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七十四章 洛神傾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七十四章 洛神傾心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ps:不好意思,這幾天忙於考試,所以更少了,希望見諒,31號補上。

排行榜下面的已經開始瘋狂的投票,隱隱有超過青衣的感覺,還沒有蛙們,來一波票,讓他們瞧瞧我們青家軍的厲害

遭受流光冥火槍反噬的陳恬,頓時臉色蒼白,感覺體內一陣熱血沸騰,整個人一下子單膝跪在地上。

「你丫的不早說,給我這樣一把坑玩意,搞不好哪天我連命都送在這把槍上。」陳恬呼吸急喘起來,忍不住又和系統吐槽一句。

「回復宿主,流光冥火槍會吸收宿主體內的體力,是在宿主精神失控的時候。」

系統一言未盡,緊接著補充到。

「若是宿主願意用生命作為代價,則流光冥火槍將揮發出不可想象的威力。」

「不可想象的威力」陳恬望著這幾個字眼,眼中不由得流露出幾分好奇,「本宿主可以找其他人來代替一下嗎」

「當然不可以,流光冥火槍只認準宿主一個主人,宿主如此好奇,是否需要嘗試一下」

「滾你丫的。」

「公子,公子你沒事吧。」甄宓見狀,也不顧及自己身上衣衫不整,連忙上前來扶住陳恬。

陳恬轉過頭來,望了一眼甄宓,甄宓此時衣衫襤褸,外套都被撕扯破碎,隱隱露了出來。

陳恬眼中沒有半絲的不正之心,反而心生一股憐愛,天寒地凍,甄宓如此衣著,豈不凍得不行

忍著體內動蕩的氣流,陳恬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披在了甄宓的肩上。

甄宓心中一顫,終於忍不住,兩眼不自覺的開始朦朧,兩行晶瑩側流而下。

陳恬作為現代人,就算是前世,也從未動情,此時居然感覺內心一陣觸動,心疼萬分。

陳恬慢慢將手伸向甄宓的臉,試圖抹去那張絕世嬌顏上的淚珠。

「公子,你怎麼會有我的玉佩」甄宓突然看見了陳恬懸挂在腰間的玉佩,頓時驚呼起來。

那個玉佩正是陳恬從商鋪老闆花錢買來的流鴛戲鴦佩,陳恬腦中飛速的回憶著前世的點點滴滴。

瞬間猛然驚醒,原來前世在河南甄宓墓旁的銘文上,刻的正是流鴦戲鴛。

陳恬慢慢拿出腰間的玉佩,凝視著甄宓的芳容,才知道店老闆說的莽漢就是方家的人。

「既然這是姑娘的,那我便原物奉還」話一說完,陳恬便將掌心的玉佩輕輕放進甄宓手中。

甄宓卻搖了搖頭,將玉佩遞了回來,「公子對我有救命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不如就把這塊玉佩送予公子,還望公子不要嫌棄。」

「好,那我恭敬不如從命了。」陳恬溫柔一笑,也許,這就是傳說中的定情信物吧。

「可否告知小女子公子尊姓大名日後小女子也好報答公子。」甄宓美眸中迴轉著無限柔情。

陳恬被這麼一問,只覺面頰頓時湧起一股熱潮,「在下孤獨恬,各位姑娘芳名」

甄宓臉上亦是泛起層層紅暈,「小女子姓甄名宓」

「嗯甄姑娘。」

「哥,樓下那群雜種我把他們全部殺了。」正在陳恬與甄宓暗生情愫的時候,羅士信一腳揣進門來,打破了室內的氛圍。

見羅士信闖了進來,甄宓頓時不自覺的逃避開了陳恬的眼神,臉上的羞紅更深一度。

陳恬也意識到有寫尷尬,急忙眼神收了回來,轉身走向窗邊,往外一看,只見地面早已上橫屍遍野,血流成河。

無奈嘆息一聲:「想不到此番只是來山東尋找秦家後人,卻不曉得會惹下如此大的麻煩。」

「公子,快點離開吧,官府的人要來了。」陳恬嘆息之餘,趙雲程咬金等人紛紛走了進來,提醒陳恬官府即將要來了。

「好,甄姑娘,你此時已經孤身一人,倒不如與我等一起先離去,免得落到不軌之人的手中再受磨難。」陳恬俯身身子,牽著甄宓的玉手,慢慢扶了起來。

「不行,前門已經走不通了,前面全部都是官府的人。」正在陳恬準備離開之時,白衣人突然走進房來,一臉凝重的通告情況劇變。

「來了多少人多右」陳恬掐點著人數,若是少的話,隨時準備強行衝出去。

白衣人臉上浮現出悵然之感,淡淡的說到:「大約來了七八百人。」

羅士信猛地一踏地板,險得踩出一個洞口來,驚得眾人一條,甄宓也不由自主的靠近了陳恬的懷中。

「士信,你幹什麼」陳恬有些不解,心疼懷中的甄宓,厲聲呵斥一聲。

羅士信一臉傻憨的答道:「哥哥,不是我說,就這七八百人,咱兄弟一衝不就衝掉了嗎」

程咬金忍不住笑了出來:「傻大個,不是我說,你想想這姑娘和俺娘沒有,你以為都像你一樣沖就行了埃」

「你再罵我傻試試看,我擰了你的腦袋」羅士信傻呵呵的罵了一句程咬金。

看這這兩逗逼,房內氣氛緩和不少,甄宓也被一開。

「行了,三弟,士信,你們兩個別鬧了,這外面的官兵還在圍堵,隨時可能闖進來,你們還在這瞎扯什麼」趙雲看不下去,轉而氣氛又轉為了嚴肅。

瞬間眾人鴉雀無聲,都在苦苦思索著破解之法。

「依我看,後院的守兵並不算太多,若是我們幾個掩護老夫人和這個姑娘,強突後門,說不定可以突圍。」

正當眾人都沉默無語之時,白衣人突然開口說到,為眾人指出了一條明路。

「這位仁兄,多謝你之前出手相助,此時還要連累你與我們一起逃亡,我實在愧疚萬分埃」

陳恬一想到白衣人救了自己一命,此時又被自己拖下泥潭,心中不由得生出一陣愧疚之感,便以江湖之禮回敬。

「不必多說,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已,此時最重要的還是突圍出去。」

白衣人依舊是淡淡的拋下一席話,一揮衣襟,提起手中青淺藍色戟,睥睨著樓下的官兵。

「等一下我在前面擋住這群官府走狗,爾等見機從後門逃出去。」白衣人眼中沒有絲毫的畏懼,提戟就要往樓下走去。

陳恬想說什麼卻又將湧上心頭的話壓了下去,望著那一襲白衣的背影,眼中流露出几絲擔心,他擔心的並不是白衣人,而是官兵。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