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七十二章 暗箭傷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七十二章 暗箭傷人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ps:這幾日要說聲抱歉了,因為這幾天青衣有事情要處理,可能一更,可能兩更,還請各位體諒一下,來日再補上

陳恬聽到此言亦是一驚,急忙俯身問道:「老伯,此話怎講」

只見那老伯望了一眼陳恬,搖了搖頭。

「小夥子外地來的吧,你可是不知道,這方家在這濟南一帶可以有名的惡霸,不知道搶了多少女子。」

「此次比武招親,其實就是給這個方老狐狸的兒子找一個借口迎娶而已,誰敢上去啊,以前有人上去挑戰,都被打個不是殘廢,就是死。」

陳恬忍不住問道:「老伯,他們殺人,難道官府都不管嗎」

說到這裡,眼前這個老伯更加無奈的嘆了一聲氣:「小夥子,現在哪還有什麼清官啊,世風日下,官府都和這些地頭蛇相互勾結,怎麼還會管這種事情。」

老伯的一席話,徹底激怒的陳恬內心的怒火,手中緊緊的握緊了流光冥火槍,如此惡霸,今日不除,更待何時

「沒有人敢來挑戰是吧,那這個美人可就歸我了埃」方日天再次朝台下大喝一聲,眼神直勾勾的看著甄宓,甄宓卻是一臉楚楚可憐,眼中儘是晶瑩與無奈。

「姓方的,你給我站妝正當方日天要走向甄宓的時候,陳恬手執流光冥火槍,一躍而上擂台。

方日天轉過身來,看了一眼陳恬,大笑一聲嘲諷道:「小屁孩,毛都還沒長齊,還上來打擂我勸你還是回家吧,你老母親還在家裡等你呢。」

陳恬冷笑一聲,滿臉的無畏之情,手中血槍一橫:「今日你若是能勝的了我這一桿槍,那我便無話可說,若是勝不了,我定叫你血濺三尺」

「好一個血濺三尺,我看你是活膩了,老子砍了你」從來沒人敢對他說過如此囂張的話,陳恬還是第一個,方日天頓時惱羞成怒,一刀朝陳恬劈來。

「正在檢測中方日天四維如下,武力:65,智力:49,統率:41,政治:39。」

「公子小心」甄宓見陳恬上台挑戰,不由得眼中掠過一絲希望,但很快有泯滅了下去,因為在她眼中,無論陳恬今日是輸是贏,都會有危險。

「土雞瓦狗一般的東西,今日我就為民除害」陳恬怒喝一聲,眼中儘是不屑,手中血槍化作一條血龍,瞬間脫手而出。

多天來無數次的演習嗜血槍法,陳恬早已操控自如,此時更是得心應手。

速度快如疾風,力道猛如崩雷。

猛烈的金屬擦擊聲響起,一道火光耀射全常

方日天只覺一道無形的壓力朝自己湧來,只得一刀將攻勢轉化為守勢,才得以抵擋住了這一槍,震得雙手發麻,差點來刀都握不穩,只得往後被逼退了好幾步。

而陳恬,體內氣息穩定,臉上卻浮現出一絲笑意,那是死神般的笑意。

甄宓此時臉上浮現出幾分意外,本以為陳恬會死在這一刀之下,想不到陳恬居然如此輕鬆就震開了這一刀,還隱隱勝於方日天,心中不由得開始萌生幾分好感。

不僅是甄宓,台下百姓亦是一驚,想不到居然還有人敢上台,居然還打得過方日天。

方日天此時已經憤怒異常,常年來,何曾有人如此羞辱過他讓他面子全無,此時已經不要命的朝陳恬奔來,一刀攜著冷風,嗖嗖砍來。

「既然如此不知死活,那我就成全你」陳恬冷笑一聲,手中長槍再次挺起,一招「龍嘯喋血」,化作幾道幻影,左右擺開,直擊而去。

槍與刀在這擂台之上相互往來交替,擦出得火花奪人眼球,亦是盪起一陣陣氣流。

一刀直劈陳恬,陳恬總能用槍輕鬆挑開,轉而一槍直刺,讓其手忙腳亂,只有招架抵擋之力。

二十回合走後,已經繞得台下百姓煙眼花繚亂,不知是什麼情況,只見台上是一道道的身影不斷移來移去。

「老爺,少爺這樣子打下去怕是有危險埃」樓上的一個家丁見勢不妙,立即向那方老頭說到。

只見身旁一個相貌醜陋,賊眉鼠眼之人諷笑一聲,「爹,你就放心吧,大哥衣袖裡面還藏著兩根毒針,若是不敵,就會用暗器,如果再不行,我們不是還有一百來號人嗎,一擁而上,直接打死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

「還是吾兒聰明埃」方老頭臉上的擔心一瞬全部煙消雲散,反而是滿臉的讚賞之情。

再看擂台之上,陳恬已經逼得方日天毫無退路。

「給我敗」陳恬怒喝一聲,手中血槍猛地一槍轟去,直接將方日天手中長刀轟了出去。

方日天只覺手中刺痛萬分,再也拿捏不住,手中大刀飛了出去,再提起雙手一看,雙手已經鮮血不止。

「好打得好」見陳恬打敗了這個惡霸,台下百姓紛紛拍手叫好,頓時沸騰起來。

陳恬見方日天已經構不成威脅,一槍直指方日天的印堂,厲聲大問,「你可知錯」

方日天急忙跪在陳恬面前,一臉的誠惶誠恐,「大俠,大俠我錯了,饒了我吧大俠。」

看著方日天此時的樣子,陳恬倒是感覺好笑,片刻前還是那樣一般的囂張,此時卻是如此一般伏跪在自己腳下,猶如一頭喪家之犬。

「既然你知錯,那倘若他日再敢欺犯百姓分毫,我定讓廢了你」陳恬警告一句,方日天唯唯是諾,便也不再與人渣計較什麼。

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把甄宓從這群惡棍手中給搭救出來,不過既然敢擺下這比武招親的擂台,想必也不敢當眾悔約。

陳恬內心思慮著,手中執起長槍轉身向樓台走去。

「小兒,吃我一箭」正當陳恬轉身朝樓台走去之時,身後的方日天突然一躍而起,伸直手臂直對陳恬後腦勺。

嗖,嗖。

兩支袖箭一射而出,與空氣摩擦出嗖嗖的聲音,袖箭上的毒汁歷歷在目。

「公子小心背後」甄宓見勢,朱唇啟聲提醒陳恬。

陳恬只覺背後一陣陰涼,猛然回頭,兩支袖箭已經離自己十分接近,此時要想防守,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暗箭傷人,是否太過卑鄙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