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六十三章 義收趙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六十三章 義收趙雲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ps:第二更送上.跪求打賞,求推薦,求收藏。

好一場南陽之役,白馬銀槍,僅以一人之力,殺得千萬人兵荒馬亂,最後單騎突圍,笑傲天下。

千百年後,人們再次坐在南陽城中,笑談這一段英雄往事,臉上儘是欣然之意。

趙雲一人,一馬,一槍,一劍。

縱馬殺出一字長蛇陣,殺得楊林驚心動魄,殺得整個沙場血流成河。

一戰下來,再無人敢阻,趙雲單騎衝出重圍,一路斬殺無數,戰後楊林清點一看,方才嘆息一聲。

「子龍之勇,當世無敵」

趙雲一路連砍帶殺,整整殺了三千多人,斬將數十人,甚至還殺了楊林的三個太保,驚得隋軍見趙雲已走遠,卻依然愣在原地,陷入在恐慌之中。

襄陽城中,陳恬滿臉緊張的等待著系統的信息,腦海中亂如麻線。

「回復宿主,趙雲回復正常水平,武力回落至99」系統終於傳來了迴音。

「還好,如此看來,子龍已經突圍了。」陳恬心中鬆了一口氣,轉而又問向系統,「把爆表名單說來吧。」

「本次爆表總計四人,宋朝兩人,三國兩人,名單如下,請宿主注意查看。」

「宋朝名單如下,第一人,梁山好漢,聖手書生蕭讓,蕭讓當前四維如下,武力:47,智力:76,統率:61,政治:70。」

「第二人,梁山好漢,美髯公朱仝,朱仝四維如下,武力:88,智力:64,統率:68,政治:52」

陳恬聽著名單不禁吐槽一句,「這水滸雖然不咋滴,但是人還是挺多的埃」

「三國名單如下,第一人,華雄,華雄四維如下,武力:92,智力:54,統率:69,政治:40。」

「第二人,徐庶,徐庶四維如下,武力:69,智力:94,統率:87,政治:84。」

聽到前面水滸傳的名單,陳恬不怎麼放在心中,可是聽到後面華雄和徐庶的名號,陳恬陷入沉思之中,不知是何滋味。

這華雄雖然成為了很多人的笑柄,可當年連斬數將的武力可不是鬧著玩的,而這徐庶,實力與田豐差不多,不論落到那一方,都是陳恬不願意看到的。

想到這裡,陳恬忍不住無語的問了一句系統,「我說為什麼這些亂入進來的,我一個都收不到」

「人品問題」

「尼瑪」

趙雲在前往襄陽的驛道之上,追上了呂蒙,兩人一起前往襄陽。

在路上,呂蒙問趙雲如何突圍,趙雲將事情說出,呂蒙滿臉不信,而趙雲只是淺笑一番,不予搭理,兩人便開始聊敘兒時舊事。

三日之後,兩人抵達了襄陽,只見襄陽城城牆高厚,護城河把持嚴謹,城中百姓安然自樂,不禁對陳恬多了幾分讚歎。

「報南陽水軍統領呂將軍在府外等候,身旁並跟隨著一個白甲將軍,請殿下定奪」

陳恬正在批閱百姓上傳的文書,門外響起腳步聲,一個親筆匆匆入內,通報情況。

「看來是呂蒙和子龍一起來了。」陳恬心中大喜,頓時放下手中的筆,急忙跑了出去。

陳恬一躍而出,躍出大門,只見門外站著兩人,其中一人便是久違不見的呂蒙,呂蒙依然不減當年之氣范,反而多了幾分文雅之氣,想必定時這些年來在陸遜的帶動下,又來了一次勸蒙讀書。

