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四十七章 水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四十七章 水戰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河中央,兩人在小舟上對峙起來。

新文禮一怒之下,受不了樵夫的挑釁,揮劍正欲砍殺他,只見樵夫諷刺一聲,一手直接拉開他。

將投上的斗笠一揮,打了幾個水漂,劃過江面。

「你是誰」新文禮絕不相信眼前的一個樵夫有如此膽力,厲聲問道。

只見他雙袖一縮,不緊不慢的說到:「浪里白條,張順」

「什麼你就是張順果然天不亡我,讓我今日逮到你,看我怎麼拿了你」新文禮見眼前此人便是張順,頓時喜出望外,若是拿了張順,說不定便可逼陳恬退兵。

新文禮一個虎躍,朝張順直跳而去,張順又豈會沒有意料到新文禮的此番作為

只見張順一個閃身,躲過新文禮一撲,翻身一腳,直接將新文禮踹到河中去。

新文禮在水中撲騰幾下,馬上就浮了上來,原來此新文禮也識得水性。

「哼,想不到你也使得水性,不如就讓我與你一試高低」張順一言剛盡,縱身一躍,直接躍入水中,泛起陣陣漣漪,卻不再見一絲身影潛入水中。

「檢測到張順浪里白條屬性發動,武力10,當前武力上升至95」

陳恬正在觀賞著自己的鐵騎,瘋狂的衝殺著火雷陣的殘餘部隊,腦海中傳來了系統的信息。

「看來張順已經遇到了新文禮,但願能夠擒住這新文禮,不然一切都白費了。」陳恬暗自默念一聲,把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張順身上。

張順之所以之前沒有出現,完全是為了這一步棋,這最後的殺招。

望著河面泛起層層漣漪朝自己盪來,新文禮半浮在水面,心中不禁一慌,這人是去哪兒了居然就如此消失了,難道說

正在新文禮醒悟之時,突然感覺雙腳一沉,靴子彷彿讓人一把抓住,使勁往下拽。

張順正是靠著超人的水性,一下潛到了五米深的河底,神不知鬼不覺的潛游到新文禮的下面,看好時機,一把抓住腳,就往下拽。

新文禮知道是張順拚命往下拽他,便一個勁往上撲騰,一腳踹在張順的胸脯上。

「哇唔」

張順在水中吃了這一叫吐了一口氣,在河面泛起一陣氣泡,見強拉不下,便攀著新文禮的身體網上攀,一拳一拳直接往小腹猛錘。

新文禮硬吃了十幾拳,有些吃不消,身體開始慢慢下沉到水中,先是上身,再是脖子,再是整個腦袋。

見新文禮沉入水中,張順一個蛟龍翻身,直接伏在了新文禮的身上,把他的頭使勁往下按到河底。

新文禮在水中翻過身來,仰視著張順,張順見新文禮翻身過來,一拳打在了他眼睛之上。

新文禮只覺眼前一陣昏黑,整個人昏厥了過去,漸漸不省人事。

張順見新文禮昏厥過去,便匆匆游到了水上,一把將新文禮拋上木船,自己在水面長舒一口氣,綁了新文禮便划回對岸。

「都住手」張順拖著新文禮走上岸,見到蒹葭關守兵仍在不停的頑抗,怒喝一聲。

張順一把拽起新文禮,說到:「你們的主將已經被我生擒,休要在做無謂的反抗,投降者不殺」

城上頑抗的將領見新文禮都張順五花大綁在城前,一個個守軍士卒,目瞪口呆,神色愕然,沉陷在新文禮被生擒的的驚恐中,無法自拔。

無奈之下,主將是三軍核心,主將都被俘,屬部還有何作戰之由當下一個個守兵放下了手中的弓矢,刀戈,獻城投降。

「贏了我們終於打下來了」浴血奮戰的鐵騎,一個格見眼前的情勢,都卸下那冷血的面具,開口歡呼。

夜晚,蒹葭關。

三軍將士,損失的,加上俘虜,張順來援的,總和目前尚有一萬三兵力。

難得又一場大勝,諸將士奮勇,陳恬當然要好好犒勞犒勞他們,早已準備好的酒肉,很快分發各營,一時間營中歡聲雷動。

不日將要進軍襄州城,緊接著只掃荊州全地

襄州城內,新月娥正在院內習劍練鏢,一名親兵從門外急匆匆跑了進來。

「何事跑得如此匆忙先喝杯茶水,慢慢道來。」新月娥見士兵來得匆忙,便遞上一杯茶水,讓其慢慢說來。

「大小姐,還喝什麼茶水啊,出大事了,出大事了氨那個士兵一把推開了茶水,嘴中不停喊著出了大事。

「什麼事,你說吧。」新月娥也不生氣,感覺到了事情的嚴峻性,一臉肅瑾的問向士兵。

「蒹葭關蒹葭關破了」

新月娥手中的茶杯突然一下墜入地面,月夜下驚得樹上的一群烏鴉慌忙飛開,在冰冷月色下閃過幾到黑影。

「我哥呢」新月娥一把抓住了士兵的肩膀,不住的問著新文禮的下落。

「新將軍,新將軍他被生擒了。」

「你說什麼」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