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五十二章 忠言逆耳
小說:| 作者:| 類別:

五十二章 忠言逆耳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ps:青衣已經成功逆襲到了新書榜第一,希望各位兄弟能夠繼續支持我,哪怕千萬人拋棄了青衣,青衣依然固執到直到最後一滴熱血灑下還有上一章的顏良斬張憲是武力差距大,加上運氣,斬張,純屬因為張跑被偷襲。

青衣知道,現在雙穿書很難發展,但我絕對好把握好尺寸,是雙穿,而不是雙主角,給書友們一個不一樣的亂世召喚

忠言逆耳反被誅,可憐天下能謀人。

顏良神勇難敵,三刀定餘杭,因此被杜軍從此稱為了「顏三刀」

鄧艾長驅直入餘杭城,直逼建康,若是奪下建康,海陵便是再無援地。

再看海陵城內,安逸猶如天下太平一般,卻不知城外風雲盡起。

王府已經裝潢得有如皇殿一般,李子通稱帝之心愈來愈重,此時李子通正在品茶丹青。

「元皓啊,你看本王此畫如何」李子通繪完一幅山水春光圖,轉身問向田豐。

田豐靠近一看,眼睛眯成一條線,拍手叫好:「殿下丹青真是越來越出神了,彷彿身在其境一般」

聽著田豐行雲流水般的誇讚,李子通不由得長吐了一口氣,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話說想不到陳恬這個後輩,倒是有些出人意料,短短半年多的時間,吞併了整個襄州一帶。」李子通笑聲剛盡,又提起了陳恬,眼中不由得流露出幾分敬佩之情。

「這說來也是,想不到這個陳恬如此了得,說不定以後會是心頭大患,不過憑著殿下手中的九萬雄兵,足矣一口氣直接打下杜伏威,奪下江東,然後再揮師西進,直取襄州,到時候,王霸之業可成矣」許攸忙又謙遜的恭維道。

這一通馬屁。拍得李子通是酸爽。不由捋須再次哈哈大笑起來。

就在他大笑踏上台階時,急促的腳步聲響起,親兵匆匆而入。

「楚王殿下,南面急報,我軍四萬守軍,被鄧艾的三萬大軍殺的大敗,餘杭已經落入敵軍之手,連張,張憲將軍也被敵將陣斬啦。」

晴天霹靂,當頭轟落。

剎那間,李子通身形晃了一晃,臉色蒼白如紙,表情定格在了驚駭震恐的一瞬。田豐亦是一臉不可置信,鄧艾居然敢不顧闞棱的安危,貿然進攻餘杭。

四萬大軍守著餘杭,竟然敗了。

就連他的兩員驍將,張憲和張,竟然也臨陣被殺。

李子通簡直不敢相信這軍情消息,頓時身心劇震,一瞬間竟覺頭腦一片空白,腳下站立不穩,竟是險些要從台階上跌倒下去。

「楚王殿下。」田豐見李子通幾乎跌倒,急上前一步,將李子通扶祝

李子通腦中思緒猶如潮水一般不斷在翻滾,思索這前因後果。

幾分清新過來的李子通,登時把目光刷的射向了田豐,眼神中儘是惱火的質問。

「好你個元皓,你先是推薦我將張順挂帥,現在張順要反我,投靠了陳恬,又說張憲,張二人可統大軍,現在弄得全軍覆沒,我看,你是存心在害我」

田豐聽到此言又震驚,又尷尬,他沒想到,自己的失算居然讓餘杭城直接喪入敵手,而今李子通居然把一切責任推到了自己的身上。

田豐急忙開脫到:「殿下明察啊,我田元皓,一心一意為殿下進言獻策,何時有過異心,還請殿下明察氨田豐說著便跪在了李子通的面前。

李子通這才冷靜下來,一想到這多年來,在田豐的協助下,自己才走到了今天兵力強盛的一步,想定田豐應該也不會是有異心。

便婉口說到:「起來吧,算了,你說接下來怎麼辦」李子通將眼前最大的問題拋給了田豐。

「謝殿下,謝殿下。」

田豐見李子通原諒了他,臉上的緊張散了開來,急忙起身謝恩。

田豐思酌著當前兵敗如山倒的局勢,深吸一口氣,高聲道:「殿下,我軍目前大將全無,僅有兵力五萬,而杜軍實力士氣實力大漲,怕是鄧艾部下的軍隊也達到了五萬之眾,依我看,我軍必須以建康為前線,只防不攻,待局勢再變之時,再作打算。」

只見李子通聽完之後頓時猛一拍案大怒道:「一派胡言我軍目前士氣低落,需要一場勝仗來振奮士氣,怎麼可以窩囊一般的退守建康這簡直是自取滅亡,我看你是存心看我滅亡的吧」

李子通本想田豐能夠出一計策,能夠助他大破杜軍,挽回敗局,想不到田豐居然進言撤軍,李子通頓時大怒。

「不可啊,殿下,萬萬不可啊,此時敵軍正當銳氣,若是此時出兵,定遭迎頭痛擊,從此陷入萬劫不復氨田豐聞李子通居然要主動出兵攻打鄧艾,也不管什麼相信不相信,只管起身急忙進諫。

「你給我閉嘴,田元皓,你三番兩次亂我軍心,是何用意」李子通見田豐依然固執的反對出戰,登時怒不可遏,斥罵田豐。

田豐見李子通固執難勸,無奈嘆息一聲,說到:「若是殿下執意出兵,那便先殺了我,也好別讓我看見這海陵被敵軍佔領了場景。」

「來人啊,田豐擾我軍心,給我收押到監獄之中,待本王出兵得勝之時,再作處罰」李子通一聲令下,命人將田豐收押監獄,並冷冷的說了一句。

「你就在獄中等待本王大勝歸來吧」

田豐被兩邊侍衛架下台去,仰天長嘆一聲:「莫不是天亡我大楚造孽啊,造孽」

李子通冷哼一聲,對兩旁侍衛下令道:「傳我王令先把闞棱拖到校場,五馬分屍,再三軍統軍四萬,趕赴建康,給杜軍一個迎頭痛擊」

一旦狂風江上起,花隨風散落誰家。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