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七十三章 血洗方家樓
小說:| 作者:| 類別:

七十三章 血洗方家樓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陰風刺骨,兩支袖箭直刺陳恬而來,陳恬此時已經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暗箭傷人,是否太過卑鄙了」千鈞一髮之際,一道寒光閃過,陳恬只覺眼中出現一幕幻象。

一把碩大的寒戟探出,直接擊向兩支袖箭,狂暴的力量伴隨著寒氣畢露的青戟,在這半空之中形成一股漩渦,攪碎了兩支飛來的袖箭。

一襲白衣,一柄青戟,一帶黑髮,一個白衣人的幽靈般突然出現,救了陳恬。

「多謝兄台相救。」陳恬很久才反應過來,嘴中答謝白衣人的救命之恩。

「混蛋,居然敢礙我好事,我砍了你」方日天見兩支袖箭被折斷,頓時也顧不上實力差距,直接提起大刀再次沖向了白衣人。

只見白衣人嘴角揚起一絲冷笑,「就你也配和我動手」深邃的眼神凝視著陳恬,那眼神,不屑之極,將馳來的方日天,根本不放在眼中一般。

寒光再現,就在陳恬還未看清白衣人是如何出招時。那一柄耀人眼球的青戟,竟已后發先至,攜著開天闢地之力狂卷而來。

沒有任何的金屬撞擊聲,只有骨肉撕裂的聲音,血霧伴隨著襲來的狂風在空中不斷飛舞。

虎頭刀,被氣流攪得震飛出去,不知所蹤。

僅一招,白衣人將方日天瞬間碾為一團血肉,這種程度是他陳恬不敢想象的程度。

陳恬滿臉震驚的對視著白衣人,瞬間凌亂了思緒,不知為何,總這種眼神好熟悉。

血肉飛濺到台下,濺在無數百姓的身上,頓時惹得台下大亂起來。

「我兒氨方老頭見自己的兒子被一戟碾成肉泥,登時暈了過去。

旁邊的小兒子暫且稱之為方二,臉上卻掠過一絲得意,因為只要方日天死了,他就是方家老大,就可以得到全部財產,包括甄宓。

「兄弟們,給我上,殺了這兩個傢伙」方二立即召集了兩旁數百人,一群人團團圍住了整個擂台,圍的水泄不通。

「美人,你是我的了,哈哈。」見陳恬與白衣人被團團圍住,方二滿臉邪意的朝甄宓走去。

甄宓頓時被嚇得只能用拚命喊叫:「你這個禽獸,你要幹什麼,你離我遠點」

方二一把將甄宓抱住,強行抱進了旁邊的房間中,臉上儘是陰意。

聽到甄宓的呼喊,陳恬頓時著急起來,白衣人看到了這一幕,眼神中掠過一絲平常人無法捕捉到的異變。

依然是冷淡而卻又堅定地對著陳恬說到:「你去救人吧,這群人,我拖著。」

「哥哥,我們來了,你怎麼在這裡被人圍起來了氨正當陳恬火燒眉毛的時候,羅士信與趙雲等人正好趕了回來。

「士信,他們要害我,快幫我趕跑他們。」陳恬見到羅士信等人,頓時心中大喜,急忙招呼著讓羅士信拖住這群人。

「什麼,敢打我哥哥,老子擰了你們的腦袋當夜壺使」一聽到陳恬被這麼多人打,羅士信頓時怒火中燒,一個虎躍衝上前去,一把抱住了擂台的支柱。

「呀啊給我松」羅士信怒吼一聲,雙手抱住擂台的大柱,使勁一用力,直接將頂柱給卸了下來,整個台上開始不停晃動起來。

數十個站不穩的人開始不斷從擂台上摔下來,羅士信懷中抱著一根巨大的橫木,衝進人群之中,棍掃一大片。

「殺氨

見羅士信在前已經開了一條路,趙雲提起亮銀槍,一腳踏過羅士信手中的大木,直接躍上擂台,殺入人群之中,無一合之敵。

程咬金與尤俊達各自拿起武器朝兩旁衝殺去,一步殺一人,殺得擂台下的人措手不及。

白衣人亦是手中一桿青戟使得虎虎生風,所到之處,人頭盡數飛起,不留活口,就猶如一台無情的絞肉機。

陳恬見眾人一起拖住了這群家丁,急忙一槍挑開前方的數人,踏過屍體,往方家樓上追去。

整個擂台瞬間變成了屠宰常

「美人,你就從了我吧。」方二見到甄宓楚楚可人,酥胸半露,臉上的邪意更重,把甄宓一把抓到房間的床上,按在身下。

「你這個畜生,放開我」甄宓仍在不停的用雙手掙扎著,然而對於一個成年男子的力氣,根本無法撼動半分。

「不用喊了,喊破嗓子也沒人來就你的,哈哈,你是我的了。」方二口水放肆的流在甄宓的玉肩上,左手一把脫掉甄宓的衣帶。

半露,雪白的高峰呼之欲出,完美極致的身材慢慢展露出來。

「破喉嚨在此」正在甄宓準備放棄防抗,面對這不公平的命運,準備咬舌自盡的時候,突然一聲巨吼從後面傳來,陳恬剛剛好趕了上來。

方二就要得手的時候,陳恬突然的闖入頓時亂了他的分寸,急忙拔出身邊的一把佩劍,朝陳恬直去,「你這傢伙,莫要壞我好事」

「我今日就用你的血來祭我的槍」陳恬見衣衫不整的甄宓蜷縮在床角,頓時勃然大怒,滿眼漲的通紅,大喝一聲,縱槍衝去。

「檢測到宿主進入盛怒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71,宿主當前武力上升至73」

陳恬在流光冥火槍的帶動下,化作了一道紅光,銳利難當,彷彿世間萬物都將為之一顫,直接撞向了方二。

方二手執佩劍,憑著他57的武力狂沖向前,在那一剎感受一股有強烈的殺氣壓迫而來,目光瞬間被一片血光填滿。

猛烈的撞擊聲震得兩旁的木窗頓時為之所震裂。

一把劍在這強大的衝擊之下,被衝擊為兩段,陳恬不偏不倚,一槍刺中了方二的左臂,直接挑落下來,將他整個人轟了出去直摔下樓。

一槍直接挑飛了眼前此人,陳恬頓時感覺心神極為震蕩,好似體內氣息為之倒流一般。

「系統,為何會這樣,為什麼感覺我體內的力量好似在流失一般。」

「回復宿主,流光冥火槍剛剛被激活了屬性反噬,若是宿主利用此槍狂拼的話,流光冥火槍將從宿主體內吸取體力從而造成很大的威力。」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