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八十四章 原來是自己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八十四章 原來是自己人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ps:新的一周,希望大家支持我,求打賞,求推薦,求收藏。

趙雲流利的躲過了三箭連發,射箭之人卻被反射之箭擦過了衣襟。

這在高手眼中來看,他已經輸了。

「究竟是何人,三箭齊射,還請出來一見。」

趙雲平穩單腳著地,吸了一口冷氣,因為方才過度的精神力集中需要舒緩。

「王大哥,你說要不要我們兄弟一起上砍了他」兩旁的人紛紛問著射箭之人。

「不必了,我已經技不如人,還要靠人數來取勝,這不是有損我七省綠林會的威信么」

只見他那自信的秀容被趙雲的反射完全擊潰之後,臉上倒是一臉的欽佩,淡淡的說到。

見久久沒有響動,趙雲等人再次緊張起來,自己沒事,並不代表陳恬沒事,若是一箭是射向陳恬的,就是趙雲也不一定來得及救。

趙雲朝後方吩咐道:「諸位兄弟,保護好大哥,別讓大哥受傷了。」

草叢中再次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趙雲的聽覺很快捕捉到了。

右手緊緊握住腰間青虹劍的劍柄,左手緊緊按住了劍鞘,隨時準備劍出鞘。

只見林中草木掩掩幾動,趙雲集中精神注視而去,像是生怕出現一條白睛大蟲似的。

陳恬聽到外面的響動,也保持了警惕的狀態,右手抓住了流光冥火槍,將頭伸出帳外,以防不測。

一陣竄動聲過後,林中突然走出了四五十人,人人身著綠林服飾。

只見為首一人身高八尺左右,只比趙雲矮了一點。

手中一桿素纓槍,背後一張月牙弓,往臉上觀看,面如觀音,白中透粉,寬天庭,重地閣。

兩道劍眉直插入鬢,二目圓睜,皂白分明,四字闊口,大耳有輪。頦下微有墨髯,看年紀也就二十齣頭。

長得是眉清目秀,一身俊武。

「系統,給本宿主檢測一下,此人是誰」陳恬望著眼前的俊秀男子,心生許多疑問,立即向系統發送了詢問。

「正在檢測中,叮咚,當首一人是王伯當,王伯當四維如下,武力:89,智力:83,統率:78,政治:86,特長箭術。」

「居然是王伯當,還真是不打不相識埃」陳恬暗暗感慨一聲,正想著二賢庄,這二賢庄的人就來拜訪自己。

王伯當俊秀的面容上掠過一絲笑意,收起長槍,朝趙雲一步步沉穩踏來。

見王伯當收起長槍,趙雲便知眼前此人敵意不大,便也放開了緊握著劍柄的手,轉而朝王伯當望去。

「你便是剛剛一箭三發之人」王伯當尚未開口,趙雲便開口說到,語氣中不知是何滋味。

「一箭三發不敢當,不如你的隔空奪箭,在下王伯當,不知各位是」

一聽到一箭三發,王伯當臉上掠過一絲自信,打量著眼前的趙雲一番,轉而娓娓問道。

「在下方子龍,後面的就是我的一群兄弟。」趙雲眼中閃過對王伯當的賞識之意,作為劫徑之人,還有這麼文禮的。

「方子龍,你們莫不是大鬧濟南的獨孤恬一群人」聽到趙雲偽造的名號,王伯當不禁感到十分意外。

「王大哥,你怎麼在這」就在王伯當與趙雲二人相視之時,尤俊達從後面策馬馳來,大呼王伯當。

王伯當遠遠聽見有人在呼叫他的名字,一眺望,只見是多年未見的綠林兄弟尤俊達,「俊達賢弟」

趙雲瞬間傻了眼,尤俊達與王伯當居然相識,關係瞬間複雜了起來。

王伯當拍了拍尤俊達的肩膀,如故友重逢問候道:「真是讓哥哥我想死你了,俊達賢弟,這麼多年你都在幹什麼氨

尤俊達臉上儘是笑意:「王大哥,這事就說來話長了,對了你們怎麼會在這氨

「我呢,本來是奉單二哥的命令,來這裡劫一個為富不仁的貪官,沒想到卻碰上了諸位,還真是不打不相識埃」

「咳咳。」陳恬乾咳幾聲,跳下馬車來,走到趙雲身邊。

尤俊達望見陳恬下車走來,立即伸手向王伯當引薦:「王大哥,這個就是我的結拜大哥,獨孤恬。」

陳恬與王伯當對視一眼,兩股眼神在空氣中不斷摩擦,良久,王伯當突然開口大笑。

「想不到大鬧濟南的俠士獨孤恬,只是一個年紀不過十六七的少年啊,佩服,佩服。」王伯當一邊笑說,一邊雙手供拳表示佩服。

陳恬亦是回禮一笑,「不敢當。」

王伯當掃視一眼後面的人,見天色將黑,提議說到:「天色已黑,不如諸位一起隨我到二賢庄留宿一夜如何,也好讓我們故友好好敘敘舊。」

陳恬卻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不瞞兄弟,我等這次來冀州,就是尋找一個人,時間緊迫,馬上就要進城,所以兄弟的好意,在下心領了。」

王伯當聽到陳恬委婉的拒絕,雖然臉上增添了幾分尷尬,但是依然是熱情的問道:「那好吧,敢問獨孤兄弟要找何人,說不定在下可以幫你的忙,這冀州城,我也是認識不少人的。」

陳恬想了一想,這冀州城如此之大,自己要找秦瓊也不是一會的事情,再說這也並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便開口回到。

「嗯,有勞王兄弟,我等要找之人,便是秦瓊秦叔寶。」

聽到秦瓊名號,王伯當臉上浮現出意料之外的表情,轉而繼續問道

「可是山東歷城,馬踏黃河兩岸,打三州六府,威震山東半邊天,神拳太保,人稱小孟嘗的秦瓊秦叔寶」

陳恬聽到此言,會意點了點頭。

王伯當見陳恬點頭,心中大悅,「巧了,這秦叔寶還正在我二賢莊上做客呢。」

「哦這秦瓊不是押送賀禮要去洛陽給越王楊素進送賀禮嗎」聽到秦叔寶在二賢庄的消息,陳恬滿臉意外。

王伯當笑道:「獨孤兄弟有所不知,秦大哥前幾日受困在黑店之中,身無分文,又是當又是賣馬,這剛好馬賣到了二賢庄,被我單二哥發現了,連夜派人把秦瓊救了出來,現在正在二賢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