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五十六章 江南雙雄,楊林挂帥
小說:| 作者:| 類別:

五十六章 江南雙雄,楊林挂帥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李子通獻城投降,鄧艾直入建康,對百姓秋毫不犯,杜伏威遷都建康,以王禮厚葬李子通。

笑看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隋煬帝大業四年五月,隋國舉朝遷都至洛陽,大運河修築即將完成,僅差餘杭一段,南遊受到牽制,南北交往也受到了影響,楊廣舉兵滅杜伏威的心思越來越重。

隋煬帝大業四年十月,杜伏威在建康稱帝,自號吳帝,國號為吳,年號建樂。

封輔公祏為燕王。封鄧艾為吳國兵馬大元帥,總領十萬兵馬,坐守海陵。封顏良為江東無敵大將軍,協助鄧艾。

杜伏威膝下無子,便賜王雄誕杜姓,封為吳國太子。

國土直裂江東一帶,公開舉義旗,反隋。

隋煬帝大業五年四月,陳恬一統荊州,與南陽成掎角之勢,坐擁五萬大軍,公開自稱南陳後裔錢塘王。

遣陸遜,凌統,呂蒙坐守南陽,擁兵兩萬,以防北方,遣徐茂公,雄闊海,張順坐守江夏,擁兵兩萬,以防東南。自己坐守襄州,改名襄陽,統領伍雲召,新月娥與張遼等一萬大軍,靜觀其變。

短短五年,江南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雙雄並立。

而在遠疆大漠之地,席捲著一股白色恐怖,一支隊伍,一夜屠殺千餘人,傳聞為首一人臉戴銀色鐵面,手中一柄寒戟,所到之處不留活口,見過之人全是身首異處。

在北方數年間吞噬了三分之一的北突厥地區,一聽到鐵蹄聲,孺子皆哭

再看洛陽新宮之中,大殿裝潢得堂而華麗,比起長安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朝大臣以宇文化及為首,全部伏跪在天子腳下,楊廣望著宇文化及呈上來的奏摺,掃視一眼,頓時勃然大怒。

「大膽居然在江東稱帝,還阻礙朕的千古運河的進行,我看這杜伏威是活膩了,前幾年朕放縱他,不加理睬,想不到如今竟敢私自稱帝了,還建都建康。還有這陳恬,什麼南陳錢塘王,奪佔了整個荊州之地,為何朕一直不為所知」

楊廣大怒向群臣咆哮,一把將皇案上的奏摺全部掀翻在地。

楊廣大怒,百官無一感言半句,此時宇文化及站了出來,一臉奸詐的說到。

「吾皇萬歲,前些年陛下一直忙於政務,都怪下邊人的疏忽,還好如今其羽翼未豐,不如趁此時揮兵一舉南下,殲滅這群反賊」

「宇文丞相所言極是,還請陛下揮師南伐,剿滅叛賊」朝中的文武百官,大多都被暗地裡被宇文化及全部收買,此時見宇文化及提出南伐,紛紛出來隨聲附和。

楊廣臉上怒色消退幾分,轉眼瞪了一眼宇文化及,轉而又問向朝殿文武百官。

「何人可以挂帥出征」

大殿之中,一時又沉默了下來,無人敢言。

楊廣見居然無人敢主動請纓挂帥出征,臉上掠過一絲怒色。

「哼,一個個打起仗來就窩囊的要死,莫非是要看本王御駕親征不成天寶無敵大將軍何在」

楊廣賤罵一通,不悅地叫喚宇文成都。

只見宇文化及卻慢慢往前移上腳步,拱手上言:「回陛下,犬兒這幾日偶感風寒,寒風入骨,如今起不來身,只能在家休養,還望陛下恕罪。」

「不過,臣倒是有一個好的人馴

「有何人選什麼」楊廣眉頭一皺。

「咳咳。」宇文化及咳了幾咳,「回陛下,靠山王殿下,統領登州大軍,常年防守北方,北方地區又比較平穩,不如讓靠山王來替陛下南征如何」

宇文化及話剛說完,一眼陰險的望向了武官之首的楊林。

楊林眉目緊鎖,手中拳頭捏的作響,「宇文化及,你這是什麼意思本王防禦北突厥多年,平定各方有反叛的勢力,如今卻要我去南伐,莫不是想看我大隋北方淪喪到胡寇之手」

楊廣捋了捋嘴角的鬍鬚,沉吟片刻,對楊林此言感到贊同,若是北方沒了楊林的防守,突厥很可能長驅直入,對中原一帶造成干擾,眉目再次皺成了一團,猶豫不決。

宇文化及看出了楊廣眼中的困惑,脫口邊說,:「回陛下,北方尚有羅藝十五萬燕冀兩州大軍,羅藝此人守關威震突厥部落多年,只要讓羅藝回軍南防即可,靠山王大可放心南征。」

聽到這裡,楊廣身形劇烈一震,眼中原本的猶豫之色,頃刻間煙銷雲散。

轉而問向楊林,眼神中頗帶幾分神疑,:「皇叔,宇文丞相此言有理,你是否願意替朕出征江南之地」

楊林冷冷的瞥了一眼宇文化及,無奈回到:「臣願出征江南,永保我大隋之境」

啪。

見楊林同意出兵江南,楊廣一拍桌案,臉上神色回復了幾分悅色說到:「好既然皇叔願意帶兵出征,那朕命你率登州二十萬大軍,封你為掃南大元帥,封魚俱羅為掃南副元帥,一起出兵江南,得勝歸來,朕重重有賞」

「臣等定不負皇上期望」楊林與身旁的魚俱羅,紛紛伏跪地上,領旨出征。

宇文化及久久的盯著楊林,眼中掠過一絲陰險之意。

下朝之後

「魚兄,此戰你認為如何」楊林開口便將對此戰的看法,拋給了魚俱羅。

魚俱羅思酌著杜伏威與陳恬兩方勢力,冷靜的分析到:「杜伏威此人,原本只是空有三萬大軍,心有餘而力不足,後來不知從何有一人自稱方鄧艾,投靠了他,並帶著表兄燕良,這二人率領三萬大軍,居然能夠幾年之間,便擊敗李子通的九萬大軍,想必不可輕視此人。」

楊林點了點頭,表示贊同魚俱羅的看法,轉口又問到:「那自稱錢塘王陳恬的小兒如何」

魚俱羅一聽到陳恬的名號,眼中不禁流露出幾分好奇之心,「這個陳恬小兒,便是當年我大隋進攻建康之時逃走的錢塘王,這錢塘王年紀今年想必不過才15左右,居然能夠吞併整個襄州,麾下更是有一班能人異士,此人雖只有五萬大軍,但想必此人威脅絕不亞於杜伏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