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九十三章 出發,洛陽!
小說:| 作者:| 類別:

九十三章 出發,洛陽!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ps:

次日,巳時。

羅士信與許褚拼力拚到下半夜,眾人起床之時已經將近巳時。

陽光透過淡薄的雲層,照耀著白茫茫的大地,反射出銀色的光芒,耀得人眼睛花。

甄宓輕輕拉開朱紅的門,一縷陽光溫柔的斜射而下,絕世柔美的容顏在金光下顯得更加的嬌艷。

一雙美眸在門前的台階上不斷搜尋著什麼,終於,在朱欄旁現了目標,陳恬全身裹得緊緊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那尊花容,瞬間失色,一襲藍衣在陽光襯托下變得具有十分柔美的光彩,甄宓朝陳恬急步走了過去。

陳恬臉色蒼白,好似沒有了氣息一般,甄宓這時才想到陳恬尚有舊傷還未痊癒,如今又獨守門外一夜,若是感上了風寒,那豈不是病上加玻

「獨孤公子,你醒醒,獨孤公子。」甄宓將陳恬輕輕枕在懷中,用手慢慢拂過陳恬那五官標緻的俊容,朱唇不斷挑弄,叫喚著陳恬。

陽光照射在兩人的身上,將背影拖得很長,望著陳恬蒼白而又俊俏的臉,甄宓心中突然增添了幾分好感。

陳恬此時早已醒來,將頭靠在甄宓的胸前,感受這那呼之欲出的雪峰帶來的刺激,卻不做聲。

「獨孤公子,你醒醒啊,你怎麼了?」甄宓呼喚多時,陳恬卻久久沒有反應,花容上浮現出几絲擔心,現陳恬全身冰冷,便用雙手緊緊抱住了陳恬。

烏黑柔順的長,輕輕劃過陳恬的面頰,只覺一陣癢,陳恬動了動脖子,卻被甄宓察覺。w?ww·1·cc

「討厭,你沒有暈,你居然耍人家。」甄宓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陳恬只是在玩她而已,伸出玉手拍打了幾下陳恬的胸脯。

「呵呵,逗你玩呢。」陳恬伸手抓住了甄宓伸出的玉手,只覺細滑如水,摸著十分的舒服。

陳恬抬頭望著甄宓,兩人此時相距不到一尺,十分的接近,甚至能夠彼此感受到對方的呼吸。

咕嚕。

望著眼前可人的絕代佳人,陳恬強咽了一口口水,喉結不斷翻滾著,心跳急劇加。

「甄姑娘,嫁給我可好?」陳恬輕聲問到,聲音輕的連自己都聽不清楚。

「啊,獨孤公子,我」儘管陳恬的聲音很輕,甄宓卻依然聽到了陳恬所言,開始吱吱唔唔不知如何作答。

「獨孤兄弟,你可在嗎?」就在二人卿卿我我之時,秦瓊背著行囊走來。

真是不該來時偏要來。

「額,秦大哥埃」陳恬內心頓時被秦瓊的闖入感到十分無語。

見秦瓊來到,甄宓臉上滿是紅暈,立即撒手放開了陳恬,而這一幕早已被秦瓊所見。

「看來我來得不是時候埃」秦瓊也意識到了自己壞了陳恬的好事,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

