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七十八章 動我女人,唯有血償!
小說:| 作者:| 類別:

七十八章 動我女人,唯有血償!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ps:求打賞,求推薦,求收藏

次日,城隍廟。

為了掩人耳目,陳恬等人全部換上了捕快服飾,唯獨羅士信因為太過龐大,捕快服活生生被撐出一個大洞來,惹得眾人群聚而笑。

至於甄宓,程母,陳恬將他們安置在馬車之中,一大早便驅著馬車前往朱仝所說的西門,一路上,雖有不少昨日的圍觀百姓認出了陳恬,卻沒人願意當面指出。

眾人駕著馬車,腰間懸挂著一把朴刀,將自己的武器紛紛藏在了馬車之下,以備不時之需。

走了大約五里的路,終於趕到了西門大門之處。

「前面的馬車,停下停下」守城的守將遠遠地就望見了陳恬等人的馬車,揮了揮手,嘴中不停吼著停下。

趙雲急忙勒住韁繩,將馬車停在了原地。

「爾等是幹什麼的」守將左手捏著腰間寶劍的劍柄,厲聲問到。

陳恬見勢急忙大踏步往前跑去,畢恭畢敬地行了一禮,說道:「將軍,我們是縣官差令我們去外城辦案,還望大人通融通融。」

守將打量了一下陳恬,「我看你有點生,我是不是以前沒有見過你」

「回將軍,我是剛來的小捕快,這不你瞧,大人派我們出來練練手。」

「好,那我問你,雀子往哪裡飛」

「回將軍,雀子往東邊飛。」

守將這才放下心來,點了點頭,揮手說:「你們過去吧。」

陳恬心中暗喜,想不到這西門還真像朱仝說的一般,如此容易就可以過去。

「後面的,快跟上」

陳恬對著趙雲使了個眼神,喊了一聲,趙雲一鞭打在馬背上,馬車慢慢駛向城門。

馬車中程母一直提心弔膽,抓著手帕問甄宓:「閨女啊,你看這會不會有事氨

甄宓笑顏一開,安撫著程母,往外看了一眼說道:「大娘,你就放心吧,孤獨大哥他們應付過去了。」

甄宓往外一看,卻不小心將一塊衣襟扯在車窗窗角的碎片上,掉落到了窗外。

守將站立一旁,注視著陳恬等人過路,就在馬車駛過眼前之時,突然見車窗內飛出一塊淺藍色的錦帶,飄落在地上,頓時心生疑意。

「慢著,給我停下。」守將撿起這一塊衣襟,嗅了一嗅,卻覺一股淡淡的芳香,突然勒令陳恬停下。

陳恬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但是安全為上,還是揮了揮手,命趙雲停下了馬車。

「將軍還有何事」陳恬屁顛屁顛的跑到守將的身旁,低聲開口問到。

守將把捏著手中的一塊衣角,「這馬車中是何許人也」

「回將軍,這馬車中是證人,此案必須要證人配合才能一起破案,所以就帶著證人一起出城辦案。」陳恬看出守將發現了一絲貓膩,便開始解釋。

「來人,給我打開這車門帘,我倒這是何人」守將也不搭理陳恬,就要讓人打開門帘。

左右兩旁的守卒一起上前,掀開門帘,守將靠近一看,發現車內坐著兩人,正是程母與甄宓。

只見甄宓見有人突然打開帘子,頓時花容失色,雙手不自覺的抓緊了衣襟。

守將沒有多看程母半分,反而將眼神拋向了甄宓,眼中透露出几絲邪意。

「好水靈的小姑娘,來抬起頭讓大爺看看。」守將將手伸了進去,用食指慢慢抵起甄宓的俏臉,瞬間只覺眼前此女猶如仙女一般妖艷。

碎藍的一襲衣裙,粉嫩的俏臉,藕白水嫩的皮膚,配上嬌美的身材,勾得守將魂不守舍。

「將軍,此女是證人,還請將軍速速放我等過門吧。」陳恬在一旁,見勢不妙,立即開口請求過關。

「休說這麼多,等本將對峙一番,定放你們過門,安心在外面等著。」

「可是將軍」

「廢什麼話,讓你滾就滾」守將趁著陳恬話未說完,一掌將陳恬打出車外。

色性的發作,會不顧一切。

守將卻絲毫不搭理陳恬,反而迅速鑽入車中,「如此嬌美的小娘子,是否太可惜了,來,陪爺爺玩玩。」

守將放肆的用手企圖挑逗著甄宓。

啪。

一聲清脆的拍擊聲響起。

「禽獸,你離我早宓一巴掌直接打在了守將的臉上,印出一個大紅櫻

「放肆,你這個賤人,老子今天把你給就地正法」守將強行一把抓住甄宓兩邊的肩帶,就要往下扒。

陳恬重新爬上了車,一手抓住了守將的手,鑽入車中,「大人,還請你對證人放尊重點。」語氣中隱隱有了幾分殺戮之意。

「滾,老子的事要你管」守將趁著陳恬說話之時,一掌直接又將陳恬拍翻出去。

「你個王八羔子,敢動我哥哥,我看你是活膩了」羅士信見陳恬被一掌排出,再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發作起來,就要衝上前去,將守將拉出來。

「來人啊,把他們扣押起來」守將在車中大喝一聲,城門兩旁守卒紛紛前來將羅士信團團圍祝

守將見羅士信等人被圍住,一個虎撲將甄宓撲倒在車面上。

「你個禽獸,你要對我閨女幹什麼」程母用手不停拍打著守將的後背,守將直接一掌打暈了程母。

「哈哈,現在總算沒人礙著了。」守將將身體壓在了甄宓的身上,卻突然感覺身後有一股強大的力量牽引著他起來。

陳恬再次躍進車中,一把抓住守將背後的鎧甲,一個使勁直接拋出車外而去。

「獨孤大哥」甄宓滿臉委屈的淚水望著陳恬。

「放心吧,有我在。」陳恬溫和地用中指颳了一刮甄宓的鼻間,露出溫馨一笑。

轉身緩緩走向車外,望著摔在地上的守將。

「你膽子夠大的,連我都敢打」守將在匍匐在地上,翻過身來,用手指著陳恬,嘴中不聽叨念著。

陳恬拿出馬車下的血槍,長槍一指守將頭顱而去,眼中殺機畢露,槍尖的血紅毛纓在空中隨風不斷飛散。

一字一殺氣,一語一驚人。

「你動我的女人一毫,我必讓爾等血流如潮」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