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六十九章 白走一趟
小說:| 作者:| 類別:

六十九章 白走一趟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ps:第三更送上,求打賞,求推薦,求收藏

四人結義之後,尤俊達和程咬金帶著程母,留下幾個人守老巢,一起跟隨著前往山東歷城。

山東,濟南。

一行人一路上風塵僕僕,一連趕了七天七夜,才走到了濟南。

站在濟南城外等待檢查,眾人遠遠眺望城內景象。

濟南城中喧嘩一片,百姓紛紛在市集上賣雞賣鴨,就連一邊走一邊吆喝賣糖葫蘆的人也是絡繹不絕,頗有一番樂趣。

「誒誒誒,哪來的來濟南幹什麼。」正當陳恬一行人看著這和樂安生的濟南百姓,心中一陣欣慰之時,一個守門的小卒走了過來,朝陳恬一行人大聲吼叫。

「哦,軍爺,我們是從外地來看親戚的,還請軍爺體恤一下,讓我們進去。」尤俊達倒也是很識禮數,開始拍起馬屁。

聽得尤俊達一番話,只見眼前這個小卒態度略微有些放寬,然後又是打量一番陳恬,臉上掠過一絲疑色。

「你這小子,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你,讓我想想」

陳恬暗想不妙,定時自己的畫像被張貼出來過,所以這個小卒對他有點印象。

趙雲在身旁手中握緊藏在包裹中的青虹劍,若是出了什麼意外,隨時準備強突進城。

「唉,軍爺,你瞧你這記性,我不就是當年那個二狗子嗎,現在回來看親戚,瞧你把我這下就忘了。」陳恬靈機一動,將手中一錠金子悄悄放在了這個小卒的手中。

當兵之人,不是為了報效國家,就是為了混口飯吃,而多數人,都是屬於後者。

見到如此一錠金子,小卒放在手中掂量了一下,起碼有十兩,這起碼是他一年也未必拿得到的軍餉。

陳恬如此懂的人情世故,眼前這個小卒便也讓開一條道路,很配合的說到。

「哦,對不住啊,是二狗子啊,進去吧,我這記性你也知道,現在外面發達了,記得以後多多照顧一下我埃」

「一定,一定,謝了啊,大哥。」

陳恬禮貌地回了一禮,小卒便只關心起手中的金子,放陳恬等人進城。

趙雲眼中厭惡的看了一眼這個士卒,與程咬金一起牽著馬車走進城門。

「慢著給我停下」

正當陳恬等人走到沒有十步遠的時候,後面那個小卒突然一口喊祝

陳恬嚇了一跳,手中捏出冷汗,心中開始感覺不妙。

程咬金等人都準備好藏在馬車下的朴刀,若是有異變,便立即動手。

「二狗子,別去那家方家酒店啊,那家酒店,都是一群惡棍,不講理的,記住了埃」

陳恬回過頭來,卻只見是一句好心提醒,唬得眾人虛驚一場,還以為被看出了什麼破綻。

「謝謝啊,兵大哥,回頭請你喝酒。」

「好。」

陳恬內心苦笑一聲,這時代,錢還真是萬能的。

演義中的秦叔寶是山東歷城的捕快,而這歷城,就在濟南,想要找秦叔寶,便去濟南衙門的地方問候一聲便可。

陳恬找了一個客棧,安置了馬車上的程母。

對著程咬金,尤俊達二人說到:「三弟,四弟,我與二弟先去衙門打探一下消息,你二人現在房間等候,切不可惹是生非。」

程咬金卻是一臉輕浮的回道;「放心去吧,俺老程別提多老實了。」

陳恬帶著趙雲二人一起去衙門,為了以防萬一,便留下十兩銀子,要求店家以上賓之禮對待,讓其最好不好出酒店。

鬧市喧嘩,小孩子都拿著手中的撥浪鼓邊走邊搖,天真爛漫,有著自己的童年,卻不像陳恬一樣,在這戰亂之中長大。

一路上,趙雲儘是悶悶不樂,臉上壓抑得像布滿烏雲一般,陳恬看出了趙雲的苦悶,開口問道。

「子龍,是否感覺這世人都以錢財為重,所以內心感覺十分的厭惡。」

趙雲心中一震,沒想到陳恬隻眼間便看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沒錯,我的確看不慣這種人,唯利是圖。」趙雲倒也是很爽快,也不遮掩,一吐為快。

陳恬笑了笑,嘆道:「子龍啊,現在還是大隋的天下,可惜這官場黑暗,讓人沒有出路,所以百姓也跟著進行人吃人的遊戲,現在百姓如此貪婪,全是上層的原因。」

「待我有朝一日可以奪下這大隋天下,樹我大陳旗幟,我定叫天下是為大同,路不拾遺,夜不閉戶。」

趙雲聽到這一番心中之言,臉上的鬱悶頓時煙消雲散,眼神中儘是欽佩。「子龍定會助殿下一臂之力」

陳恬揮了揮手,笑道:「行了,別殿下了,我們還是趕緊去衙門找找人吧。」

「殿下公子所言極是,我們走吧。」

陳恬與趙雲相笑一聲,一起踏進了府衙大門,此時眼前突然出現一個身高八尺半的大漢攔住了去路。

只見此人一把虎鬚髯長約一尺五寸,面如重棗,目若朗星,身上散發著一股英雄氣概。

此人便是讓趙雲爆出來的美髯公朱仝。

「兩位這是來縣衙要幹什麼」朱仝打量著陳恬與趙雲,一口淳樸的山東話,問向陳恬。

陳恬躬了躬首,說到:「大人,我們是來找一個閱,聽聞他在這裡當捕快,所以就來衙門看一看,能不能遇到他。」

朱仝撫須一笑,「你們說說看是誰,我認識的我就把他喊出來。」

「此人姓秦名瓊,字叔寶,是我的一個遠方表兄,不知大人可否通告一下」

一聽秦叔寶的名號,朱仝頓時變得熱情萬分,「原來是我秦大哥的親戚,快請進,請進。」

「不必了,我家老母尚且還在客棧等我。「陳恬搖了搖頭,「還勞煩大人通告一聲。」

朱仝有些尷尬的回道:「秦大哥現在不在裡面,秦大哥半個月前,奉唐大人的命令,押送供禮,去洛陽給越王楊素賀禮。

「想必此時還在路上,說不準已經到了冀州那裡的驛站了,你們來得可真不巧埃」

「好吧,有勞大人了,那我等先行離去洛陽尋找我表哥了。」陳恬臉上浮現一絲無奈。

自己剛剛來山東,秦瓊就剛剛離開山東,這倒是有幾分造化弄人的感覺。

兩人辭別朱仝,轉身回去客棧,「公子,你看這下怎麼辦,這秦家後人現在去洛陽了。」

陳恬內心亦是焦慮萬分,不說去洛陽,就是連洛陽城想進去恐怕都有點難,身為南陳後主之子,如今卻要去大隋皇都,真是讓人啼笑皆非。

「打給我打死這個傻大個,居然敢偷我的包子,給我打」

正在陳恬內心糾結之時,在這路旁,一群人正在揮拳甩腿,使勁毆打一個大個子。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