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六十四章 遠行山東,嗜血槍訣!
小說:| 作者:| 類別:

六十四章 遠行山東,嗜血槍訣!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多年來,滾滾硝煙,燃遍江南大地,滿目瘡痍。

卻唯獨不見北方的義兵出現。

「秦家後人,演義中秦彝的後人唯獨只有秦叔寶一個,秦叔寶藏掉身世,就是為了有朝一日報父仇,如今倒不如順其去一趟山東。」

陳恬心中思索著,想必瓦崗好漢尚未起義,自己麾下也沒什麼瓦崗的猛人,倒不如借著破陣的緣由,去一趟山東,說不定還有意外的收穫。

「子明,這南陽城內糧草還可供給多長時間。」陳恬內心思酌,轉而問到呂蒙。

因為此行,若是時間不得控,可能秦叔寶沒有找到,南陽已經不攻自破了,所以必須掌握時間。

「回殿下,南陽城中的糧草,最多還能供給一年多幾個月。」

呂蒙雖不知陳恬為何如此問到,但還是如實回答。

「一年多的時間,想來應該是夠了。」陳恬暗暗點了點頭,緊接著說到。

「傳我王令,速速召集伍將軍,還有張將軍,還有蔣主簿。」

「諾。」旁邊侍衛立即尋出門去。

不一會,眾人彙集於大堂之上,伍雲召來得匆匆,只得拱手躬身道:「還請殿下恕罪,月娥她有孕在身,這幾天行事不便,還望殿下海涵。」

「沒事的,你起來吧,記得回去好好照顧夫人。」陳恬溫和一笑,語氣中沒有絲毫的責怪之意。

張遼見堂內站著呂蒙,不禁頓時失色,「子明,你怎麼會在這莫不是南陽出事了」

「尚且沒有,只是這楊林重兵圍堵,布下兩道詭陣,讓我眾人只得被圍困在城中,糧草無法運輸。」

說著呂蒙拍了拍趙雲的肩膀。

「這次多虧了我這個兒時的好兄弟趙雲,在我危難之時,一人一馬,助我殺出重圍。」

伍雲召聞言與趙雲對望一眼,同時用槍高手,高手見高手,心中一切瞭然。

「趙兄看來是用槍之人。」張遼仔細的留意了趙雲雙手上的繭,細緻而又順流,定時用槍之人,而且是一個用槍高手。

「雲不敢當,以後還請諸位多多關照。」趙雲謙虛一笑,與伍雲召眼神撞到一塊去了。

兩股眼神相互交匯,空氣中瀰漫著兩人的相互的賞識的氣息。

「想不到這趙雲氣息穩定,居然還是如此高手,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好好切磋一番。」伍雲召心中默默念想著。

