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七十一章 比武招親
小說:| 作者:| 類別:

七十一章 比武招親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ps:求加入書架,求推薦票,求打賞

「三國名單如下,三國時期著名鐵匠師,蒲元,浦沅四維如下,武力:70,智力:62,統率:50,政治:48。」

聽著系統亂入的名單,陳恬腦海中飛速的回憶著三國野史,才回憶起這個蒲元當年打鐵記憶高超,當年曾提供諸葛亮3000把軍刀,可見非凡。

若是能收為己用,那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資源補給,若是給了對手,也是一個巨大的麻煩。

「宋朝名單如下,楊再興結拜兄弟,羅延慶,羅延慶四維如下,武力:95,智力:61,統率:71,政治:59。」

聽到羅延慶的名字,陳恬倒吸一口冷氣,這羅延慶當年和楊再興武藝不分上下,照著系統這個逗逼想法,如果給了敵人,那就又是一個大敵。

「公子,你剛剛使得那一套拳法是什麼為何我感覺有點像是突厥人的套路」身旁的趙雲忍不住詢問陳恬,畢竟習武之人都有好奇之心。

羅士信依然在傻呵呵的笑。

「剛剛我使的那一套拳法,那我就長話短說告訴你吧,就是好像又說來話長,算了,以後有機會再告訴你吧。」

陳恬被這一問,瞬間語塞,只能脫開這個話題。

而羅士信依然在傻呵呵的笑。

三人一起並肩走回了客棧,一進客棧,只見尤俊達,程咬金二人已經在客棧內大吃大喝,陳恬看見笑著搖了搖頭。

「誒,大哥你來了,快來吃點,你瞧這烤乳豬多好吃啊,這傻大個是誰」程咬金一手扒著豬蹄往嘴裡塞,吆喝著讓陳恬一塊來吃。

「黑鬍子,你管誰叫傻大個呢信不信我擰了你的腦袋」羅士信聽到程咬金管自己叫傻大個,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士信啊,這幾個都是哥哥的兄弟,不得無禮,來坐下吃飯吧。」陳恬只得無奈讓讓羅士信先去吃飯。

羅士信多天未曾吃飯,一直流浪街頭,一見眼前噴香的乳豬,忍不住一個狼撲直接撲了上去。

登時整個桌子支離破碎,羅士信整個人壓斷了桌腿,撲到地上狂啃著烤乳豬,嚇得眾人一驚,旁邊眾人眼神紛紛聚焦過來。

「客官你看這」掌柜看見了急忙走過來,吱吱唔唔的說到。

「哦,對不住啊掌柜,這裡是五兩銀子,先賠給你吧。」陳恬只能又掏出五兩銀子,催走掌柜。

「三弟,四弟,我們還是速速離開濟南,要找的人在冀州,這裡不宜就留,還有士信啊,你跟哥哥一起去吧。」

「行,哥說去哪,士信就去哪」羅士信一邊狼吞虎咽,一邊匆匆回應。

程咬金與尤俊達也是立即上樓接來程母,眾人匆匆收拾行裝,藏好了各自的武器,與掌柜結了賬,便轉身踏出店門。

門外依然是喧嘩一片,大街小巷,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大哥,你看這濟南這麼熱鬧,我們為什麼不去玩玩再走氨程咬金被這花花世界所吸引,忍不住想要去遊玩一番。

「不可,我等都是官府的通敵,若是出了什麼事情,那便麻煩大了。」陳恬沉吟片刻,果斷地反對了程咬金的想法。

尤俊達也是滿臉為難,勸著陳恬說:「大哥,你看咱兄弟好不容易來一趟大地方,我們就看看,絕對不惹事。」

陳恬看著程咬金那哀求的眼神,內心一軟,「罷了,但是我們得一起去,沒有我的允許,絕對不能節外生枝,還有,武器一定要藏好。」

聽到陳恬的允許,程咬金頓時一連點了數十個頭,眾人一起在街上四處遊盪起來。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自己也沒有放鬆過,陳恬便開始在各個商鋪開始遊走起來,陳恬走到一個商鋪面前,眼神頓時被一個玉器所吸引。

「老闆,這個玉佩賣多少」陳恬拿起玉佩,左右打量,憑著前世的考古知識,這絕對是一塊戰國時期的玉器。

「這位公子,你可真識貨,這塊玉佩叫流鴦戲鴛佩,昨天前啊,幾個莽漢來這個把這個玉佩給當了,我一看,這個玉佩可是起碼有四五百年的歷史,這樣吧,既然識貨人,那我就賣你五兩銀子。」

商鋪掌柜倒是一口流利的道出了這個玉佩的來歷。

「流鴦戲鴛佩好耳熟的名字,好吧,那我就買了你的玉佩。」陳恬感覺耳目一新,卻又似曾相識,便拿出五兩銀子遞給老闆,自己開始打量起來。

陳恬突然回想起來,自己當年在河南考古,好像在哪裡石文雕刻也見過流鴦戲鴛佩這幾個字。

正在陳恬正在推敲玉佩來歷之時,眼前突然集聚著一大堆的人,好像正在舉行什麼盛宴一般,好奇心催使陳恬也聚了過去。

人群熙熙攘攘,陳恬左擠右推,才寄到前面的地方,只見並不是什麼宴會,而是更像一場比武。

前面設立著一個巨大的擂台,兩旁都是一些兵器豎立的兵器架,台後的高樓上,卻掛著紅紅的四個字。

比武招親。

四個紅字後面,在樓的牌匾上,卻又隱隱寫著方家樓三字。

三字後面,依次是一群虎背狼腰的莽漢,正中間坐著一個年過六旬左右的老頭。

只見那老漢緩緩站起身來,拱手擺道:「諸位鄉鄰,今日老夫在這裡大設擂台,就是為了給侄女找一個英雄過人的如意郎君,所以專設比武擂台。」

「哪位英雄若是能打遍全場無敵手,那邊可迎娶我的侄女。」

說罷,他一揮手,突然從左側出現一個被幾個莽漢架持著的女子。

一見這個女子,瞬間驚艷全場,年紀不過十四五,一襲紅妝,嫩白的皮膚展露無遺,一尊絕世容顏,五官猶如天使一般雕刻精緻到不能再精緻。

休說這些尋常百姓,就是連陳恬,也是感覺身心一輕,好似江山都不再重要一般。

然而陳恬迅速發現了不對之處,此女子臉上居然有一絲淡淡的淚痕,即使相隔略遠,陳恬亦是看了出來。

「系統,給我檢測一下,此女子是誰」

「正在檢測中,叮咚此女子正是甄宓更名甄洛,甄宓四維如下,武力:14,智力:69,統率:20,政治:53。」

系統的一番通告,讓陳恬瞬間傻了眼。

正在陳恬傻愣之時,一個大漢走了上去,手中一把虎頭大刀,朝台下眾人怒喝一聲。

「方日天在此,誰敢上來和我打一潮

台下原本吵吵鬧鬧,頓時被這一喝,無人再敢言語半句,瞬間鴉雀無聲。

陳恬身旁的一個老伯看見這一幕,嘆息地說了一聲。

「這方家,真是造孽啊,不知道搶了多少會女子了,這個女子,前幾日我還看見,想不到就被搶進這方家了,什麼比武,其實都是擺設,可憐啊可憐。」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