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三十一章 我爹是杜伏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十一章 我爹是杜伏威!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先帶來一更,等等再來兩更,要看就看個過癮一夜混戰,張順大勝而歸,不知不覺,朝霞已經流露在天邊。伍雲召領了三千殘軍迅速離開了洞庭湖一帶,引軍彙集於南陽城。

陳恬清點了一下剩餘兵馬,加上自己城內的八千兵馬,總計一萬一左右的大軍集結在南陽城,實力大大得到了提升。

「伍將軍,戰況如何那個闞棱呢」陳恬清點兵馬後,問著伍雲召闞棱的消息。

伍雲召忍不住笑了出來,說到:「那個闞棱,不識好歹,月夜襲擊張順,被敵營的棉網纏住,損了兩千兵馬不說,自己也落入水中被張順耍得和猴子一般,王雄誕也不知去向。」

伍雲召向陳恬彙報了軍情,眾人皆抬頭大笑,這張順倒也真是了得,如此教訓了一頓闞棱,為眾人出了一口惡氣。

「這闞棱也真夠敗家的,輸成這個樣子。」陳恬不禁內心暗自嘆息一聲。

再看被俘的闞棱,一路上被押往海陵,坐在囚車之中還十分的不安穩,整天嘴巴不聽的罵著醜話,惹得押送的士兵直接用棍子抽打他,也不給他飯吃,到了海陵之後,整個人也沒有力氣再罵了,直接被押到了牢獄之中。

李子通聽聞張順生擒了杜伏威的義子闞棱,當下大喜,直接派使者給張順封官賞金。

封賞完之後,隨後李子通帶著田豐一起去牢獄之中看望那闞棱,只見闞棱雙手被架在木架之上,一身白色囚服,狼狽不堪的頭髮垂落在臉上。

李子通笑著問道:「你便是闞棱」

闞棱一下驚醒過來,大聲斥道:「你是何人我勸你識相趕緊放了老子,老子出去或許還可以饒你一命」

「大言不慚,身為階下囚,還如此放肆,此乃楚王殿下」田豐諷刺一聲。

闞棱一聽是李子通來到監獄之中探望,也不說什麼客套話,反而直接一口痰吐到李子通的臉上。

「我呸,狗東西,你以為你是什麼」闞棱大罵李子通,絲毫不將他放在眼中。

李子通一把擦了臉上的噁心東西,勃然大怒,正欲拔劍直接刺死闞棱的時候,田豐阻止到:「殿下,不可,這闞棱我們還有重用,有了他,鄧艾就不敢輕易出兵」

李子通滿臉的不忿,惡狠狠的說到:「還好元皓提醒,不然本王今天一定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哼,我爹是堂堂吳王杜伏威,你這個下賤的東西,還威脅鄧艾,小心老子宰了你」闞棱不懂局勢,依然不停的罵著李子通。

「我看你不知死活你爹是杜伏威又如何」

李子通終於忍無可忍,欲直接砍下他的頭頸。田豐略有沉思一番的說到:「殿下切勿衝動,依我看,既然此人既然如此囂張不識趣,不如就在他臉上烙上一個狗字如何」

「好,還是元皓的辦法好,本王就在你臉上好好烙上一個大字,讓你回你的永嘉,讓杜伏威好好看看你的表現」李子通陰笑一聲,轉身走往火爐。

一聽這話,闞棱整個人慌了起來,他是何許人也堂堂吳王的世子,如果受到如此屈辱,以後如何見人

「李子通你個混蛋,如果你敢動我一根毫毛,我今後一定要你十倍奉還」

李子通聽煩了他的廢話,「來人啊,把他的嘴巴給我堵上」

兩旁的侍衛直接用棉草塞住了他的嘴巴,只得發出嗚嗚聲。

李子通從火爐之中拿出一根燒的最旺的烙鐵,靠近了闞棱的臉。

闞棱的身體在拚命掙扎,眼睛瞪大了,看著眼前這火紅的烙鐵上面印著一個大大的「狗」字。

李子通沒有半分的猶豫,直接印在了他的臉上,棉草掉落一地,整個牢獄之中傳來痛苦的嚎叫,闞棱暈死了過去,臉上印著一個紅紅的大字。

「狗」

借最後一段和大家交代一下事情:最近有一部分讀者反應青衣寫的有點亂,有點看不懂,還有吐槽的,所以青衣要交代一下事情。

青衣想在這裡說,關於一些爭議的歷史人物,我會以演義和史實相混合,後期會加以調整,所以請讀者們盡請期待,不要這麼早就對青衣下了定論。

還有就是關於劇情的問題,很多讀者會感覺,這一個個都什麼人啊,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青衣在這裡順帶一下劇情,南方三足鼎立,杜伏威本是反隋的一路反王,坐擁淮南一地永嘉便是溫州一帶,李子通也是反隋的一股勢力,坐擁淮北一地海陵在現在的江蘇境內,而陳恬則是佔領了淮西一帶現在的湖南湖北交界一帶,杜伏威和陳恬目前聯手要打李子通。

相信書友們在接下來的更新會有新的認識。

如此還有不懂的讀者,那麼青衣只能奉勸一句,多看看演義和史書吧

希望各位能夠繼續支持青衣的創作之路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