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五十一章 搶關公的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五十一章 搶關公的戲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一騎絕塵走千里,過關斬將震坤乾。

登上營牆,張舉目遠望,只見近三萬的杜軍,正擺開進攻的態度,十餘座大陣如烏雲壓地般,借著樹叢向著營牆推進而來。

既然是大軍強攻,又為何要借樹叢隱蔽張憲陷入了思。

「還在想什麼趕緊放箭。」張見張憲望而無動於衷,於是一聲令下,張憲便也不再多想,率著五千弓弩手往城下狂射箭矢。

箭如天雨一般驟降,王雄誕命士兵人人準備好一個鐵盾,防禦箭矢,並向著城門以極其緩慢的速度行進。

「就這貨色,還想攻城,將士們給我輪流射死杜賊軍」張見杜軍行軍緩慢,在輪番箭雨之下喘不過氣來,便動了輕敵之心。

儘管有鐵盾的防護,但在輪番箭弩的攻擊下,王雄誕身邊不斷有士卒中箭倒下。

「但願能為顏將軍爭取更多時間,一旦攻入東門,便無憂了。」望著一個個倒下的兄弟,王雄誕心中不斷自我安慰,依然不斷進軍。

張抽走了三萬兵力,其餘東南北三門,各剩守兵三千左右。

顏良埋伏在樹叢後面,見城上守兵成批調走,想必定是全部趕去西門,被王雄誕的一萬大軍所吸引住了。

顏良捏緊了手中的長刀,眼神凝聚在城樓之上,見城上守軍鬆懈之時,一聲雷吼。

「兄弟們,上氨

轟隆隆,轟隆攏

一聲震響從城前穿了出來,驚得城上守軍一個個頓時手足無措。

「什麼怎麼會有如此多的敵軍,不是說都在西門嗎快去通知將軍,其餘人射箭砸石,阻礙敵軍進攻。」城上守將見情況有變,匆匆令一個小卒前往西門通告張等人。

顏良一騎當先,手中大刀利用纖繩掛在背後,雲梯直靠在女牆之上,急攀而上。

城上的守軍見城下的敵軍主將攀梯而上,一個個紛紛叫到:「此人便是顏良,兄弟們砸死他」

頓時幾塊巨石從雲梯上直落而下,滾滾直下,怕是打中,性命休矣。

見雲梯上的巨石滾下,顏良沒有一絲慌忙,一個翻身鑽到雲梯背面,躲過滾下的巨石,緊接著往上狂爬。

一石躲過,又來一石,顏良雙手握緊兩邊梯桿,縱身一起,在半空中翻身而起,若是一不小心,雖是都是在這四丈高的高空中掉落摔死。

眼前一塊巨石從胯下溜了下去,險些擦邊。

顏良又抓回了梯桿,加快速度往上爬,眼見著就要爬到城上,一塊巨石又落了下來,此時已經無路可退。

顏良牙關一咬,雙腳夾住梯桿,右手拔出背後的青冥刀,心神震撼時,手中的青冥刀,已化作一道扇形之面,挾著毀天滅地般的狂力,直奔巨石而去。

「檢測到顏良進入合力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96,當前上升至98」

剎那間,煙塵盡現,整塊石頭居然被顏良的全力一擊砍成兩段。

城上的守軍都被嚇破了膽,這哪是人啊,居然一刀砍斷巨石。

「哼。」

顏良刀柄一撐,一躍而起,直接跳上了城門之上,一刀砍翻了準備擲石的兩個守卒。

見顏良跳上城,兩旁士卒紛紛揮舞著干戈,直取顏良而來。

「哈哈,螻蟻般的東西,也敢擋我顏良的路,找死」顏良眼中極盡不屑,手中青冥刀如鐵幕般揮展開來,凌烈的刀鋒無堅不摧,在陣陣的慘嚎聲中,溫熱的鮮血漫天狂濺,殘肢與折斷的兵器四面飛落。

顏良且戰且走,一路上殺敵無數,漫天血氣,皆為之震蕩,東門守軍一個個畏懼於顏良的驍勇,居然不敢再上前與之交戰。

城下兵卒見主將如此神勇,一個人殺翻了整個城門上的守兵,大大減少了箭矢的數量,頓時士氣大振,三軍一心,一鼓作氣,攻破了城門,長驅直入。

「呀賊將休得猖狂,張憲在此正在顏良瘋狂屠殺得眼紅之時,西邊襲來數千兵馬,為首兩人正是張憲與張。

張憲與張繡得知杜軍強攻東門的消息后大驚,急忙率著兩萬兵力回防東門。

「你便是張憲」顏良絲毫沒有將張憲放在眼中,一臉不屑的問道。

「受死吧,吃我一槍」張憲急忙追上,一槍飛速刺顏良前胸而去。

「就憑你受我一刀,呀」

伴隨著一聲悶雷般的暴喝,顏良手中的青龍刀,斬破空氣的阻隔,挾著狂瀾怒濤之力,一記「辟波斬浪」,狂轟向張憲。

一聲折斷聲傳來,張憲長槍直接被顏良鬼神莫測的一刀直接砍斷,這還不止。顏良一刀發揮了超前的武力,透過槍桿,直接一刀從肩到腰,將張憲砍成兩段,橫屍沙常

「二弟你這匹夫,居然殺我二弟,我今日殺了你」張見張憲一刀被顏良砍死,滿眼通紅,縱著手中一桿虎頭金槍,直劈向顏良。

「是么,那我就再取你的性命,吃我一刀,呀」又是一聲暴雷般的怒嘯,顏良手中的青冥刀再斬而出,卷著獵獵的殺氣,如泰山壓頂一般向著張當頭劈至。

又是一聲金鐵激鳴,隆隆的巨響震得張耳膜隱隱刺痛,兵器上傳來的巨力更是撞得他剛剛壓下的氣血,再度激蕩翻滾起來,禁不住吐出幾口淤血。

而顏良紋絲不動,穩若泰山。

張這才知道,眼前這顏良,遠勝於他,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張料定打不過,拍馬轉身便跑。

「哼,想跑」見張身體震蕩,吐出幾口淤血,便料到張必跑,顏良起身一跳,蹬著身旁的士卒的馬,一腳踩在馬上,借反彈之力,飛向張。

顏良見踏空立於張上方,猿臂再度揮出,層層疊疊的青刀影再度出現,張沒料到顏良居然如此強悍,急忙回槍格擋。

刀光槍影,血射三尺。

整把虎頭金槍被震飛出去,寒光射影,一刀直接砍在了張繡的脖頸之上,一顆人頭濺射著鮮血,直飛而去。

顏良神勇難當,斬張憲,誅張。

餘杭城其餘守兵,見兩員主將一刀一個,接連被顏良砍於馬下,嚇破了膽。

主將戰死的消息一傳出去,各門守兵紛紛放棄了防抗,開門獻城投降。

餘杭城軍心潰散,杜軍長驅直入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