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一章 亡陳託孤,系統亂入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章 亡陳託孤,系統亂入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新書上榜,大家多多觀看,只求大家的肯定,今天是12月20號,青衣在這裡發表隋唐之亂世召喚的第一章,也就是引入,在12月26號開始,青衣一天兩更!至少一更!請大家多多支持哈#

公元589年

隋國舉兵南征,對南陳都城建康呈包圍之勢,大陳朝危在旦夕!

後主陳叔寶的金鑾殿內依舊歌舞昇平,上演著一場場張麗華的玉樹**花

『『陛下,前方軍事緊急,隋軍發起總攻,我軍士氣低落,懇請陛下出宮鼓舞士氣啊/』,一名手執沾滿血大鐵劍的將軍急匆匆走進殿內

『『怕什麼,我軍還有十萬,隋兵肯定打不進來,你退下吧,朕還要看舞。』』陳叔寶滿臉的不屑,繼續看著艷麗的舞蹈,一手鼓著掌。

手執鐵劍的將軍滿臉氣憤,當即破口大罵『昏君!蒼天無眼,讓我大陳江山葬送在這歌舞之中/

『放肆,蕭摩訶,你當朕真不敢斬你嗎?來人!把蕭摩訶給朕拖下去斬了/陳叔寶一臉鐵青

『報!陛下,隋軍先鋒楊廣已經攻破我城門,現在已經殺向了皇宮,請陛下早做打算/一位守城大將手忙腳亂的跑了進來

『什麼?都城破了/氣的鐵青的陳叔寶突然一屁股癱倒在地上,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望著蕭摩訶:『蕭將軍,這是怎麼了我大陳?』

蕭摩訶嘆息一聲:『半月前我數萬大軍前部淪喪,臣曾多次奏章讓陛下批准我出軍北伐,陛下卻一次次錯失良機,唉/

陳叔寶猛然驚醒,卻可悲醒時已晚,大陳無力回天,陳叔寶痛苦的用頭撞著地面。什麼無堅不摧,什麼敵軍如草芥,如今卻被隋兵長驅直入,可笑,這都是奸臣的阿諛奉承!

『想不到我大陳居然毀在我的手中,朕無顏見先皇啊/陳叔寶用手猛錘地面,痛哭不已.突然又像想起了什麼,轉而一把抓住蕭摩訶的肩膀.

『蕭將軍,都是朕的過錯!現在隋兵入境,朕決不後退,朕犯下的罪孽,朕一定會承擔!與大陳朝一起生一起死,煩請將軍帶著朕的皇子突圍出去/

蕭摩訶怎麼也想不到前一刻傲慢自大的昏君,此刻如此大義凜然,看著陳叔寶堅定的眼神,蕭摩訶當即跪下,行這最後的君臣之禮:『謹遵聖旨/

『魏將軍,拿朕的寶劍來/夕陽下,一襲龍袍隨風飄散

『這是哪?你們是誰?我在哪?』趙慶看著一身奇怪的古裝和陌生的環境,又看著如孩童般的身軀,驚愕不已。

回憶中他在回家的路上遭遇車禍,然後就一片漆黑。

『殿下小心/一個身著鎧甲的年輕人一躍跳到了他的身邊,一隻流矢直接穿透這個年輕人的後背,鮮血濺射了趙慶一臉,濃濃的血腥味瀰漫在陳恬的鼻間,第一次看見人死在自己的面前,整個人都被嚇傻了,獃獃的矗立著一動不動。

『系統已經植入,鎖定宿主陳恬/陳恬腦海中響起一聲提示音『什麼系統?陳恬是誰?』『宿主靈魂穿越植入南陳後主第十一子,錢塘王陳恬,年齡十歲,四維如下武力24智力70統率31政治29。

叮咚,正在為系統鎖定抽取召喚位面,恭喜宿主獲得三國位面!宿主目前擁有50君主點,一個免費隨機召喚特權,可以側重範圍召喚/

前世作為XXX歷史考察團成員的陳恬,馬上就理解了系統的意思,原來自己穿越到了隋朝統一前,正好是楊廣攻打建康的時候。

『看!這個小毛孩就是陳叔寶的兒子,抓住他就可以領賞了/正在陳恬思量的時候,三個騎兵發現了他,並朝他縱馬開來。

『休傷錢塘王!無恥隋賊,受死吧/手起劍落,三騎未至,寒光一道,衝來的三騎被蕭摩訶一劍斬下馬來。

『殿下!上馬,老夫帶你突圍/一路上蕭摩訶如入無人之境,一身鮮血,殺敵無數,陳恬伏在馬背上,雙手僅僅抓住蕭摩訶的粗腰,被眼前這瘋狂的殺戮嚇得閉上了眼。

『系統,可否查詢此人是誰,如此英勇/陳恬在腦海中對系統發起了提問『正在查詢中,南陳大將蕭摩訶,四維如下武力93智力74統率85政治59/

『什麼,蕭摩訶?這在南北朝可是堪比關張的猛將啊,幾度大敗齊兵。』陳恬望著眼前已經年過半旬的老將,內心是無比的敬畏。

蕭摩訶直衝南門而出,一路狂奔,也無人敢阻擋,一直狂奔到離建康十里遠的荒野才停下了馬蹄。一停下馬,當即翻身下馬,單膝伏跪在地:『殿下,微臣救駕來遲,讓殿下受驚了,望殿下恕罪/

作為歷史考察團成員前世的陳恬,熟讀隋唐,深知蕭摩訶是一位忠義兩全的好漢,當下也慢慢爬下了馬,拉著他的手,想把他拉起來『蕭將軍何出此言,將軍為我大陳戎馬大半生,責怪是不敢當,況且孤這條性命都是將軍救下的,談何責怪?』

蕭摩訶對陳恬這一番話倍感震驚,他沒有想到,眼前這個不過十歲的錢塘王居然如此通情達理,倒是添了幾分好感。

一路狂奔,馬匹勞累不堪,陳恬決定先休息一晚,明天再作打算,而蕭摩訶卻久久站立在懸崖邊,有如一棵蒼老的柏樹,望著遠處一片狼藉的建康,眼中儘是悲愴。

陳恬看出了蕭摩訶的內心,就邁步走到了他的身邊,望著遠處的都城,仰天大笑。

蕭摩訶卻被這一笑打破了心境,略帶怒色的問著陳恬:『殿下,我大陳今日滅亡,面對狼藉的都城,你怎麼還笑得出來?』

陳恬停止了笑聲,若有所思的望著建康,帶著稚氣的眼神中卻儘是殺氣,『孤並未笑我大陳,孤笑的是大陳並未滅亡,大陳尚有孤在!孤笑那隋軍的疏漏,孤笑孤有朝一日定要劍指中原,馬踏長安洛陽/

蕭摩訶被這襲話語完全震驚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年幼的錢塘王,竟然有如此雄心壯志,將來若是得道,必是一代雄主.我蕭摩訶何不在年老之時,在選擇一次人生呢?』

蕭摩訶心中下了決心,當下雙手抱拳,頭低下,單膝跪地『蕭摩訶願隨錢塘王一起征戰天下,重整我大陳江山,至死不休/

主臣二人在懸崖上的誓言,在十月寒風的蕭瑟中,隨風繚繞。突然草叢中傳來窸窸窣窣的竄動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