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五十九章 突圍與伏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五十九章 突圍與伏擊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南陽城。

城樓中央處,陸遜負手而立,臉色陰沉如鐵,冷峻的目光,一動也不動的盯向楊林大軍方向,短眉深深的皺起。

戰旗如濤,刀戟似林,從高台放眼望去,黑壓壓一片,幾有鋪天蓋地之勢。

「這楊林倒也真是想要逼我軍突圍,如此圍而不攻,我城中糧草遲早耗盡,南陽將不攻而破,如此一來,楊林大可不必耗費兵力便可奪下南陽,倒也真是狡詐。」

陸遜面色凝重地分析著局勢,眼神中掠過一絲絲擔憂。「那不如就領兵直接殺出去突圍不就行了」凌統在身旁不解的問到。

陸遜苦笑著搖了搖頭,若真如此,那又何需圍城

「凌統領有所不知,這楊林布下兩個大陣,最裡邊的便是一字長蛇陣,此陣不針對兵,而是針對將,一般將領陷入其中,蛇頭蛇尾合而攻之,則可將此員武將吞沒,當年隋攻打北齊之時,不知在此死了多少英雄。」

「如此厲害,倒是我小覷了。」凌統聽這一字長蛇陣如此厲害,臉上浮現出擔心。「那麼外層這個陣呢」

見凌統問起外層的陣,陸遜臉上的凝重更重一層,手中不自覺握緊了腰間的金絲劍。

「這外層的陣,我只是聽說過,此陣名為天罡七殺陣,是前北齊大元帥,秦彝大將軍的獨傳陣法,此陣變化多端,休說將,就連兵,若無法熟知其變化,一進陣,必敗無疑」

呂蒙一聽,急忙湊上來追問道:「先生,此陣可以破陣之法」

陸遜無奈搖了搖頭,:「此陣吾無法破去,因為此陣恐怕只有秦家後人才能破,不過秦家早就死光了,在當年楊林進攻北齊之時。」

「那我軍真要坐以待斃嗎」呂蒙聽到無法可破這天罡七殺陣,臉上儘是不甘。

陸遜年輕的臉上閃過一線希望,不過轉瞬而逝,「有是有辦法,不過據我看,還不如坐守南陽來得好。」

「什麼辦法,先生說說看。」

「突圍。」

呂蒙聽到突圍卻好似突然看到了希望一般,「既然突圍的話,那先生為何不安排將士突圍呢」

陸遜搖頭嘆道:「並非是我不想突圍去給襄陽通告消息,而是這陣法重重,還有楊林,此人有萬夫不當之勇,而且座下還有十三太保,豈是說突圍就能突圍的。」

「況且我南陽,只有爾等二位將軍,折損任何一人,我都不願意看到。」

「別說了,我去突圍」陸遜話音剛落,呂蒙突然躬身請戰,請求親自突圍。

陸遜揮手不允,說到:「不要胡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何曾當過兒戲,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原地反擊,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還請先生同意我帶兵突圍。」呂蒙堅定的眼神中折射出萬物不能摧的堅定。

陸遜沉默不語,顯然呂蒙說的並沒有錯,如今到處都被包圍,就連糧草出入的通道就被封絕,如此下去,破城只是遲早的事,也許,有的事情,真的只有試一試才能知道結果。

「好,你需要多少兵馬,明日夕陽落下之前,突圍出去。」陸遜左右衡量之後,執掌虎符,眼神瞬間變得堅毅萬分,同意了呂蒙的請戰。

呂蒙伸出兩根手指,嘴中慢慢吐出幾個字,「兩千兵馬。」

「兩千你確定你脫得了身嗎楊林可是坐擁十萬大軍。」陸遜顯然對呂蒙的要求感到意外,本以為呂蒙需要七八千的人馬,強行突圍,想不到呂蒙居然只需兩千兵馬。

「人多眼雜,如今不如給我少量的精兵,讓我殺出去,反而容易得多。」

陸遜頷首點了點頭,「呂蒙聽令,命你率兩千兵馬,明日夕陽將落之時突圍,今夜一起大擺筵席,為你送行」

「末將領命」浩蕩的迴音迴響在女牆伏邊之上。

此突圍,不成功便成仁

夜晚,楊軍大帳。

楊林正在帥帳之內習耍著囚龍棍法,使得虎虎生風,讓在一旁觀賞的大太保羅方,二太保薛亮望而生畏。

「報元帥,據細作回報,南陽城內今夜大擺筵席。」一陣匆匆腳步聲從門外響起,一個親兵跑進來躬身彙報最新情況。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楊林點了點頭,命這士兵先行退下,繼續習練囚龍棍法。

