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六十八章 梅庄結義
小說:| 作者:| 類別:

六十八章 梅庄結義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ps:今天發狂了,也是三更,第二更送上,在這裡求下推薦票和收藏數

趙雲惱羞成怒,一劍青虹,引著開天闢地,直接迎空砍向了程咬金。

程咬金手中板斧已經被擊飛,只得嘴中在這危急一刻罵上一句。

「子龍,住手」

一道青光,瞬間就要碰撞上了程咬金,陳恬快馬追上,遠遠望見,急忙大喝一聲。

極快的速度之下,趙雲立即翻過手臂,使這一劍停在了半空,離程咬金的頭不到一寸之地。

青虹劍帶起的劍鋒,將程咬金震得頭髮全部飄散開來,嚇得戰戰慄栗。

「嚇死俺老程了。」程咬金倒吸一口涼氣,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陳恬快馬趕上,見趙雲停下手中的劍來,終於鬆了一口氣,立即翻身下馬,向前大步走去。

「殿,公子,為何要留他一命這種人就應該殺之而後快。」

趙雲嘴誤差點說漏口,便改稱為公子,卻是一臉不解的問著陳恬。

陳恬倒也沒有回應趙雲,反而看向了程咬金,「你這廝叫什麼名字氨

程咬金擦了一把臉上的冷汗,倒是裝起了大牌。

「我一看,你就是個識貨的,不瞞你說,我就是那神勇無敵玉樹臨風一枝梨花壓海棠身後兄弟成群胯下美女如雲,程咬銀是也」

「什麼玩意,給我正經點,不然我削了你的腦袋。」趙雲聽著這又臭又長的自我介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程咬金摳了摳鼻子,一臉淡定的說:「好吧,哥就是程咬銀,那個就是我兄弟,尤俊金。」

「噗赫」

聽到程咬金這逗逼的回答,陳恬忍不住笑了出來,「程咬金你真是天生的逗逼埃」

「你確定子龍你砍了他吧。」陳恬偽裝起一臉的殺機畢露,使個眼色,讓趙雲嚇唬嚇唬他。

「好你個程咬銀,居然還敢騙人,看劍」趙雲會意,揮起青虹劍,一劍直劈向程咬金。

程咬金頓時臉上神色劇變,急忙喊停。

「好吧好吧,我是程咬金,我是程咬金,他是尤俊達,他是尤俊達。」程咬金也是無語萬分,這個小白臉怎麼就知道自己在說謊話,此時只得說出了實話。

「好你個程咬金,為何要劫我,我與你有何冤讎」陳恬見程咬金說出了實話,便開始厲聲問到。

身旁一直不語的尤俊達,卻無奈嘆息一聲,滿口的壯志難酬。

「唉,現在都是什麼昏君當道,百姓都要易子而食,這為官的,多半都是剝削貪污,拿來救濟災區的糧草,全部都被這些污官所吞食,上下勾結,魚肉百姓。」

「我等眾兄弟,原本都是有家有自己安樂的生活,此時走上這綠林之路,也是無奈之舉,況且我等劫的,都是為富不仁,貪官污吏之人,劫來的錢財,都是用來救濟百姓,卻不料在此遇到了壯士。」

