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五十三章 玩死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五十三章 玩死你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李子通收押田豐之後,率著海陵的四萬守軍,浩浩蕩蕩的奔赴建康前線集結建康防守的軍隊,總和五萬大軍,準備與鄧艾決一死戰。

鄧艾奪下餘杭,兵力由原來的四萬不到暴漲至六萬,里三層外三層的疊疊包圍,把建康為了一個水泄不通。

杜軍大營,眾將商議軍機大事。

鄧艾狼眉掃視著掛在帳上的地形版圖,沉吟不語。

「兄弟,不如讓我在領兵四萬,直接衝進去建康,把李子通殺個屁滾尿流」自從顏良三刀定餘杭之後,豪氣大方,見建康難攻,便主動請纓出戰。

鄧艾見顏良主動請戰,笑了笑說:「兄長不必如此急於求戰,這建康豈可比餘杭這建康城牆便比餘杭高了一丈,厚了六尺,城內更是有李子通親自率領的五萬大軍,強攻絕對行不通。」

「真特娘的煩,我就想直接一口氣把海陵給端了」顏良見鄧艾不允,就一個人發起了牢騷。

「兩軍對陣,不要胡扯」鄧艾出口訓斥一聲。

「把海陵給端了」這一襲話給了一言不發的輔公祏一絲啟發,左右衡量,沉吟片刻后開口說到。

「士載,倒不如我們不打建康,直接進攻海陵如何」

「進攻海陵這倒是個好辦法,可如何掩人耳目呢」鄧艾聽到輔公祏的一番提醒,一邊思酌思酌,狼眉一邊掃射在版圖之上。

「有了」鄧艾望向建康地形時靈光一閃,一個奇策油然而生。

「傳我號令,全軍一更天時棄營,每五帳點燃一蠟燭,切記不可熄滅斷燃」

建康城內。

李子通坐在前陳皇宮之中,一片金碧輝煌,琉璃閃耀著金光。

李子通望著台下諸多將領,卻是一臉的嚴肅。

「諸位認為下一步應該怎麼走」李子通冷冷的把問題拋給了台下眾人,良久,卻無一人回應。

李子通無奈嘆息一聲,自從收押田豐,自己手下再無能謀之士,就連武將都沒有,一切都得靠自己。

「罷了罷了。」李子通搖了搖手,一隻手扶住眉頭,緊靠在金案之上,思考著破敵之策。

大殿中,氣氛肅殺飛舞的塵埃。

正當這時。親兵匆匆而入,拱手說到:「殿下,敵軍緊急情報,巡邏兵傳來消息,杜軍全營一片寂靜,五個營中僅有一個營處於巡查狀態」

「好真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天助我也。」李子通正在眉鎖愁眼時,聽到這情報,頓時拍手叫好。

「殿下何事如何驚歡」台下諸將紛紛對此感到不解。

只見李子通捋了捋下顎的濃須,鄙夷般的說到:「一群廢物,敵軍眼前正值休整之時,正是我軍襲擊的好機會,趕緊給我召集三萬兵馬,本王要親自出兵,殺他一個措手不及哈哈」

大堂之中,回蕩著李子通狂傲的笑聲。

與此同時,再看隱蔽撤離的杜軍。

鄧艾領軍直逼海陵,海陵相比餘杭與建康都有不如,城牆比餘杭的城牆還低了一丈,城中守軍原有四萬多,被李子通抽走了四萬,如今城中僅有三四千兵力,在鄧艾五萬兵力下,簡直猶如草芥。

「兄長,給你一萬破城重甲,可有把握一個時辰之內大破城門」鄧艾考察一番海陵情況之後,轉身問向了躍躍欲試的顏良。

顏良冷哼一聲,傲慢的說到:「這有何難看這城,簡直比餘杭還要弱,何須一個時辰,半個時辰足矣,若是無法破城,我自然梟首謝罪」

「好王將軍,你統領五千弓箭手,狂射城門之上的守軍,為顏將軍製造最安全的環境攻城記住,必須要快,我們時間不多」鄧艾回首又派出王雄誕率五千兵力前去掩護顏良攻城。

海陵城上守軍一個個心不在焉,多年沉浸在安全的環境之中,欠缺於防備。

轟隆攏

突然一陣雷鳴般的木輪滾動聲響起,城上守兵遠遠眺望一看,只見城下突然出現了一根巨大的圓木,靠著十座板輪,朝城門滾滾湧來。

「不好有敵軍來襲城,快放箭」軍人始終有軍人的警惕感,一見有敵軍前來攻城,城上守軍整裝搭弓準備防禦。

嗖,嗖,嗖。

城上守軍全箭未發,突然兩旁射出漫天的箭矢,吞沒了夜晚天空星辰之光,有如暴雨梨花一般狂驟。

城上陣陣慘叫聲傳來,在這箭雨之中,不斷傳來骨肉被箭矢撕裂的聲音。

海陵的弓矢防禦進入最低潮,顏良見攻城木滾動過慢,一個人在前面狂吼一聲,直接加速了許多,圓木直撞在了城門之上,發出的巨響,盪起成成煙塵。

「兄弟們,撞氨顏良再次大吼,雙手拖出粗大的麻繩,發動這圓木。

「一,二,三」三軍將士見顏良如此神力,紛紛狂喝一聲,全力一擊。

縱是螻蟻再小,但螻蟻亦可吞象

一陣震天狂響,城門整個被震得兩半,殘破不堪。

「撞開了,兄弟們和我殺氨顏良見城門撞開,一把掏下掛在身後的大刀,沖入城中,混殺在敵軍之中,激起疊疊血浪。

再看李子通,率著三萬大軍,夜襲鄧艾的虛設的營帳,李子通一騎當先,沖入大營,一劍斬翻守門的幾個守卒,縱馬殺入中軍大營。

李子通掀開簾帳,卻眼中儘是一愣,帳內居然空無一人。

「殿下,這帳里一個人都沒有氨不僅是李子通,全部隨行的兵將掀開一個個簾帳,帳內空無一人,居然是一個空營

李子通頓時心神俱動,這怎麼會這樣腦海中思緒翻滾如潮,看著這匆匆離去的馬蹄印,突然恍然大悟。

「不好杜軍無恥,定是襲我海陵大營去了,眾將快和我一起殺向海陵」李子通恍然大悟之後,急忙率著軍馬月夜急急趕向北方不遠的海陵城。

海陵城中,顏良率著一萬重甲,殺入城中,鄧艾隨後率著兩萬步兵,一萬騎兵闖入城中,經過一個多時辰的廝殺,徹底奪下了整座海陵城。

遠處傳來一陣狂躁的馬蹄聲,李子通率著大軍急忙奔至海陵城下,卻只見城門上掛滿鄧字旗號,很明顯,海陵已經被鄧艾攻佔了。

李子通整個人率著千軍萬馬,全軍懵在海陵城下,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這怎麼可能先是張順叛變,再是餘杭有失,張張憲被陣斬,如今居然連海陵」

李子通是越想越氣。胸中氣血鼓盪。一口老血衝上舌根。張口便噴了出來。

「殿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