挑,刺,掃,敲,一招一式猶如行雲流水一般,流利自若。

重約一百斤的囚龍棍在手中使得捲動微風,驚得帳旁的蠟燭微微幾顫。

「父王的棍法真是出神入化,想必就是那天寶無敵大將軍也是有所不如。」羅方與薛亮見楊林舞完整套棍法,傻愣在原地突然回過神來,不聽的拍手叫好。

楊林見兩個義子拍手叫聲,卻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神情:「休要說我好,若是你們勤加苦練,來日也可達到如此境界。」

楊林一話說完,眼中閃過一道異色,放下囚龍棍,用手輕輕捋了捋嘴角旁的白須,開口說到:「羅方,明日帶著楊雄,李萬,李祥,你們四人率軍兩萬,前去南陽唯一有道可遁的南門駐守,不得有誤。」

羅方卻是一臉的疑惑,「父王,這是為何」

楊林冷笑一聲,冷峻的掃過遠處的幾支蠟燭,蠟燭上跳動的火光瞬間而熄。

第二日,夕陽。

呂蒙領著兩千大軍,掩人耳目的潛行到南陽城的南門處,微微敞開城門,一個個士卒陸續出來。

十一月的風,瑟瑟的吹著古道上的殘葉,片片飄落,在夕陽的映射下,儘是血紅。

「看來此處沒有伏軍,兄弟們,跟我衝出此道」呂蒙見道路開闊,並沒有什麼伏軍的跡象,一聲令下,兩千輕騎一往直衝。

「果然不出父王所料,兄弟們,放箭」埋伏在樹叢兩旁的兩萬隋兵躬在低洼地區,聽到羅方一聲令下,紛紛現出真型,搭起彎弓,將呂蒙正在突進的兩千輕騎團團圍祝

嗖,嗖,搜。

一陣陣弦崩之聲破空傳來,箭矢如兩股洪流一般,在天空交匯,再次往下直流,射在了輕騎之中。

呂蒙來不及多想,拔出馬背上準備好的大刀,便開始拚命格擋,彈開了不少箭矢。

儘管呂蒙以90的武力能夠在亂箭之中尋求自保,而在身旁,一聲聲骨肉撕裂的悶響傳來,無數騎兵倒在了血泊之中。

「受死吧,陳賊」楊雄見呂蒙大勢已去,提起一條朴刀,拍馬趕上,直取呂蒙而來。

呂蒙一刀劈斷橫射過來的一束箭矢,望著楊雄的追擊,回身策馬,提刀迎了上去。

呂蒙見楊雄已經離近,狠狠的提起手中大刀,直劈下來:「為我兄弟報仇」

那一道寒光流轉的鋒刃,如死神的獠牙一般轉眼撞向楊雄。

楊雄原以為呂蒙只是一個無能之徒,想不到這一刀出勢如此凌厲,急忙揮刀往上一提,兩刃相撞,擦出陣陣火花,楊雄擋住了這霸道的一擊,卻被震得虎口微微裂開。

「十三弟休慌,吾等來也」羅方等人見楊雄僅一招便落入下風,急忙拍馬,手提兵器趕了上來。

呂蒙只覺背後一陣陰冷,羅方憑著自己84的武力,一槍直刺向呂蒙的後背,呂蒙一個倒掛馬背,奪過一擊,嚇得一身冷汗。

李祥見呂蒙掛在馬背上,一斧子直接劈了下來,呂蒙急忙翻身下馬,戰馬直接被一斧頭砍中腹背,倒地而亡。

李萬見勢又來一槊,呂蒙此時橫在地,馬蹄以至眼前,再來不及反應,只得大叫一聲。

「吾命休矣」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