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八十八章 坐懷不亂,說服秦瓊
小說:| 作者:| 類別:

八十八章 坐懷不亂,說服秦瓊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戲志才走後,空蕩的房屋前僅剩下陳恬與甄宓兩人,孤男寡女。■壹看書w看ww.

瑟瑟的寒冷吹動著早已枯敗的落葉,隨風搖擺,越飄越遠,寒風刺骨讓人瑟瑟抖。

甄宓不敢直視陳恬,因為在她的感覺中,無情最是帝王家,沒有哪個帝王不好色。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甄宓自認為已經是陳恬的女人了,然而她錯了,陳恬雖然多情,但是他此時並不好色。

陳恬裹緊了身上的衣裝,放開了甄宓的手,溫柔而又多情的說道:「甄姑娘,你進去休息吧,我在外面等著就好。」

一番話讓甄宓倍感意外,本以為陳恬會與她一起入房,此時陳恬卻是一臉的正氣盎然,沒有絲毫的非分之想。

「別望了傻瓜,天這麼冷,快進去吧。」陳恬見甄宓整個人都愣在原地,便輕輕推開了門,執起手,將她牽進房中。

「獨孤大哥,你在外面不冷嗎?」甄宓望著眼前這一幕,心中隱隱一動,陳恬為他鋪好床,沒有片刻的停留,轉身走出門去。

陳恬回過頭來,俊秀臉龐浮現溫柔一笑,卻遮掩不住寒風入骨的顫慄,溫雅地說道:「快睡吧,我在外面就好。」

甄宓內心此時如一團繩索般的糾結,還是勉強地點了點頭,慢慢躺在了陳恬為她鋪好的床鋪上,望著一絲絲的青簾,不知是何滋味。

甄宓已經躺下,陳恬會心一笑,輕輕吹滅了燃燒的蠟燭,關上了門,揚長而去。

不帶走一絲冷漠,不帶來一絲輕保■■▲

僅僅是一句問候那麼簡單,陳恬轉身走去,獨自一人對著浩蕩的月空,開始沉吟。

「他,真的是那種濫殺無辜,唯利是圖的人嗎?」室內躺在床上的甄宓,腦海中不斷迴旋著自從自己遇到陳恬開始的點點滴滴。

先是方家樓在惡棍手下救了自己,為了自己殺了方家惡人,惹得一身麻煩。

再是為了自己硬生生受了一刀,半隻腳都在鬼門關前迴旋。

而今又如此坐懷不亂,美人在前,絲毫不為之所動,反而一個人去外面守門。

「陳恬,你到底是怎麼想的」甄宓貝齒朱唇輕輕碰撞,內心卻是少女的不解。

有時候,兩個人的世界,僅僅是隔了一扇門而已。

而在門外的陳恬,臉上除了因為寒風帶來的抽搐之外,還有幾分心情舒暢之感。

只要甄宓安好,他的生命便是晴天。

多日的相處,他從最初的比武招親,到今日的二賢庄群雄相聚,回憶猶如雨水一般,一點一滴讓他刻骨銘心。

月光溫柔的俯射,射在了流鴛戲鴦佩上,陳恬拿出腰間一直戴著的玉佩,望著上面的鴛鴦,心中生出無限的惆悵。

前世今生,第一次動心,陳恬臉上揚起一絲苦笑,嘆了嘆:「也許,這便是命吧。※.◇1」

今夜,也許是最凄美的夜,也許,那只是一個夢。

「獨孤兄弟,你休息了嗎?」就在陳恬沉思之時,夜幕下的一聲呼喊打破了凄美的氣氛。

陳恬朝腳步傳來的方向望去,卻是秦瓊朝自己走來。

「我還沒休息呢,秦大哥有什麼事情嗎?」陳恬收拾了自己如潮的思緒,朝秦瓊迎去。

秦瓊只是笑了笑,調侃著陳恬說道:「這麼晚了,還沒去陪夫人?」

陳恬無奈笑了一聲,看來整個莊上之人都已經將甄宓認定為是陳恬的夫人,畢竟美人配英雄是江湖籠統的說法。