陳恬反應過來,看見秦瓊背上掛著的行囊,和腰間懸著的金,「秦大哥,你背著行囊,這是要做什麼?」

秦瓊回道:「獨孤兄弟,今日我便決定與單二哥辭行,眼看這再過十幾天就是越王的大壽之日了,我可不能把公事給耽誤了。w?ww·1·cc」

「走的這麼匆忙,不能再等幾天嗎?」秦瓊今日就要走,讓陳恬不免有些意外。

「怕是不能耽擱了,從這裡到洛陽,大概還要走一段路,而且如此供禮,怕是路上免不了問題的生。」秦瓊一臉為難。

陳恬左右衡量一番,良久,方才開口說道:「這樣吧,秦大哥,我與我二弟還有士信與你同行如何,這樣一來路上也好有個照應,我們也好詳談。」

陳恬所說的詳談,自然是指如何破解天罡七殺陣與楊林的事情。

「好,既然獨孤兄弟願意陪我走一趟渾水,那秦某在此先謝過了。」秦瓊雙手抱拳,表示感謝。

陳恬點了點頭,說道:「事不宜遲,我這就去找我的兄弟,秦大哥你先去準備供禮,等會一起去和二哥辭行。」

「好,等會在前廳再會。」主意已下,秦瓊轉身回房收拾供禮。

「那我呢?」甄宓在身旁聽得稀里糊塗,雲里霧裡,也沒聽明白兩人在說什麼東西。

「你去幹什麼?」陳恬轉過身來,望著甄宓那一張充滿期待的嬌容,眼中投射出一絲疑問。

陳恬這一問,卻是讓甄宓有點不知所措,全是心虛所致。

「我是問你要把人家拋下嗎?」不知所措的甄宓居然像小姑娘一般,對著陳恬撒起嬌來。

陳恬對此只是溫和一笑,用中指輕輕颳了一下甄宓的鼻尖,伏在甄宓耳邊輕輕說道:「我會回來接你的,在這裡等我吧,夫人。」

陳恬說完迅吻了一下甄宓那嫩白如雪的臉蛋,轉身一揮衣襟,哈哈大笑,揚長而去。

「她叫我夫人,還吻了我的臉」傻愣在原地的甄宓,臉上紅暈猶如潮汐般的湧起,望著陳恬離去的身影,眼中流轉著驚奇。

陳恬與趙雲等人收拾好了各自的行李與武器,一起前往前廳與單雄信辭行。

前廳之中,單雄信正在過目各地綠林上傳的最新消息,望見陳恬等人各自背著行李與武器前來,立即放下了手中的文卷。

「諸位賢弟,這是要去哪裡?」單雄信走下台階來,抬手問到

秦瓊雙手往前一搭,說道:「二哥,在二賢庄承蒙二哥照顧,只是秦某此行還有公務在身,待我洛陽完成公務回來以後,再同獨孤兄弟一起回二賢庄拜訪二哥。」

「這麼說來,獨孤賢弟也要同行嗎?」單雄信將目光拋向了陳恬。

陳恬亦是往前一步,雙手一搭,說道:「二哥,我去洛陽還有點私事,所以日後與秦大哥回來再一起拜訪二哥,在此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

「獨孤賢弟但說無妨。」單雄信沒有絲毫的遲疑,開口便允諾下來。

「二哥,我此行去洛陽,將甄姑娘,還有我那三弟四弟和高順兄弟,先安置在貴庄,待日後回來再一起走,這段時間怕是有勞二哥了。」陳恬說話的語氣十分恭謹,讓單雄信聽得十分舒暢。

「好,正好二哥我這裡也有一件寶貝要送給羅兄弟,來人啊,去兵器庫給我把」單雄信答應下來,命八個彪型大漢去兵器庫取東西。

不一會,八個大漢一起抬著一桿大鐵槍,只見此槍長約一丈二,槍桿如碗口那般粗大,全槍採用了鑌鐵打造。

「哎呀,我拿不住了。」就在扛來之時,一個大漢突然大喊一聲,手放了開來,其餘七人也扛不住,槍憑空就要掉了下來。

羅士信一個虎步衝上前去,右手伸去,一把奪過半空的鐵槍,只覺手中一沉。

「哎呀,倒是有點分量埃」羅士信讚許一番,左手再往上一拿,方才抓住了這桿大鐵槍。

「羅兄弟果然適合此槍。」單雄見羅士信拿住了鐵槍,臉上笑顏逐開,「此槍名為虎賁槍,重約三百六十斤,是蒲匠師的秘密之作,只是無奈一直無人能夠使起。」

「既然今日羅兄弟能拿得動此槍,那麼這桿槍就歸你了1單雄信一邊撫恤大笑,一邊下了決定。

「謝謝二哥,這把槍士信很喜歡。」

羅士信把捏了一下手中的大鐵槍,現雖然還是有點輕,但是已經十分合手了,便也學著江湖人的禮節還了一禮。

「好了諸位,現在大概是午時了,二哥能說的就說到這,你們還是快點上路吧。」單雄信抱拳送禮。

「好,那二哥,我們先走了,來日定會再來拜訪二賢庄的。」陳恬,秦瓊等人亦是抱拳回了一禮,轉身出門而去。

此番二賢庄別過,陳恬,趙雲,羅士信,秦瓊四人共同押送賀禮進洛陽,又會有怎麼樣的一番遭遇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