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八十七章 戲志才
小說:| 作者:| 類別:

八十七章 戲志才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ps:

勉從虎穴暫趨身,說破英雄驚殺人。

當!

曹操一席話,驚得陳恬手中的銅羽觴一下子掉落在地上,出當的響聲,這曹操,居然把當年煮酒論英雄的話照搬到了陳恬身上。

頓時全部人的眼神都聚集在了陳恬的身上。

「莫不是這曹操知道了我的身份?」陳恬內心萬般思慮瞬間交集起來,不過轉而很快就否定了這種想法。

自己從未向外人透露過自己的身份,就是連程咬金,甄宓等人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這曹操根本不可能知道的,一定是因為我贊同了他的話,所以將自己看為英雄的,一定是的。」

陳恬一邊內心為自己開脫,一邊慢慢拾起掉落到地上的銅觴,平息自己內心的異動,漸漸平靜下來望著曹操。

「剛剛在下不手抖了一下,不小心驚擾了大家,還望見諒。」

「敢問獨孤公子哪裡人士?」曹操見陳恬手足有些忙亂,眼神中投射出一絲狐疑,進而問到。

陳恬淡淡一笑,說道:「不瞞曹兄弟,在下是荊州人士,為了躲避戰亂,不由得來北方。※■一看■書▲.」

聽到陳恬的回答,曹操微微點了點頭,可眼神中的疑色愈來愈重。

「獨孤起源於北魏時代北鮮卑部落,就算要說,現在也在并州一帶,如何江南有獨孤之人?」

一席話說的讓陳恬瞬間語塞,不知如何作答,這96的智力真不是蓋的。

「行了,行了,孟德別說了,獨孤兄弟累了,帶他下去休息吧。」單雄信見兩人開始尷尬起來,好端端一場宴席,變成這個樣子。

「對啊,你問這麼多幹嘛,大哥,累死了,走了一天路,咱們快去休息吧。」程咬金雖然聽得稀里糊塗,但是總覺得曹操在罵陳恬一樣,便瞪了一眼曹操,嚷著要離開。

「好吧,那在下就告退了,甄姑娘,我們走吧。」陳恬意識到在留下來很有可能會被曹操揭穿自己,只得冷冷望了一眼曹操,轉而牽起甄宓的玉手,一起去後房。

曹操仰天大笑了一番,再次斟滿觴中的酒,掩袖一口飲盡,也不再追究陳恬。

「幫主,你要的重武器已經找來了。」就在將要離開之時,一個僕人從門外跑了進來,躬身一禮,朝單雄信通告到。

單雄信滿意的點了點頭,向羅士信說道:「壯士,我讓人在兵器庫中為你尋了一件重武器,你可有興趣去看一看。▲壹」

「好啊,好啊,快帶我去」羅士信一聽到頓時傻笑了起來,不過轉眼又看見陳恬,又沉默了下去。

陳恬笑著搖了搖頭,擺了擺手,說道;「士信,你去便是,哥哥先去休息。」

陳恬與單雄信相視點了一點頭,單雄信便帶著羅士信一起兵器庫。

「獨孤公子,跟我來吧,我帶你去你的房間。」陳恬回過頭,眼前出現之前已經見過的一個人,便是王伯當稱之為戲大哥的男子。

只見他一臉病態,臉色蒼白,病怏怏的說到。

「系統,給本宿主檢測一下,此人是誰?」

陳恬知道了曹操的存在之後,對這個「戲大哥」充滿了疑惑,立即向系統送的信息。

「正在檢測中此人正是曹操初期的謀士,戲志才,戲志才四維如下,武力:39,智力:97,統率:91,政治:93。」

「嘶,居然是戲志才,堪比鬼才郭嘉的男人。」聽到戲志才的名號,陳恬倒吸一口冷氣。

曹操本人的智力,統率,政治,全部在95以上,就連武力也到達了78,而且以曹操奸雄的性格,日後難免是一個勁敵。

若是為敵人的話,再加上一個97智力的戲志才,97的智力,僅次於陳恬手下的徐茂公,今後必又是一個大敵。

「怎麼,獨孤公子還在想什麼東西?」見陳恬久久未動,愣在原地,戲志才回頭探視一眼。

如果說曹操的眼神如虎狼一般,那麼戲志才的眼神便如蒼鷹一般深邃,讓人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

陳恬望著戲志才的眼神,感覺自己好似被看透了一般,心中一絲絲掠過陰涼。

「靠,老子有召喚系統,難道怕你們這兩個小癟三,我怕什麼。」陳恬內心一想到系統,頓時醒悟過來,不過區區兩個高屬性的而已,使勁安慰自己,讓自己冷靜下來。

「沒什麼事,走吧。」陳恬努力平靜了自己內心的波瀾,牽著甄宓一起跟著戲志才走向後院。

戲志才手中挑著一個燈籠,燈籠中的燭光一絲絲耀射在戲志才那蒼白的臉上,加上月光的映射,蒼白變成了慘白,如果想用比喻詞來形容的話。

陳恬唯一能想到的,眼前的戲志才簡直就是一個殭屍。

甄宓望著戲志才這番模樣,將身子不斷往陳恬身上湊,臉上流露出几絲畏懼。

陳恬輕輕拍了拍身邊甄宓的後背,表示安慰。

「就這個病怏怏的樣子,應該活不了幾年了吧。」

陳恬忍不住內心往那方面想去,戲志才本來就是英年早逝的,此時看上去好似已經病入膏肓一般,陳恬內心的擔心減退一半。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戲志才是曹操帶出的一人,還有另外一人又是誰呢?」陳恬不由得又往另外一個人想去。

「夏侯兄弟?曹氏兄弟?荀氏兄弟?郭嘉?程昱?典韋?」陳恬內心掠過無數的疑問。

「到了,獨孤公子,這是你的房間。」走在前面的戲志才在一間上乘的房間前停下了腳步,將燈籠一收,指著房間看向了陳恬。

陳恬打量了一下房間,雖然算不上自己當年在襄陽住的王府,但是也是十分不錯了,心生對單雄信的幾分感激之情。

「那我我的房間呢?」甄宓吱吱唔唔地問了一句。

戲志才蒼白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一絲笑意,「呵呵,甄姑娘是和獨孤公子一個房間的。」

「一個房間!?」陳恬與甄宓一起朝戲志才驚呼。

「嗯,天色不早了,兩位早點休息吧,在下先告退了。」戲志才淡淡地點了點頭,轉身提起燈籠就走,留下陳恬與甄宓孤男寡女。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