「沒辦法,最近鬧脾氣了,只有被鎖在門外唄。」陳恬只能裝的像個憋屈的小媳婦一樣苦訴。

秦瓊憨厚一笑,「其實我來呢,也沒什麼事,就是想問問獨孤兄弟你,大老遠找秦某有何事?」

聽到秦瓊的目的,陳恬沉吟片刻,饒有深意的說到。

「其實我不是什麼獨孤恬。」

陳恬此言,讓秦瓊頓感意外,烈唇慢慢張開,忍不住問道:「那你是何人?」

陳恬冷冷一揮袖袍,雙手背負身後,「其實我便是錢塘王陳恬,此行目的,便是為了找你。」

陳恬很直接,直接說出了自己的身份,秦瓊眼中越來越迷茫,對於陳恬的身份半信半疑。

「既然你是錢塘王,那找我又有何干係?」秦瓊問出了自己內心最不解的事情。

陳恬的語氣慢慢頓了一頓,饒有深意的說道:「其實我知道你身世,你便是北齊元帥秦彝之中,秦叔寶,我說的沒錯吧。」

秦瓊眼中填滿了警惕,將左手按在了腰間的佩劍上,隨時準備出鞘。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知道我的身世,你找我究竟有何企圖?」秦瓊一句一吼,厲聲質問陳恬。

陳恬淡淡一笑,拍了拍處於激動狀態的秦瓊的肩膀,可以拉近了距離。

「我便是錢塘王陳恬,此言並非虛假,你的身世,我為何會知道。這點你毋須多費心思,重要的是,我知道你的殺父仇人楊林現在所在何出。」

陳恬單刀直入,直接將話題刀鋒指向了秦瓊的殺父仇人。

聽到殺父仇人四字,秦瓊內心先是疑惑陳恬為何會對自己如此了解,不過更多的是對楊林二字的敏感,警惕開始放鬆,轉而問向陳恬。

「他在何處?」

見秦瓊臉上的疑色消退幾分,陳恬鬆了一口氣,生怕弄巧成拙。

「你的殺父仇人楊林,如今就在我南陽城下,領兵十萬布下了你們秦家的天罡七殺陣,將南陽城圍得水泄不通。」

「而且我想你也知道,這天下無緣無故落入了楊廣手中,楊堅明主,而楊廣卻是個不折不扣的昏君,魚肉百姓,大興土木,攪得民不聊生。」

陳恬慢慢將話題由楊林領軍包圍南陽轉向了朝廷之勢,秦瓊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見秦瓊的內心已經慢慢被自己感化過來,陳恬抓緊了語言攻勢,緊接著說到。

「我之所以來找你,也正是希望你能和我一起為這天下百姓討一個公道,還這天下人一個太平,這既是光復我大陳,亦是為你報了私仇,於公於私,我都希望你能夠入我麾下。」

陳恬說出了自己的直接目的,秦瓊臉上沒有一絲的警惕,反而顯得有些為難。

「錢塘王殿下,入你麾下並非不可,只是秦某這還有公務,還有家母。

「若是現在歸順於你,非但我的兄弟要受難,而且家母也會有危險,所以現在還不是時候。」秦瓊清楚的分析了一下局勢,雖是十分想要報仇,但還未被沖昏頭腦。

對於秦瓊的為難之處,陳恬心中已有打算,立即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我等兄弟就陪秦大哥一起去一趟洛陽送賀禮。

「送完賀禮一起再去山東迎接你母親,再一起去我襄陽如何?」

陳恬此言,秦瓊減退了不少猶豫,但卻有開口問道:「能否等家母生辰過後在去,秦某曾熊在山東相會,實在不想言而無信。」

「生辰何時?」

「九月二十四」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