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四十八章 亂世紅塵
小說:| 作者:| 類別:

四十八章 亂世紅塵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青衣在這裡多謝荒野之銀狼和一個英文兄弟的大薦票,當然,還有其他兄弟的票,就不一一通報了,青衣再次大謝

下面是第三更,希望大家繼續支持

龍輦聲嘆離別都滄桑,一念笑容不朽心澗藏,時空里傳來誰驀然聲絕響,風流俊賞,玉樹蘭芳,青蔥華裳,冠蓋遮哀傷

陳恬大賞三軍,宴席后一個人獨自躲在房間。

「恭喜宿主獲得蒹葭關奪取戰的勝利,獲得100君主點,獲得5點經驗點,當前宿主擁有181點君主點,還差1點經驗升到3級,升到3級之後將會獲得神秘大禮包,並將開啟新模式,還請宿主再接再厲」

腦海中迴響起系統的提示音,陳恬聽得不禁納悶萬分。「我說你妹,給個棗再給個巴掌呀,這一仗得了100點君主點,憑啥5點經驗,還差1點升級,坑我的吧。」

「咳咳,宿主請注意用詞,本系統一向秉公處理事物」系統開始繞繞不絕的念起系統規則。

陳恬無奈嘆息一聲,居然有個這麼讓人無語的系統,本來想利用這181君主點來一次大召喚,不過居然沒有升級到3級,便只能苦逼的等到下一次在召喚了。

若是升級到3級,就可將上限提升到94點,那時候,說不定就能召喚出馬超,張飛這些絕世猛將了。

大軍休整三日蒹葭關,直逼襄州城下。

襄州城外,後面虎列著五千虎師,伍雲召一襲白甲,橫槍立馬,立在城下,大吼叫將。

「報大小姐,敵軍在陣前叫陣」襄州府中,新月娥坐在新文禮本來的主將位置上,主持著大事。

「哼,不知死活的陳軍,擒了我兄長,今日還敢兵臨城下,看我出去生擒幾個敵將」新月娥花容失色,怒拍桌案,立即披甲上陣。

不一會兒,新月娥出現在城下,座下一匹紅駿馬,一襲粉袍隨風飄散,一身紅甲,手中一柄紅纓長槍,威風不讓伍雲召。

新月娥遠遠的望了一眼伍雲召,只見此人一襲白甲,長發飄飄,好生俊俏,心中略動片刻少女傾慕之心。

「大小姐,他就是打傷新將軍的那個陳將」身旁一個從蒹葭關逃隨從一眼眼前此人便是伍雲召,聽到士卒此言,新月娥頓時震醒過來。

長槍一指,一字一健

「你便是伍雲召」新月娥形色中帶有殺氣卻有帶有幾分兒女本有柔情。

聽得伍雲召有些震動,踏上馬蹄,往前覓去,才看清楚了眼前此人,只見新月娥一襲紅甲,身材落落有致,自己從未與女子交過手,嘴中不禁咽了一口唾沫。

「某便是伍雲召,你又是何人」伍雲召大聲回應,話語卻少了幾分原有的霸氣。

「新月娥是也」

「新月娥」伍雲召默念這個名字,腦中突然電光一閃,新月娥,那不正是當日下狠手毒害雄闊海的女子嗎。

「伍雲召啊,伍雲召,你居然對敵將動起了是非之心,糊塗氨伍雲召內心一陣反省,手中長槍恢復了原有的霸氣,一騎當沖。

「吃我一槍」

縱是略動芳心,但這是戰場,豈是兒女私情之時

新月娥收拾了內心的胡思亂想,手中長槍提起,亦是直衝伍雲召而去。

銀槍銀甲,銀色披風,銀色的戰馬奔騰如風,伍雲召就象是一道銀色的閃電,俯衝而去,勢如白虹。

紅纓紅甲,粉色長袍,駿紅的戰馬馳騁沙場,新月娥亦是有如一道紅色流光,直衝伍雲召而去。

兩馬相交,一道流光迸射而出,耀射在眾人眼中,閃的睜不開眼。

震天的撞擊聲,火星四濺,兩騎錯過。

兩騎同時回首,伍雲召手中銀槍略略微微一顫,想不到眼前這新月娥居然武力也是不凡。

新月娥差點握不穩手中的長槍,若不是伍雲召留情,恐怕早已被刺下馬來。

戰場豈容休整,兩騎再次相馳而去,雙槍相交,兩人戰成一團,如火如荼,伍雲召只用了六分力道,慢慢落於下風。

新月娥則是越戰越勇,手中長槍是越來越凌厲,卻沒有取伍雲召性命的意圖。

「這伍兄弟今天是怎麼回事,莫不是身體有恙」在後掠陣雄闊海只是越看越覺得不對勁,生怕伍雲召有些閃失,況且新月娥飛鏢有多強,他也是親身體會過的,便手提熟銅棍,徒步疾行而來。

伍雲召與新月娥酣戰五十多回合,縱然慢慢陷入下風,卻無危險可言,兩馬一來一回,不斷相戲。

「雄闊海在此,休傷了我伍兄弟性命」正在二人打鬥之時,雄闊海一聲大喝,一棍掃向新月娥。

新月娥聽到雄闊海的名號,頓時一驚,本能反應從腰囊中掏出一葉飛鏢,直射而去,動作完成得什麼流利飛快。

飛鏢在沙塵之中捲起層層螺旋,再次飛向了雄闊海,雄闊海正在揮棍,哪還來得及回防。

「不要」伍雲召大叫一身,朝雄闊海撲了過去,飛鏢直接深深刺入了伍雲召的後背,雪白的戰袍上瞬間泛起陣陣殷紅。

「兄弟」雄闊海急忙抱住伍雲召,卻只見伍雲召背後插著一把金光閃閃的飛鏢。

「伍雲召」新月娥這才意識到了自己誤傷了伍雲召,急忙翻身下馬,前來查看傷勢。

雄闊海見新月娥正欲靠近,怒聲大斥:「你給我滾你這個賤人」一掌正欲打向新月娥,伍雲召急忙抓回了雄闊海的巨掌。

「雄將軍,不關她事」伍雲召氣息奄弱的替新月娥開脫到,嘴中不住吐出一口口淤血,原來那一鏢,正中后心。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新月娥遠遠的望著伍雲召,眼中儘是悔意。

「我呸,快把解藥交出來,不然我定殺了你這賤人」雄闊海厲聲威脅。

新月娥從葯囊中掏出兩瓶小藥瓶,遞給了雄闊海,說到:「這兩瓶葯,一瓶乃治毒性,一瓶救心傷。」

雄闊海接過解藥,冷冷拋下一句滾,抱著伍雲召匆匆回陣。

新月娥望著伍雲召遠去的身影,眼中儘是內疚,沒有了絲毫傷敵將的成就感。

紅塵本是無情道斬盡天下不收刀。~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