再看另外一人,俊順的黑髮襯托著秀氣的面容,身高八尺,威風凜凜,一襲白甲白袍,若是換上一身公子服飾,倒像是一個美男子。

腰間懸挂著一把銳利無比的寶劍,上面隱隱刻著青虹二字,隔著劍鞘卻也感受到了青虹劍散發的陣陣寒氣。

右手牽著一匹白色駿馬,馬眸之中,卻也是一股天地無畏的浩然正氣,更吸引陳恬的是,馬鞍上掛著的一件長棍似的布匹,想必此人便是趙雲,比那羅貫中寫得,可是威風多了。

「參見殿下,想不到許久未見,殿下居然個子都快趕上我了,哈哈。」

呂蒙望見陳恬跑了出來,靠近一看,陳恬身高已經將近七尺,臉上再也沒有絲毫當年的稚氣,渾身散發著一股王者之氣,恭維般的笑著走向前說到。

當年陳恬不到六尺的身高,短短三年之間,已經將近七尺換成現代的尺度,也就是一米六五左右。

陳恬此時虛歲來說已經是十六歲了,見到兩人倒是沉穩多了,再也沒有那一絲稚嫩的歡天喜地。

「嗯,兩位將軍先進來吧,這裡不適合說話。」陳恬淡淡一笑,點了點頭,示意趙雲與呂蒙進來大殿說話。

呂蒙與趙雲兩人相互對視一眼,一起走進王府中去。

只見王府之中並沒有什麼耀眼的琉璃,也沒有什麼華麗的花園,有的之時一塊平坦之地,安插著幾棵桂花樹而已。在走進殿堂之中,趙雲本以為大殿之中應當是金碧輝煌,一片金飾彩布。

可這大殿之中,有的僅僅是兩排座椅,幾寸素布,加上上方的一個藤椅案桌,旁邊的一副大業疆域圖而已。

趙雲眼中不由得對陳恬產生了幾分不解。

「隨便坐吧。」陳恬走上上位,左手一揮,示意兩人隨便坐在兩旁的位椅之上。

「不是我說,殿下,你瞧瞧人家杜伏威,還有楊廣,他們在皇殿修的那可是一個亮啊,都可以亮瞎人眼。」呂蒙掃視一圈,忍不住起身問道。

「子明你先坐下吧。」陳恬笑了一笑,繼續說到:「當今天下四處民怨四起,皆是因為楊廣的奢華糜爛,所以我要以此為戒。」

「況且襄州城中尚有眾多的流浪乞丐,他們尚且在我治下不能安樂生好,我又有什麼資格坐金椅,睡金床呢」

「殿下言之有理,倒是我不懂民生。」呂蒙被陳恬這一番話所深深觸動,想不到在這亂世之中,陳恬還能做到如此體恤民情。

趙雲眼中亦是掠過深深的敬佩之情,自己生平而來只服英雄,陳恬如此大義,他豈不心動。

「草民趙子龍叩見錢塘王殿下,我願為殿下手中一兵一卒」陳恬話音剛落,趙雲深深被打動,立馬起身伏跪在地上叩見陳恬。

陳恬見趙雲已經誠心誠意願意投靠他,急忙下位,親自扶起了趙雲。

「義士快快請起」

陳恬親自扶起她,這讓趙雲有些受寵若驚,也不好再作躬態,便立即站起身來。

「有子龍相助,我軍倒是如虎添翼一般,還請子龍速速坐回原位,不然倒是讓我難堪了。」

英雄不問出處,陳恬眼中慢慢是對趙雲的崇敬之意,趙雲眼中亦是閃過一絲堅決,因為他的內心暗暗地下了決定。

願意追隨陳恬奮戰到天涯海角

「子明,你如此匆忙來到襄陽,莫不是南陽有變」陳恬轉口將話鋒投射到了南陽之上。

呂蒙嘆息一聲,慢慢說到:「那楊林在城外擺了兩個什麼狗屁陣,我軍本想突圍,可軍師不讓,還說這陣,萬人難破。」

陳恬臉上閃過一絲緊張,一絲寒意湧上心頭,陡然間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莫不是一字長蛇陣」

「對,正是那一字長蛇陣,還有一個陣好像叫什麼天殺陣來著的,想來也真是天殺的,哦不,是天罡七殺陣」

趙雲聽到此言星眸微微一動,認真的說到:「那日我曾突圍,破了這一字長蛇陣,而這天罡七殺陣倒是未曾見過。」

陳恬眉頭暗皺,卻始終保持著冷靜,「那另外一個陣有何來歷」

呂蒙起身娓娓說道:「聽軍師說,那個陣好像是北齊末代大元帥,秦彝的家傳陣法,此陣只傳一家,唯有秦家後人可以破,而這秦家早就死絕了,也不知這楊林什麼時候學了這陣法。」

「秦彝秦家。」陳恬嘴中默念著這二字,心中突然掠過一絲震驚。

轉起身來,目光凝視著地圖上,山東的廣闊大地,鷹目中閃爍著深邃的目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