子夜召猛將,君王死社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九十章 子夜召猛將,君王死社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耳聞倭人軍隊來襲,陳恬先是微微一怔,再是眉頭一凝。

「原來不論千年之前還是千年之後,倭人的侵略都是天生的」

沉吟片刻,陳恬開口道:「倭人不會無緣無故的來,想必定然與那西秦有諸般勾結。」

「殿下所言甚是,某聽聞倭國方才不久之前由推古女王完成統一,此時國庫空虛,正到處擴展掠奪資源,平時決然不敢打我華夏的主意,此時我軍面臨大軍,倭人見我後方空虛,方才會起兵來襲。」

郭嘉點了點頭,娓娓分析而來,肯定了陳恬的猜想。

「可恨的倭人,可恨」耳聽郭嘉的分析,陳恬不自覺攥緊了拳頭,腦海中浮現起近代以來,中華大地飽受日本蹂躪的屈辱歷史。

「氣煞我也!這倭狗真當自己是個東西了1高寵頓時勃然大怒,憤然起身喝道,「殿下大不如讓我領兵三千,看我怎麼殺這幫狗賊,膽敢犯我中華,再把那個推古女皇搶來賣到青樓去為婢為奴!好消了這口氣1

「高兄弟說的正是,乾脆咱們先別打西秦,先把這幫倭寇殺個乾淨利落,永絕後患1張飛隨即叫囂起來。

高寵發完脾氣,眾將也齊齊起身請戰,一時間轟然爆發的戰意幾乎要把軍帳撐破。

「萬萬不可1郭嘉連忙勸阻,猶如一盆冷水潑下。

「如今我軍已經腹背受敵了,斷然不可輕易動搖軍力,否則容易下了他們的套,到時候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陳恬微微平息熊胸內的怒火,慢慢冷靜下來,覺得固然倭人可恨,但此時大敵當前,容不得半分差錯。

陳恬將目光投到了一旁一直安靜的賈詡身上,眼神放光,開口問道:「文和,你倒是有什麼好策略?」

賈詡眼神波光浮動,羽扇微微一搖,儼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少頃,賈詡徐徐起身,嘴角浮起一抹難以猜透的詭笑,喃喃道:「如今大勢,猶如兩困之棋,牽一髮而動全身,錯一步而輸全局,想要走好實在難。」

「你想說什麼?」陳恬開門見山,也不願拐彎抹角地問。

賈詡又是低沉一笑,旋即抑揚頓挫道:「如今局勢明朗,我們最多只能拆分開一員大將和一萬兵力,但西秦軍戰將和兵力仍需要我們全軍對峙,他們雙方隨時可能聯手進攻,我們必須出其不意,早他們一步。」

「文和兄此言是不錯,但只是周都督等人都在揚州以南,而且一旦西秦軍全軍來襲,我們勢必要全軍壓陣,如此怕我們是沒把握。」郭嘉一語點破如今的尷尬之處。

「這一步棋,就只能靠殿下怎麼走了。」賈詡淡然一笑,眼神中飽含深意地看了一眼陳恬。

陳恬眼角微微一動,彷彿聽懂了賈詡的意圖,旋即道:「無妨,文和你稍後與我細談這應對之策,至於大將,我自有衡量。」

賈詡點了點頭,眾人見陳恬意向已決,便也不在多說什麼,當即退下準備即將到來的大戰。

與此同時,厲陽城。

聯軍首領盡皆坐在大堂上,看著推古女皇的又一封書信。

薛仁杲看罷之後,便將情報傳遞下去,眾人看后都陷入了沉思。

唯獨劉備看后大喜道:「薛將軍,倭人如此甚好,只要倭人三面出兵,我軍配合三面出兵,陳軍立即陷入六面包圍之中,到時候量他有通天本領也飛不出來。」

薛仁杲點了點頭,眼神中燃起了好戰的火焰,喝令道:「那便明日三更造飯,五更起兵,我們兵分三路,中路由我和李世子親率三萬大軍去擒拿陳恬孺兒,左翼由曹兄和司馬兄負責,右翼由宇文兄負責,到時候號令一響,直搗黃龍1

眾人齊齊起身領命,回軍備戰。

子夜,北風瀟瀟。

大戰前的一夜,註定是無眠的一夜。

陳恬孤身一人,立於月色之下,無處傾瀉內心的惆悵,一柄長劍隨風舞起,如墨般潑灑出萬丈寒光,疑似九天銀河傾落人間,驚得周遭的草屑層層盪起。

「呵呵,舞得好,舞得好」一個聲音在一旁響起。

陳恬收住了思緒,收起了劍勢,目光朝那處望去,來者不是別人正是賈詡。

「賈狐狸,怎麼半夜起來跑這來了?」陳恬拭去了眉角的汗滴,上前來開口問道。

賈詡目光卻不在陳恬的話上,只是頗有深意地說道:「殿下當真想好了,要孤身領軍去面對倭人的千軍萬馬么?」

「你」陳恬驚詫一瞬,卻又嘆氣道,「真的是什麼事情都騙不過你賈文和。」

陳恬深吸一口氣,返劍歸鞘,傲立著沉吟道:「大大小小的策略,都是你和郭嘉,徐軍師等人出的主意,無數次生生死死,都是將士們帶頭衝鋒,而我卻總是帶著運籌帷幄的幌子坐在軍營中靜候捷報,看著一個個為我拋頭顱灑熱血的將士為我戰死沙場,我已經無法忍受了。」

陳恬攥緊了拳頭,指節作響。

「何況如今我軍腹背受敵,一面是殺我大將,屠我百姓的西秦,一面是犯我大陳,妄圖染指我華夏的倭國,我怎能繼續做縮頭烏龜,任憑手下的將領再替我出生入死,我如何對得起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1

耳聽陳恬之語,賈詡目光中身平第一次露出的意外之色。

陳恬下定了決心,此戰非自己親自領兵不可,不僅是為了解決軍中危機,更是為了捍衛華夏上千年的尊嚴!

「明日我領一萬羽甲出營,厲陽這邊,若是有變,就交給你來按原計劃布置計謀。爾等不必擔憂我,我既然敢上,便自然不是莽夫之為,自有自己的把握,」

陳恬將一半虎符遞給賈詡,拋下一句話,轉身而去,留下一抹背影。

「如此看來,我賈文和沒有賭錯」

望著那一抹背影,接過一半虎符的賈詡,嘴角再次泛起了一抹笑意。

回到自己的營帳之後,陳恬將紫金龍鱗甲和流光冥火槍立於布帳旁邊。

明日一萬迎戰五萬,陳恬斷然沒有必勝的把握,但為了泱泱華夏,他必勝不可!

點點燭光,照亮陳恬緊皺的眉宇,他惆悵,他自信,自有他的理由。

陳恬權衡之下,喚醒了系統。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