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百九十三章 嗜血戰神,一槍驚艷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百九十三章 嗜血戰神,一槍驚艷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倭軍五萬之眾,而陳軍只有九千之眾,兵力懸殊。

若是正面交戰,陳恬根本沒有什麼把握,故陳恬只能讓大部分將士牽制住儘可能多的倭兵。

然後給自己和楊延嗣製造機會,殺進重圍,將推古女皇拿下,畢其功於一役。

一聲咆哮震天而起。

楊延嗣揮舞開手中的虎頭烏金槍,猶如洶湧的金色巨浪一般席捲開來,將那圍堵而來的倭軍盡數掀翻在半空。

其力之大,其勢之猛。

就連推古女皇看見這一幕,眉頭也不禁微微皺起,沉吟道:「居然有如此厲害的人,倒是開了眼界。」

「哼,區區漢人不過如此,女皇陛下你且看我去拿了那蠻子的首級1境部臣不屑一笑,當即提起手中的大刀,雙腿一夾馬鐙,猶如一陣黑色旋風朝楊延嗣的方向衝去。

「殿下,你快過去,這裡就交給我了,老子今天要拿這幫倭狗開葷1楊延嗣怒喝一聲,順勢夾斷了兩根欲從背後偷襲的長槍。

「那便交給你了1

陳恬一槍挑飛眼前擋路的倭兵,回復一聲,當即縱馬朝著推古女皇的地方狂奔而去。

「膽敢影響我在陛下面前的形象,今天就送你下地獄1境部臣一抹八字須,當即大喝一聲朝楊延嗣衝殺而來。

眼見楊延嗣被倭軍層層包圍在其中,此時正以一對多,境部臣手中的大刀旋轉起來猶如狂風一般,朝楊延嗣的背後狂突而來。

楊延嗣只覺一股寒意從背後襲來,猛然回頭,只見一抹寒光攢射而來。

楊延嗣只得迅速側身躲閃。

噗嗤!

但這一擊突襲來得太突然,那寒光流轉的鋒刃瞬間刺過楊延嗣的手臂。

鮮血瞬間溢流而出。

「找死1

只見楊延嗣扯下戰袍,將戰袍包裹猛的扯了一下,將傷口包紮起來,轉而重新拿起了長槍,非但沒有絲毫受到影響,反而還更加高了幾分戰意。

「檢測到楊延嗣激發嗜血潛能——在體力允許的範圍內,楊延嗣沒受到一定的傷害,武力會隨之上漲一定幅度,當前武力上升至105,請宿主注意查看1

陳恬腦海中傳來系統的信息,不禁暗暗感嘆道:「果然是虎狼之將,難怪能夠孤身一人勇殺四門,貫穿遼國百萬大軍。」

正當神思之間,楊延嗣手中長槍赫然挺起,激起一陣狂沙,形成一道道迴旋的氣流。

「這蠻子怎麼可能還有力氣……」境部臣看見這一幕,嘴巴張得和見了鬼一樣。

「倭狗,拿命來1

楊延嗣仰天咆哮一聲,竟活活嚇得周遭馬匹發顫,不自覺連連後退。

那一抹槍尖洗盡鉛華,捲起萬丈波光,恍若天外流火一般瞬間刺破虛空的阻隔,攜著勢不可擋之勢向境部臣席捲而來。

境部臣別無選擇,立即提起手中的大刀進行格擋。

眾目之下,楊延嗣的槍鋒與其的大刀轟然相碰!

鏗!

凌空星星泛起,那一柄大刀瞬間被轟得支離破碎,猶如草屑那般不堪一擊。

噗嗤!

緊接著一聲骨肉穿透聲,楊延嗣收回長槍,沉穩一震。

境部臣面目依舊猙獰,依舊是那不可思議的眼神,只是,喉嚨上分明多出一個血窟窿,冷風颼颼刮進。

楊延嗣一橫槍鋒,境部臣從馬上赫然重重地摔落在地上,成為一具屍體。

一槍秒殺境部臣,眾倭對此膽寒!這簡直不是人!

「還有誰?」楊延嗣凶戾無比的目光橫掃全場,眾倭軍齊齊嚇得連退數步,無人膽敢貿然上前挑釁,就連戰馬也不敢嗚咽一聲,生怕惹惱了楊延嗣。

「怎麼會這樣,朕的大將軍竟然……」推古臉上的春風得意轟然瓦解,取而代之的是驚恐無比。

「這便叫作,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1

陳恬大喝一聲,豪氣大發,加快了馬蹄朝推古女皇奔殺而來。

「快,快給朕把他給截下1推古見陳恬此時朝自己狂殺而來,忙是回過神來,喝令手下將士加以抵擋。

「血魔之力,開一檔1

經歷了這麼多次的使用,陳恬已經漸漸適應了流光冥火槍的性質,就是用自己的精力,去換取等額強度的武力注入自身。

陳恬開過最高檔次即是昔日鎖龍谷一戰,陳恬失去理智,爆發出了三檔的強度,血洗四方,但也是那一戰,陳恬硬生生在床上躺了十來天。

「檢測到宿主消耗一部分精力,並將其注入了流光冥火槍,當前武力上升至95,請宿主注意查看。」

陳恬暴雨梨花的招式揮灑開長槍,將企圖阻攔自己前行的倭人一個個盡數猶如羔羊一般碾殺在後方。

借著馬蹄,用著鮮血,踏出了一條長長的血路。

「怎麼可能,這小娃娃怎麼可能也有這麼高的武藝1此時推古女皇那花容剎那失色,已經完全無法想象著陳軍是有多麼的可怕。

「你給老子聽好了!老子不管你是什麼狗屁女皇,在這華夏大地,只有我陳恬,我即是這九州的王!今日你殺我多少子民,我必要百倍報之1

陳恬被流光冥火槍慢慢影響了意志,加之殺了太多的人,此時已經血紅了雙眼,好似一頭兇猛的猛獸般沖向推古女皇。

眼見自己的將士根本抵擋不了眼前的少年王侯陳恬,推古便拔出身旁佩刀,準備自衛。

「哼~」

陳恬嘴角劃過不屑一笑,此時渾身縈繞著獵獵的殺氣,猛然一槍攜著橫掃八荒之勢,掃飛周遭的倭人,一槍直指推古女皇而來。

推古女皇雖說不敢稱上大將,但也自幼習過一點劍術,便忙是提刀格擋。

吭!

一聲沉悶的撞擊聲響起,隨後又傳來一聲嬌嫩的喘息聲,陳恬一槍兇猛無比,將推古女皇的刀凌空挑飛,進而一個橫撤,竟然勾到了她的衣裳。

陳恬在一發力,竟然將她的衣裳瞬間撕裂,眾目睽睽之下,只見其衣裳如裂帛般破碎,胴體在陳恬面前,畢露無遺……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