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七十七章 朱仝夜訪城隍廟
小說:| 作者:| 類別:

七十七章 朱仝夜訪城隍廟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ps:明天三更,希望各位能夠為我投上一票,在此感謝一下九霄第一帥,青春的道德兩位書友的大力支持

「檢測到不存在東方升此人,請宿主重新確認」

正在陳恬沉思此人底細之時,系統卻意外的告訴他,東方升不存在,這結果讓陳恬頓時失色。

「系統大爺,不是吧,再查一次試試看。」陳恬堅定的認為,肯定是系統的錯誤。

「正在檢測中不存在東方升此人,請宿主重新確認」

結果一樣,依然檢測不到東方升,系統不可能三番兩次出錯誤,這就只能表明,東方升根本沒有這個人的存在

陳恬瞬間凌亂在燭光之中。

居然沒有東方升這個人,那他究竟是誰,為何要救我,為何又要不告而別,而且不以真姓名相告。

陳恬不禁捫心自問,內心有太多的不解,太多的疑惑,越結越亂。

「不肯告知真名,莫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大哥,不好了,三哥和門口一個捕快鬧起來了」

正在陳恬內心鬱悶不已之時,尤俊達倉促地推開門跑了進來,不斷地叫嚷著。

「快去叫子龍和士信,隨我一起去看看。」

陳恬腦中一驚,從心結中緩過神來,一把抓起神案上的血槍,急忙趕至正堂。

跑在路上,響亮的刀斧撞擊聲就不斷傳來,陳恬一把推開後門。

只見正堂里刀光斧影不斷掠過屋樑,陳恬湊近一看,只覺眼前與程咬金對戰的人有幾分眼熟。

「檢測到程咬金潛能第三斧發動,武力上升至90,朱仝武力下降至84,秒殺幾率上升一倍」

「三弟住手」收到系統提醒的陳恬,此時才認出來,此人正是朱仝,慌忙喝令程咬金住手。

一斧破空而下,凌厲的斧刃堅定無比,被這一斧劈中可不是鬧著玩的。

朱仝措手不及,沒想到眼前這個莽漢如此勇猛,急忙提起朴刀格擋。

程咬金聽到陳恬的喝令,不情願地一斧轉射方向,劈至地面石板。

轟。

石塊破碎聲振聾發聵,在朱仝耳邊嗖的擦過,驚得朱仝冒得一臉冷汗。

「哼,大鬍子,算你運氣好,我大哥讓我住手,不然俺老程這一斧下去,肯定叫你六親不認七上八下」

程咬金憤懣的瞥了一眼朱仝,繞口不覺地擺起架子來。

六親不認七上八下程咬金你這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吧。

陳恬內心苦笑一聲,見程咬金已經收手,急忙上去攙住驚魂未定的朱仝。

「見怪休怪,我這兄弟向來就是如此魯莽,捕快大人為何深夜至此」

朱仝深吸一口氣,撫了撫加速的心跳,停息片刻望著陳恬開口說到。

「你來山東究竟所為何事」朱仝滿口帶著質疑的口氣。

「你這話是何意思」朱仝問時,趙雲等人亦同時步進正堂,此時除了程母與甄宓,全部人都聚集在了一起。

面對朱仝的質問,陳恬面不改色。

「如此說來,大人已經知道我等所犯何事,如今是否是來逮捕我等」

聽到陳恬說朱仝是來拘捕自己的,羅士信一股腦跳了出來,手中扛著一根碗口粗的木棍,指著朱仝的腦袋。

「大鬍子,你要是敢捉我們,俺第一個擰了你的腦袋」

朱仝回過頭望了一眼羅士信,捋了捋下顎的長須,笑了一笑。

「在下朱仝,若各位不嫌棄,我倒想與各位好漢交個朋友。」

程咬金滿臉腹疑,「大鬍子,你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朱仝往前一步,以江湖人的禮數拱拳說道:「不瞞眾好漢,我雖為官府捕吏,卻也和秦大哥一樣有著江湖情懷。」

「那方家惡人,朱某早已看不過眼,可惜心有餘而力不足,孤掌難鳴。」

「今日諸位血洗方家樓,為我濟南除一惡霸,朱某早已十分敬佩各位好漢的敢作敢當,所以今日獨自前來拜會。」

程咬金臉上疑色減輕半分,卻依然半信半疑,問道:「那你如何可讓我們相信你的話」

陳恬卻點了點頭,表示相信朱仝的話,因為在場沒有任何人比他更清楚朱仝。

「我相信朱捕頭的話,若是朱捕頭今日要抓我等,早就帶了大隊人來,又豈會孤身一人前來。」

朱仝認可的看了一眼陳恬,表示對陳恬的廣闊胸襟感到佩服。

「諸位今日被困於此,若是無法即時出城,則遲早會被官府的人找到,所以今日我來為諸位提個建議。」

「說的好聽,你以為城門是你家開的埃」尤俊達也忍不住抱怨一句。

陳恬瞟了一個眼神,表示住口。

「今日我為各位帶來了幾套捕快服,這套捕快服若是沒有意外的話,明日說不定可以助各位順利脫身出城。」

陳恬望著朱仝身後的一堆官服,眼中閃過几絲疑色,開口問道:「朱兄此言何意,還請明示。」

朱仝再次捋了一捋下顎的長須,緩緩走向身後,將一疊衣裝慢慢放到神案之上。

「諸位,明日只要諸位穿上這身捕快服,然後可以往西門出城。」

陳恬用手慢慢撫了撫下巴,問道:「沒這麼簡單吧」

朱仝撫須一笑,「還是兄弟想得周到,朱某正要說來。」

「明日諸位出城后,這守城之人與我等捕快都有一套密語,一般熟人不會用,你們是生人,所以他們肯定會刻意問下。」

「什麼密語」

「他們問你雀子,你們就答飛往東邊。」

「啥雀子還望東邊飛,你腦子壞了吧。」羅士信一聽這暗號,忍不住笑了出來。

朱仝加強了語氣,強調說道:「諸位可記好了,明日一切就看你們自己的了,朱某先告辭了。」

陳恬暗暗記下了暗號,轉口威脅的問道:「憑什麼讓我們相信你」

朱仝一臉正氣昂然的抬頭說到:「朱某腦袋就在這,若是朱某會說假話,眾好漢隨時可以取了我的腦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