而趙雲心中亦是如此之想。

「行了行了,孤找你們是有正事,別大眼瞪小眼了。」陳恬嘴角淡然一笑,扯開眾人的閑聊,轉而進入主題。

「我等謹聽殿下之言。」

陳恬直起身來,緩緩的步下高階,來到側壁所懸的巨幅地圖前,抬手一指,不緊不慢道說到。

「這秦家天罡七殺陣,乃是絕傳,孤也不知為何這楊林老兒會用,但如今為了破陣,必須去尋找秦家的後人。」

陳恬話音未落,身旁久久未言一句蔣琬提醒道:「殿下,這秦家後人,若我沒記錯的話,早在十多年前就死完了,現在上哪去找秦家後人」

陳恬的指尖,最後落在了歷城二字上,說到:「蔣主簿有所不知,這秦彝當年暗地裡藏著他的獨生子,與其夫人一起逃出了戰場,為了躲避追殺,最後逃亡山東。」

陳恬語氣淡然如水,有一種脫於世的從容,再看他的眼神,堅信無比,就如深不可測的星辰一般。

「如此說來,那破這天罡七殺陣,倒是有可能了。」張遼捋須輕嘆,轉口又問向陳恬。

「不過殿下打算派誰去尋找這秦家後人」

這個問題,使陳恬眼中瞬間閃過一道遲疑,轉瞬而逝,轉而滿臉凝聚出無畏的神情。

「這一次,孤會親自去的。」陳恬嘴中一字一頓的說到。

一聽到陳恬要親自出馬,眾人都被嚇了一跳,急忙拱手勸說道:「殿下三思,殿下是我大陳之首,若是殿下出了什麼意外,大事休矣埃」

身為錢塘王的陳恬又豈會沒有考慮過自身的情況,但是秦瓊到底在哪裡,身世姓氏如何,想必如今也只有他一人知道,所以必須他親自去,而且陳恬從來沒有想過要自己一個人去。

「諸位不必多說,孤親自去自有萬全之策。」陳恬眉頭緊緊凝聚在一起,暗示著眾人,此次,非他去不可。

「殿下,末將願隨你一起去,途中保護你的安全。」伍雲召見阻止不了陳恬,那便只有陪同一起去,途中保護陳恬。

陳恬輕輕搖了搖頭,擺手說到:「伍將軍,你夫人尚且有身孕,不宜遠走。」

「可是殿下,這」

伍雲召見陳恬拒絕,眼中流轉出幾分擔憂。

「殿下,就讓雲陪你走一趟如何。」正在眾人擔憂之時,趙雲起身請纓。

陳恬會心一笑,因為他等的,就是趙雲這句話。

眼下趙雲沒有如何功績,倒不如一起來一次千里走雙騎,以趙雲99的武力,既可保全自己,也可積攢功勞,日後有理由提升,如此一來,倒是一舉兩得。

「好,諸人無需多言,子龍陪我,孤便無憂。預計此行短則幾月,長則可達一年,所以在孤不在的這一段時間內,孤的安排使這樣的。」

「命蔣琬先行為荊州太守,替孤總管荊州大小事務,命張遼與呂蒙統領荊州兵馬,有異變,則可出兵南陽,命伍雲召加強防禦公事。若是懈怠,孤回來定會嚴懲」

「吾等謹遵殿下王令」

陳恬此言一出,眾人都感知到了陳恬那一股堅定的語氣,便也不再多說什麼,只得唯唯是諾。

「殿下且慢,雲倒是有一件寶貝要送給殿下,殿下稍等,雲這就去取來。」

趙雲突然想起自己此行還要為陳恬獻上寶貝,轉身就匆匆踏出門去,前往取來寶貝。

陳恬神色一動,驀然想到,趙雲定是前去那流光冥火槍了,那倒也好,這把被系統吹的這麼厲害的神器,陳恬倒是想看看,究竟是什麼樣子。

轉瞬之間,趙雲雙手捧著一捆玄布,匆匆走了進來,雙手一呈,將手中的東西遞給了陳恬。

陳恬結果這一捆玄布,只覺手中一沉,但很快又適應過來。

慢慢層層掀開玄布,露出了一桿赤紅的槍身,散發這陣陣戾氣。

望著這血紅的槍身,陳恬頓時被這戾氣所感染,體內感覺熱血沸騰,眼中盡露殺氣。

再往上一層,陳恬慢慢脫去上方的玄布,只覺一道紅光閃過,休說陳恬,便是附近的眾人,全部在那一瞬間適應不過來,閉上了雙眼。

慢慢睜開雙眼,只見眼前一尖如火焰一般的槍尖,彷彿猶如一朵即要綻放的血花,恨不得吞天並地。

「檢測到宿主當前已經擁有了流光冥火槍,是否需要植入槍訣」正在陳恬被這神兵所震撼之時,腦海中傳來了系統的提示音。

「給本宿主植入槍訣。」陳恬果斷的要求系統給自己植入槍訣。

「正在植入中,請宿主尋找一塊空蕩的地方,方便領悟。」

陳恬雙手握著手中一桿拭去了玄布的赤紅長槍,徐徐走向門外的庭院之中。

眾人跟隨陳恬一起走向室外,流光冥火槍一見陽光,頓時變成了熊熊烈火一般的顏色,驚得眾人一愣。

陳恬平心靜氣,感受著系統的植入槍訣。

頓時氣場全部改變,天地為之一顫,冷峻如冰的面容,一雙銳利如鋒的眼睛半開半闔,不怒自威,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與生俱來般的威勢。

手中血槍如潛龍在淵一般,瞬間龍嘯而出,攪動一道道狂風,席捲著院內的枯枝敗葉,形成了一道道空中漩渦。

陳恬昂首斜視前方,目光中透射著狂傲,臉上神情頓時轉化為一副睥睨天下英雄的姿態。

一束束血色的閃電射出,瞬間擾得天地變色,頓時天昏地暗,陳恬在院內借著突來的狂風,一桿血槍在風中虎虎生風,每一槍下去,都宛如帶有毀天滅地般的力量。

強勁之極的槍風,從地面上空掃過,竟是掀起了飛沙走石,漫空的狂塵。

一招招穿,刺,挑,掃,猶如電影一般劃過陳恬的腦海,此時陳恬已經不是陳恬,而是系統植入槍訣記憶,正被系統操縱著。

整整一百八十一招,招招刺人要害,最後一招,好似想要掀起東江之水一般,一棍直接擊向大地,震裂了數塊地板。

望著這一幕的眾人,不論是伍雲召還是趙雲這類絕世槍神,都早已驚呆。

「這槍法,蓋世無雙」

「宿主成功植入了一百八十一招嗜血槍訣,當前基礎武力提升5點,基礎武力上升至71」

第一卷,潛龍在淵,卷終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