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四百零七章 婚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四百零七章 婚計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耳聽羅成來到的消息,陳恬微微一怔,卻也在意料之中。

完顏阿骨打叛變,必然會屠殺羅氏滿門,羅成此時只剩下姜松和秦瓊兩個親人,此時必然是來投奔自己的。

思緒須臾,陳恬立即派人請來了秦瓊去接應羅成。

但令陳恬意外的是,羅成並非一人來到,而且是帶著燕雲十八騎。

燕雲十八騎,這威名盛傳大漠,但凡見過者皆已經死於兵刃之下了。

如今能夠得到這種一支特種兵團,乃是無上之喜,陳恬自然開心的不得了,便給羅成暫且封了一個龍虎將軍的將職。

讓秦瓊先跟著他,這樣一來即可以給秦瓊戴罪立功的機會,也能讓羅成在悲涼中感到些許溫暖。

處理好羅成之事後,陳恬又將心思聚焦在了正事之上,立即讓侍女去給自己和楊妙真去籌辦所謂的婚禮。

吩咐完畢,陳恬深吸一口氣涼氣,大步大步地朝自己的寢宮走去,想來出征多日,加之在襄陽多日,恐怕瓊英早已心生寒意了,所以此時陳恬再怎麼也說不過去,必須去看看了。

……

斜陽灑進堂中,為那一襲婀娜的身姿,染了一層淡淡的金黃。

書案前,瓊英秀眉微凝,纖纖素手輕扶著額頭,正自盯著帛絹上的圖案出神。

忽然間,她似乎有了什麼靈感,提筆在帛絹上畫上幾筆。

仔細端詳半晌,她卻將那帛絹團了扔入簍中,接著又開始冥思苦想。

如此反覆,簍中不知不覺已是滿滿的廢帛。

陳恬就在門外,靜靜的看著妻子那聚精會神的樣子,越看越覺可人。

禁不住,陳恬輕聲走到她身後,趁著她不注意,從后輕輕地將她攬入懷中。

瓊英冷不防嚇了一跳,回頭見是陳恬,卻才轉驚為笑,嬌嗔道:「殿下進來怎也不出聲,成心想嚇死我呢。」

「我看英兒正專心做事,所以才不好驚擾嘛。」

陳恬一臉笑意,順手拿起了一張帛絹,卻見長面畫著一些衣服的款式,像是給孩子穿的一般。

「英兒是在畫些什麼?」陳恬好奇道。

「聽聞甄姐姐生了王子,我就想著給他縫製一件合身的衣服,可惜我是個粗人,手拙怎麼也做不好這件事情。」瓊英說著嘆了一聲。

原來她竟然是為了自己的兒子陳靖仇做衣服而操心,而且竟然無一絲自私,陳恬心中是一陣的感動,禁不住在妻子的臉龐深深一吻。

瓊英臉畔生暈,低眉淺笑,笑得是那樣的美。

「夫君此時應當還在辦公事,今這麼早就回來,莫非是有什麼事跟我說。」瓊英柔聲問道。

「這個……我是想見你,因為很久沒好好陪你了,但是確實是有件事,不過嘛……」

陳恬一時不知該怎麼開口,卻不知為何,他心中竟隱隱有一絲欠咎,因為不知如何開口自己和楊妙真那所謂的婚事。

他明明知道自己身為君王,三妻四妾乃天經地義之事,但眼下見得妻子閑暇時,乃在為自己分憂,感動之下,便有些不忍。

這時,瓊英卻道:「夫君是不是想與我說,關於迎娶楊公主的事。」

陳恬一怔,旋即搖頭一笑,嘆道:「沒想到夫人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嘛,我其實還在考慮……而且,這不是真……」

陳恬早已下了決定,心中卻在琢磨著如何措辭,好讓瓊英聽著能夠舒服一點,便打算把真實意圖告訴她。

卻不料,他還在盤算時,瓊英卻淡淡笑道:「這還有什麼好考慮的,夫君理應與公主結親,一來公主是那種文武雙全的女子,定能幫夫君分擔不少的憂愁,二來也可成為夫君招攬前朝名將的一個旗杆,但同時夫君也要小心被他人利用說夫君意圖復辟才是。」

陳恬是真沒有想到,瓊英竟然會如此的大度,不但毫不介意,而且是主動提出來讓自己納了楊妙真。

而且,她句句都從大局出發,當真對天下的形勢,合縱連橫之道是瞭然於胸。

一時間,陳恬面帶著意外的表情,不知說什麼才好。

瓊英見他這難置信的樣子,不禁笑道:「夫君莫非以為我跟那小門小戶的妒婦一般,不識大體,只知爭風吃醋么。」

一句雲淡風輕的反問,讓陳恬一下子釋然了。

我陳恬的妻子,當真是非同尋常的妻子,得妻如此,此生何撼。

「英兒,難為你了。」

陳恬將瓊英的手輕輕攜起,明澈的眼眸凝視著那張柔情似水,卻又雍容淡雅的容顏,心中如沐春風一般的愜意。

「只要夫君的心裡有我,我還有什麼奢求。」

瓊英頭枕向了陳恬的肩膀,語笑嫣然,甚至是媚人。

陳恬為妻子的大度感動,更為懷中柔弱媚人的嬌軀擾動心波,慾念一生,呼的一下將瓊英抱起,便是壞笑著往內室而去。

斜陽之光,細碎的灑落堂前,寢宮之中,雲雨霖霖之聲悄然而起……

與此同時,江都。

此時的宇文化及已經完全一副焦頭爛額的樣子,忙著各種諂媚,期望能換回自己的寶貝兒子。

一戰之後,宇文化及雖有幸逃脫,但卻也是元氣大傷,兵力僅剩五萬之餘,而且士氣低落。

皇宮,正殿。

宇文化及端坐於上,俯視著手中那道從揚州來的最新的情況,怒氣突然衝天而去,猛然一巴掌拍在了桌台之上。

「混賬東西,如今被囚,非但不念著如何逃出來,居然還到處發布喜帖在陳賊那邊要和楊妙真那個小賤人成親,真是氣煞我也1

耳聽如此,兩旁文武紛紛是駭然一驚,隨即對宇文成都此舉議論不止。

正當此時,有一人抬手上前,赫然道:「陛下,臣倒有一條妙計能逆轉乾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