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八十二章 左手廢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八十二章 左手廢了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ps:第三更送上,求打賞,求推薦

程咬金與尤俊達將馬車停在前往冀州路上的洪來客棧,趙雲與高順在後策馬趕了上來。

眾人見過之後,因為陳恬與高順傷勢較重,而且陳恬失血過多,趙雲急忙去四處尋找才請來了大夫。

高順並無大礙,稍微下了一個方子,止住血,便也就休息半月左右就會慢慢恢復了。

可是一轉眼到了陳恬的房間,氣氛開始凝重起來。

眾人皆在兩旁提心弔膽,生怕陳恬出了一點什麼意外,尤其是甄宓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陳恬。

只見大夫慢慢給陳恬查看了一番傷口,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大夫,我說你嘆什麼氣啊,快給我說,我大哥怎麼樣了,如果出事了我第一個饒不了你」尤俊達一把抓起了大夫的衣領,提在半空厲聲質問。

這半個多月來,陳恬一直待人不薄,尤其是自家兄弟,所以在眾人眼中他早就是超越生死的好兄弟,好大哥了。

「四弟,別這樣放下大夫,大夫你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

趙雲將大夫扶住,喝令尤俊達放下大夫,尤俊達怒視一眼,只得慢慢放了下來。

只見他驚魂未定,拍了拍胸脯,又是嘆息一聲。

「獨孤大哥,都是我害了你。」甄宓見大夫一連兩嘆,以為陳恬必死無疑,撲到陳恬尚有餘溫的懷中痛哭起來。

看見此幕,程咬金等人再也忍不住,一起低聲嗚咽起來,尤其是趙雲亦是整個人的呆了。

陳恬對他有知遇之恩,而且自己此行曾保證會保全陳恬的人身安全,此時面對不知生死的陳恬,趙雲心中絞痛萬分,恨不得一頭撞死。

「大哥啊大哥,你怎麼就這麼離俺老程去了,你還要帶我們打天下呢」程咬金抱住陳恬受傷的左肩,一個勁哭了起來,淚水與血不斷混合在一起,在地面迴旋。

「你們一一個個,煩不煩啊,我還沒死死。」

就在諸人都哭喪起來之時,陳恬晃動了一下左手,嘴中慢慢說道。

「大哥,你死了啊,大哥。」程咬金依舊抱著陳恬的手臂痛哭不已。

「咦,大哥你怎麼說話了」程咬金痛苦之時,突然感知到陳恬好似說了一句話,搖起陳恬的左手不聽喊著。

「你個逗逼,痛死老子了。」陳恬重傷左手,程咬金一晃,更是讓他疼痛不已,程咬金立即放開了手。

滿眼絕望的趙雲眼中頓時好似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一般,急忙詢問著大夫,「大夫,這我大哥到底怎麼回事」

只見大夫笑了笑,眼中亦是流露出一絲意外之感。

「這位公子的狀態實屬罕見,重傷如此,還流了這麼多血,居然還能撐的下來,若是換了普通人,早就一命嗚呼了,奇啊奇。」

大夫一襲話說完之後,又是深深一嘆。

眾人終於放下心來,陳恬沒事,虛驚一常

甄宓聽到陳恬的情況,懸著的一顆心也慢慢沉了下來,將耳朵慢慢湊近陳恬的胸脯,聽著陳恬那撲通撲通仍在跳動的心。

陳恬慢慢的睜開了雙眼,昏迷了一天,又流了這麼多血,陳恬此時就是連起身都感覺十分困難。

勉強睜開雙眼,看著懷中早已哭成淚人的甄宓,陳恬掙扎著伸出右手,撫開凌亂在那尊絕世容顏上的幾束秀髮。

那張嬌美的面容上淚痕依舊,在陳恬昏迷的時間裡,陳恬無法想象甄宓為他流了多少眼淚。

一想到這裡,陳恬內心一陣心疼。

「不要哭,哭了就不漂亮了。」陳恬嘴中輕輕的說到,此時氣息已經是十分的虛弱。

見陳恬醒了過來,氣氛瞬間緩和了不少。

趙雲臉上那一絲凝重終於慢慢褪去了,轉而恭敬的問向大夫。

「大夫,敢問我大哥如何才能痊癒」

大夫又望了一眼陳恬蒼白的面容,徐徐地說道:「公子這病情,失血過多,所以這幾日除了在下開的藥房,還必須要多進食一些補血的物品,而且」

大夫說到一半,突然又停了下來。

「還有什麼大夫不妨直言。」趙雲等人尚未開口,陳恬微弱地問出。

大夫接著臉上露出一絲難堪,說道:「公子,在下剛剛給你把脈之時,感覺你體內氣息動蕩不平,紊亂不已,好似缺了幾分似的,真是奇怪至極。」

「真氣流喪我練了十幾年武藝,還是第一次聽到這件事。」趙雲聽到此言,不禁露出幾分意外。

不僅是趙雲,程咬金等人亦是感到十分意外。

陳恬內心思酌一番,定時這流光冥火槍的緣故,才會導致自己氣息紊亂,流失幾分氣力,便開口轉移話題。

「大夫不必多理此事,我看可能是爭鬥之時的意外罷了,大夫還有何事」

大夫接下來卻是一臉為難遲遲不語,最後糾結片刻說到:「公子是習武之人,今日左臂失血過多,而且傷了很多筋脈,日後鬥爭切不可再用左手,不然舊疾複發可能會導致左臂殘廢,到時候我也是無能為力了。」

「不是吧,不能用左手,你怎麼不直接說不能打架了埃」程咬金聽到此言忍不住吐槽一句。

「嗯,謝謝大夫的好心提醒,我會注意的。四弟,送大夫出去。」陳恬強應下來,命尤俊達前去送客。

對於一個江湖習武之人來看,一隻手不能再練武,那便與廢了沒有兩樣,江湖中人受此挫,必定會痛苦萬分。

然而在陳恬眼中,這雖然有點讓他接受不了,但是槍法一般是在右手上遊走,而且身為君主,他也不必多麼太精於武藝,因為很少有君主會自己上場斗將。

而且此行只要當下趕快到冀州找到秦瓊,用殺父之仇來勸說讓秦瓊為自己效力,那麼就大功告成了,況且自己還有召喚系統,以後還可以召喚華佗看看是否能夠恢復左手。

然而陳恬並沒有想到,還有一場惡戰,一場浴火重生的戰爭在等待著他。

「甄姑娘,別哭了,快去休息吧,各位兄弟你們也是,快去休息吧,有子龍照顧我就夠了。」

此時已經是深夜,陳恬用右手輕輕撫摸了一下甄宓的臉,讓諸人先退下。

甄宓強忍了淚水,點了點頭,轉身與眾人離開了房間。

門口眾人紛紛離去,甄宓卻看見月夜下的幾隻烏鴉,匆匆跑下樓去,來到漆黑的樹林之中,尋找著烏鴉的蹤跡。

月夜之下,一個白衣男子,仰頭傲視星空,站在樹榦之上,手中幾隻烏鴉嘴中儘是鮮血淋漓。

「主公,找我什麼事。」望見白衣男子,甄宓單膝跪在地上。

白衣男子慢慢回過頭來,冷眼遙望一眼甄宓,露出滿意一笑。

「你做的很好,繼續按計劃行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