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八十六章 飲酒論英雄
小說:| 作者:| 類別:

八十六章 飲酒論英雄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ps:

單雄信的盛情邀請,讓陳恬等人有點受寵若驚,但是總不能不給人家面子,便一起與單雄信進了正室的門。壹.

只見門中早已擺著一桌宴席,兩旁僕人仍在不停的上菜,桌上菜肴齊全,如果要用詞語來形容的話,如要要形容,陳恬唯一能的想到的詞語就是滿漢全席了。

再往兩邊看出,只見兩邊分別坐著幾個人,與陳恬對視一眼。

「諸位兄弟,我來為你們介紹一下,這位便是大鬧濟南殺惡霸的獨孤恬,這位就是槍殺來護兒的方子龍,這兩位分別是他的兄弟程咬金與尤俊達,還有這兩位,這位是高順,這位大漢便是羅士信。」

「最後還有這一位,就是獨孤兄弟所救的女子,甄宓。」

眾人一走近,王伯當便繞繞不絕的介紹起來。

只見左邊一人慢慢站起身來,雙手一搭,向陳恬表示佩服地說到。

「久聞獨孤兄弟大民,為我山東除了一大惡霸,真是大快人心埃」

陳恬將眼神拋向此人,只覺一陣英氣逼人,此人身高八尺有餘,座旁兩把金,臉上盛氣凌人,相貌堂堂,頗有一番英雄氣概。

「系統,給我檢測一下,此人是誰?」陳恬再次向系統送了信息。

「正在檢測中叮咚,眼前此人正是秦瓊,秦瓊四維如下,武力:96,智力:78,統率:94,政治:72。壹」

「嘶,果然是秦叔寶,這四維倒是將野史與正史完美結合一起來了,既是帥才,亦是猛將。」

系統的一番通告驗證了陳恬內心的猜想,望著眼前的秦叔寶,陳恬眼中流露出濃濃的愛才之心。

「兄台謬讚了,在下正是獨孤恬,敢問兄台尊姓大名?」陳恬亦是謙謙一笑,回禮問道。

「再下便是山東歷城的捕快秦叔寶。」

陳恬聽到秦叔寶的名號,裝出一臉英雄惜英雄,「久聞小孟嘗秦叔寶的大名,能與秦大哥結識,真乃吾之幸也。」

秦瓊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不敢當。」

「秦大哥啊,這獨孤兄弟可是專程來尋找你的。」王伯當在旁補充到。

秦瓊一臉不解的問道:「不知獨孤兄弟找我何事?」

陳恬頓了頓語氣,說道:「沒什麼大事,大家還是先坐下吃飯吧,這菜都快涼了。」

「對,對,你瞧我給忘的,快,大家都座下吃飯。」單雄信這才反應過來,陳恬等人尚未進食,急忙搬來凳椅,催促陳恬等人坐下吃飯。

「來!為了我們今天眾多好漢的相聚,我單雄信敬各位一杯1僕人將在座每人的酒杯上斟滿了酒,單雄信當先執起酒杯,面向在座各位。△壹.

「好,為我們英雄相聚,乾杯1秦瓊亦是跟著提起酒杯準備敬酒。

砰!

陳恬等人紛紛起身敬酒碰杯,頓時熱鬧洋溢。

「小女子不勝酒力,還望各位見諒。」甄宓遲遲未起身,只得開出玉口,婉言拒絕,並將身體不斷挪向陳恬的身邊。

「無妨,無妨,既然甄姑娘不便飲酒,那不飲酒便是。」單雄信亦是很懂禮數,也無可以刁難甄宓。

甄宓頷點頭一笑。

「哈哈,好一杯酒,好一個美人,好一桌英雄1就在眾人碰杯敬酒之時,右座一人突然大聲笑到。

此人的一番大笑,讓陳恬引目相注,只見此人年紀三十上下,身長七尺,細眼長須,眼珠子猶如狼眼一般不停打轉,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哦,是否又要作詩?」單雄信好奇的看向了大笑的人。

只見他捋了捋下顎的長須,突然神色嚴肅起來,嘴角不斷晃動著,開始攜觴賦詩。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行了行了,別念了,人家曹操的詩句都被你念了多少回了。」此人剛念幾句,王伯當就忍不住打斷了他。

「唉,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1此人忍不住自斟自飲,朝天長嘆一聲。

「見兄弟你志向非凡,敢問兄弟尊姓大名?」眾人都感覺這一幕好笑之時,陳恬卻開口問到。

只見此人慢慢回過頭來,一雙虎狼般的眼珠直勾勾的盯著陳恬忘了幾眼,陳恬只覺內心一陣陰涼。

「系統,給本宿主檢測一下,此人是誰?」陳恬內心對於此人,心中總會充斥著一種危機感,不由自主地向系統送的信息。

「正在檢測中叮咚,眼前此人正是被楊再興三年前亂入進來的曹操,曹操四維如下,武力:78,智力:96,統率:97,政治:96。」

「這尼瑪曹操什麼時候來了二賢庄?」

「回復宿主,曹操植入身份是二賢庄總管家,並隨機帶出了兩人。」

「哪兩人?」一個曹操已經夠陳恬糾結的了,系統居然告訴他還帶出了兩個人。

「自己去現吧。」

系統一番通告讓陳恬瞬間傻了眼,強憋住自己內心的激動,不流露在表情之上。

曹操久久凝望著陳恬,又瞥了幾眼陳恬身旁的甄宓,終於執起酒杯恭敬的說道:「獨孤公子果然是與眾不同啊,與甄姑娘更是郎才女貌。」

沒想到曹操憋了半天就憋出這樣一句話來,頓時讓陳恬與甄宓兩人有點難堪。

「行了行了,別調侃了,獨孤兄弟,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莊上總管家曹操,曹操這個人,雖然說話有點另類,不過他的能力實屬我生平見所未見。」

單雄信看不下去,亦是起身朝陳恬敬酒引見曹操。

「原來是曹兄,倒是在下冒昧了,曹兄之志向真乃我輩之楷模,在下甚是佩服。」

聽完單雄信的介紹,陳恬慢慢斟滿酒杯,在眾人的注視下敬了曹操一杯,誇口讚美。

這一誇,曹操就來興了,亦是攜觴相敬,「看來能懂我者,莫若當座的獨孤兄弟,若不嫌棄,在下倒是想要和獨孤兄弟討教一個問題。」

「曹兄不妨直言。」陳恬爽快地讓曹操直說無妨。

只見曹操慢慢起身走向門庭,皓月當空,曹操杯中之酒一飲而盡,喉結不斷翻滾著,深邃的目光注視著庭院之中如積雪般的月光。

「敢問獨孤兄弟,當今天下誰可算是英雄?」曹操突然轉身一臉嚴肅地問向陳恬。

聽到此言,陳恬內心斟酌一番,「看來這個曹操是想玩煮酒論英雄的戲。」

陳恬亦是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說道:「當今天下英雄倍出,在某看來,敢於反抗暴政地都是大英雄1

陳恬此言既一邊讚揚了單雄信等人,亦是讚揚了當今天下的反抗義士,兩邊都不得罪,可謂上言。

曹操卻是笑著搖了搖頭,撫了撫長須,含有深意地說到。

「當今天下英雄者,唯你我二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