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五十五章 四面楚歌,人到盡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五十五章 四面楚歌,人到盡頭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李子通在海陵城下被鄧艾氣的直接吐出血來。

眾人皆大驚。群起撲上前去,扶住李子通,喃喃說道:「鄧賊太過奸詐,居然玩如此陰謀,此地太過危險,殿下還是速速回到建康,再從長計議吧」

李子通吐了幾口血,彷彿一腔怒火被噴了出來。稍稍好過一些,連著深吸幾口氣,方才勉強平伏下激蕩的氣血。

只是他臉色蒼白如紙。身形搖搖晃晃。看樣子已再難支撐下去。

「我堂堂楚王。豈能已在又一再的被那小賊羞辱。再次敗退去,我的顏面何在「李子通卻悲憤的咆哮。一副不甘心的樣子。

城樓上的顏良,一眼就瞥見了城下的李子通,搭起弓看向了鄧艾,鄧艾點了一點頭。

顏良彎腰拉滿弓弦,一隻箭矢懸挂在滿弓之上。

正在李子通陣陣發泄之時,一陣飛箭弦響傳來,李子通好歹也是武力過了80的人,本能的一個低身,卻射在了左眼之中,登時鮮血濺射,箭矢直插在左眼眼眶之中。

「可惜,差點就能殺了李子通這老賊。」顏良見沒有射中李子通正心,不得喪氣一聲。

「痛殺我也」李子通苦嚎一聲,頓時整個人昏厥了過去。

看著滿臉噴血的李子通,眾人都傻了眼。驚駭到不知所措。

「還看什麼,趕緊送殿下回建康,若是殿下有任何閃失,萬事皆體矣。」李珠第一個清醒過來,急忙催著眾人扛著李子通速速逃去。

滿臉是血的李子通,頭腦已一片空白,根本沒有任何只覺,只能恍恍惚惚的被眾人架走離去。

此戰折了海陵不說,就連李子通本人都被射瞎一隻眼睛。

鄧艾奪下海陵之後,便帶著諸將前往牢獄之中,為何便是去看那田豐,欲招降田豐,如此一來,杜軍便如虎添翼。

可惜眾人一齊前往獄中,卻發現田豐聽聞海陵被破之後,便自刎而死。

「可惜這一代能謀之士,不被理解,到死依然如此忠心」鄧艾望著田豐的屍體惋惜一聲,轉身揮手說到:「厚葬」

鄧艾回到李子通修築的大殿之中,眾人皆心頭一震,只覺這大殿遠遠看來,便是金碧輝煌,遠勝於永嘉杜伏威居住的宮殿。

「我看這李子通早就有稱帝之心,只是一直沒有膽子而已。」顏良望著這危聳的高殿,嘴中不禁吐槽一句。

輔公祏眼中卻掠過一絲常人無法發現的異動。

「鄧將軍,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王雄誕雖是被眼前所吸引,但轉眼又把話題拋給了鄧艾。

鄧艾沉吟片刻,分析到局勢:「如今我軍奪下了海陵,建康只是一座孤城了,我軍可用力量圍之,並且不定時的往城中放箭,時日一久,城中糧草耗盡,建康必定不攻自破」

「不可,時日不可拖長,因為朝廷大軍隨時有可能來討伐江南,到時候我軍腹背受敵,那可不好受」輔公祏冷靜的找到了漏洞所在,指了出來。

鄧艾一想到朝廷,頓時又陷入的沉思,如今攻又不得,圍又不可,這倒是該如何是好

「腹背受敵,這倒是有幾分當年楚霸王項羽的四面楚歌的境地埃」顏良聽著兩人的分析,一口從心而發的感慨到。

「四面楚歌四面楚歌,有了」鄧艾的思路被顏良的無意吐槽所吸引,突然在四面楚歌上找到了突破口。

「何計」眾人皆問向鄧艾。

鄧艾凝視大殿高梁許久,卻淡淡一笑道:「如今李軍被我等殺得無路可退,全部蜷縮在建康城內,城內必然激起恐慌,再加上吾兄之前一箭射瞎了李子通的一隻眼睛,怕是如今士氣已經低落到最低谷,若是此時四面在奏響楚歌,到處散步謠言,說李子通想要用全城百姓來陪葬,爾等認為會怎麼樣」

「這還用說,是我的話,我二話不說,扛起大刀就去先把李子通砍了」顏良憤憤的搶先答到。

鄧艾輕笑一番,「沒錯,若是如此,建康城不攻自破」將目的公諸於眾。

「妙啊,此計甚妙」眾人聽了鄧艾此計,都不禁開口稱妙。

再看狼狽回到建康城內的李子通,在數十個軍醫連夜緊急救治之下,才止住了血。

聽聞李子通中箭,加上海陵被破,整個建康城變成了一座孤城,不僅是百姓也亂成了一團,就連軍隊中的士卒,聽到這個消息,士氣低落到了谷底,都有不少人連夜逃走。

李子通醒來之後,看了一眼情報,差點吐出血來,強忍著傷勢冷靜下來,面對塌邊諸將,無奈嘆息一聲,:「悔本王當日沒有聽元皓的話,不然何至與此啊唉,怕是本王真的不是這鄧艾的對手。」

「大王不要灰心,我軍尚有四萬餘人,尚有實力與其決一死戰」榻下諸將聽了李子通灰心喪氣的話,都是一陣顫動,轉而上言鼓勵李子通與杜軍決一死戰。

正在話語剛落之時,門外匆匆的腳步聲響起,一個守城侍衛急忙跑進大殿,跪在地上,俯首說到:「殿下,城外四處響起楚歌,城內現在人心惶惶,百姓都想要出城,與守城將士發生爭執」

「什麼楚歌」李子通硬著身板,伏在床榻旁,問向前來通報的侍衛。

「當年陳國後主陳叔寶的亡國之歌,玉樹后ting花」

李子通聞之大驚,隨之五官皺成了一團,「鄧艾啊,鄧艾,你這是想要我不攻自破」

「殿下,末將願意領兵出城,與其殺個你死我活」

「殿下,我也願意出城一起廝殺」

榻旁主將紛紛請戰,李子通卻微弱的搖了搖頭,徹底絕望般的說到:「罷了,江山何辜,百姓何辜既然這蒼天要我亡,只怪當日我有眼無珠,無視忠良啊聽我王令,開城,放百姓出城,獻城投降,不要再連累無辜的百姓了」

此時的李子通,說話有氣無力,再也不像是從前那個意氣風發的李子通了,反而像是一個垂暮之年的垂死之人。

眾將臉上皆掠過一絲悲涼,從前的大盛楚王,卻變成眼前這奄奄一息的老人

「殿下,讓我等行這最後的君臣之禮」榻下諸將紛紛跪倒在地,俯首三拜。

李子通心中只覺一陣刺痛,眼病再發,頓時五竅出血,沒了氣息

「殿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