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二十九章 請君入甕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九章 請君入甕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又被甩到第五了,兄弟姐妹們,來一波點擊和推薦,送他們走

陳恬叫來伍雲召,命他速速召集兵馬,前往洞庭湖搭救杜軍的軍隊,並伏在耳邊說到:「記得,搭救軍隊便可,若是闞棱,直接一刀砍了便好,不必和敵軍硬抗,搭救成功就走」

伍雲召點了點頭,轉身離去,陸遜笑而不語,已經看出了陳恬的用意。

「想不到殿下現在雖然年紀輕輕,計謀倒是不凡,不知殿下叫吾來有何事情」

陳恬拿起一隻毛筆,輕輕回道:「聽聞伯言你字畫了得,不如教教孤寫寫字如何」

月明星稀,湖畔冒著陣陣寒氣,月光灑在層層蘆葦叢中,不禁有幾分釁意。

闞棱領著五千水軍,人人駕著小船,埋伏在兩邊蘆葦叢中,望著張順的水軍大營中門未關。

「王賢弟等等你先直接從中門突破,此時料想敵軍肯定在夜寢,可以殺他個措手不及」闞棱自信滿滿的料軍肯定不懂用兵之道,命令王雄誕領兵直衝。

「可是兄長,這大半夜,敵軍中門敞開,依我看,怕是有埋伏,還是靜觀其變吧。」王雄誕看出了這敵營的幾分蹊蹺。

闞棱嘲諷的說道:「莫非你也是貪生怕死之輩這是軍令,軍令如山,你敢抗令」

「不敢,末將這就準備突破。」見闞棱咄咄逼人,王雄誕也不好反駁什麼,只得硬著頭皮準備衝擊。

張順水軍大營,營中的張順正在觀摩地圖,一名情報兵急忙走入彙報軍情。

「都督,蘆葦兩岸發現敵軍小船,是否需要進行剿滅」

張順聽到這個消息,若有所思的說:「不必,我微敞大門,就是為了釣魚,看來這條魚已經咬住魚餌了。吩咐下去,三軍準備出擊,待敵軍闖入大營,立即放箭」

「得令」

張順見守兵走後,望著江南全圖,感慨到「元皓如此神算,敵軍果然都在預料之中。」

再看王雄誕,整頓好一千水軍,說是水軍,其實根本不識水性,做好了衝鋒的準備。

見到敵軍塔上守兵意乏,王雄誕彎腰搭弓,連射兩箭。

「嗖嗖」

直接將塔上的兩個守軍射落水中。

「全軍衝鋒,殺十敵軍賞白銀十兩」王雄誕大喝一聲,架起船隻,衝出蘆葦叢直接闖入中軍大門。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一千兵馬也不顧什麼埋伏不埋伏,抄起船上的朴刀,駕船搶先衝進了營寨之中。

王雄誕率先衝進中軍大帳,卻發現營中一片寂靜,好像好像這根本就是一個空營

「糟了,中計了,快撤出去」王雄誕才反應過來原來中了埋伏,正欲駕船而逃,卻發現船怎麼也使不動了。

「船進水了救命氨正在王雄誕無路可跑的時候,旁邊的將士紛紛響應船進水了。

王雄誕撬開船板,一看,水中全是棉網和一根根碩大的鐵刺。

「該死,全軍聽令,既然沒有退路,我們趕緊上岸,衝上去」無路可退,只能一往直前。

這時候火光四現,兩岸的李軍從蘆葦叢中現身出來,為首一人一襲白裝,膚白而長得像條泥鰍一般,此人正是張順。

「敵軍聽著,識相的趕緊把武器丟到水中,不然放箭叫你們一個個變成馬蜂窩」張順厲聲喊到,企圖讓李軍投降。

一聽到敵軍有箭,而且此時自己又被鉗制在水中動搖不得,頓時有不少人扔掉了手中的朴刀,紛紛求饒。

「混賬東西,兩軍對陣豈能投降都給我殺上去,投降者殺無赦」王雄誕見有人扔掉了手中的武器,臉上一怒,直接將投降之人砍死翻到水中。

「三軍聽令,給我朝那個虎背狼腰的傢伙放箭」張順見此人正在極力反聲不降,立即下令三軍直接朝王雄誕放箭。

天空中頓時出現陣陣箭矢之雨,王雄誕急忙揮刀反彈,身後不斷又將士被射中落水,整個營中河水,泛起片片殷紅。

縱使王雄誕的刀使得再如何虎虎生風,又如何抵擋得住這密不透風的箭雨,腿部中了一箭,心想援軍不到,這樣下去必死無疑。

當下便棄掉朴刀,縱身一躍,跳進水中,不知何方而去。

三軍沒了主將,軍心潰散,張順率軍下水趁勢收割著一顆顆大好人頭,一千水軍也很快被屠殺殆盡,整個湖面,儘是血湖

「敵軍休得猖狂,淮南闞棱在此」正在營內的水軍被殺了個零零落落的時候,闞棱率軍直衝而入。

「何人是敵軍的大都督」闞棱一把抓起一個在亂軍之中的己方將領,質問道。

「稟將軍,就是那個白條漢子」

闞棱一把把這個將士揮了出去,說到:「大家不要慌,看我上去宰了這個白小子」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