尤俊達一言一語猶如利箭一般,戳在了趙雲與陳恬的內心,綠林之人尚且有如此大義,自己卻不願饒人,這是何道理所在。

「兄弟,倒是我錯怪你了,我給你陪個不是。」趙雲立即將手中的青虹劍收回劍鞘,雙手供拳,彎下腰來向程咬金賠禮。

「別這麼說,咱們五湖四海都是一家兄弟,什麼錯怪不錯怪的。」程咬金立即扶起了趙雲,緊接著悄悄說了一句「兄弟啊,我看你劍法不錯,什麼時候叫我耍耍埃」

「一定,一定。」

一時間嚴肅的氣氛,緩和了幾分,眾人都開始歡顏起來。

「不知兩位兄弟是哪裡人,姓甚名誰」尤俊達開口問到陳恬與趙雲。

陳恬腦子一轉,脫口說到:「在下姓獨孤,名恬,獨孤恬便是在下,這位是我的好兄弟,方子龍,我等為了躲避江南的戰亂,不由得北上避戰,現在就要前往那山東歷城。」

「歷城,那可是俺老家啊,要不這樣,我們和我一起上山,我娘要是可以的話,我們一起做伴去歷城好了,正好我也想找找多年沒見的好兄弟了。」

程咬金一聽陳恬要去山東歷城,立即隨聲附和著自己也要去一趟歷城。

「二位不如就到我那寒舍留宿一晚,明日我們一起做伴去歷城如何」

尤俊達亦是滿臉的熱情,化干戈為玉帛,何樂而不為

「也罷,也罷,那我二人恭敬不如從命,就在貴舍借宿一晚。」陳恬推辭不過,便以江湖人的禮數還了一禮,牽著馬匹,一起去了尤俊達的院郟

打開大門,頓時只覺心曠神怡。

院內梅花枝枝,富有一份迎風飄來的幽香,沁人心脾,讓趙雲與陳恬瞬間心神感到愉悅不已。

梅花本因在十二月左右含苞待放,而此時卻因為天氣過於寒冷,過早的開放在了十一月。

陳恬掃視周遭一番,只覺頗有一番清爽之氣,倒是讓陳恬不由自主想起了當年劉關張桃園三結義。

「既然天意如此,為何不來一次結義呢,如此一來既可以拉近與綠林英雄的距離,說不定可以拉攏英雄為我所用,還有助於尋找秦叔寶。」

陳恬內心思酌一番,停下腳步,喊住了尤俊達與程咬金二人,「兩位請等下。」

「哦,孤獨兄弟有什麼事情嗎」尤俊達回頭問到。

只見陳恬嗅著清芳的花香,「你看這梅庄之中,傲然立於寒風之中的梅花,寥寥無幾,而盛放的梅花,卻都是清香飄遠,讓人心曠神怡。」

「這寒風,便好比這大隋的暴政,讓百姓處於水深火熱之中,而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甘於被剝削,在這亂世之中,總有人會高舉義旗,這早放的梅花,就好比這群敢於反抗的英雄,即使微不足道,卻依然是沁人心脾。」

「天下茫茫,我等今日萍水相逢,卻又如此志同道合,都看不慣那楊家的天下,倒不如今日一起在這裡,義結金蘭,共圖大業如何」

陳恬的一番話,不緊不慢,娓娓說得震人心神,程咬金臉上再沒有那半分的玩世不恭,整個氣氛瞬間肅殺了空中的寒風。

「好,既然兄弟如此大義,那兄弟我還有什麼可以說的,反,必須反。」

見眾人都沉默不語,程咬金一口喝響,決定和陳恬好好乾番大事。

「好,哥哥既然都同意了,那兄弟我也沒話說,權當是為了這天下百姓,小的們,擺案台,今日我要與兩位兄弟結拜為異姓兄弟」

尤俊達見程咬金一口爽快的答應,自己也不必再惺惺作態,這綠林劫匪,比這反賊,有何和本質區別

陳恬與趙雲相互對望一眼,各自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院內頓時酒肉擺盡,供著三尊大像,從左往右依次是張飛,劉備,關羽。

四人伏跪在坐墊上,人手拿著三支長香,望著這長空萬里,桃園三人,開始朝天宣誓。

「我,孤獨恬。」

「我,方子龍。」

「我,程咬金。」

「我,尤俊達。」

眾人齊聲念到:「我四人願效仿桃園三結義,在此歃血為盟,結為異姓兄弟則同心協力,救困扶危,上誅姦邪,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願同年同月同日死。」

「皇天后土,實鑒此心。背義忘恩,天人共戮」

「我等四人,當選獨孤恬見識最廣,獨孤恬為老大,方子龍武藝最高,方子龍為老二,程咬金為老三,尤俊達為老四。」

陳恬當先起身,執起匕首,在中指上劃了一道口子,將血滴入四碗酒中,其餘三人紛紛效仿。

「我兄弟四人,歃血為盟,有違此誓,人神共誅」

誓言一出,四人一口飲盡酒水,擦了嘴角的血絲。

「今日我兄弟四人在此,專為百姓而起,我今日便題詩一首,以表雄心壯志」

陳恬仰天長吸一口氣,腦海中流轉出黃巢的詩,立即脫口而出。

「待到冬來臘月八,我花開后百花殺。衝天香陣透洛陽,滿城盡帶黃金甲」

眾人一齊將碗砸在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響,浩蕩的詩句在風中伴隨著梅花香,越飄越遠。

陳恬此行,必將掀起腥風血雨,攪得天下大亂,群雄聚起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