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九十五章 拒之門外
小說:| 作者:| 類別:

九十五章 拒之門外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ps:

秦瓊一行人驅駕馬車,一連趕了七八天的路,才趕到這洛陽城外。壹ww看w?·1?·cc

陳恬一邊趕路,一邊在來的路上不斷放出鴿子飛往南方,也不知是為何,眾人也不多問什麼。

轉眼間,走了數百里的路,陳恬等人終於來到了洛陽城外,只見這洛陽城城高牆后,護城河分佈有落,城上守軍亦是十分嚴密有序。

在縷縷夕陽的照耀下,洛陽城猶如一座暮光之城,這個畫面美得讓人不敢相信。

「煙愁雨嘯奈華生,宮闕簪椐新帝城。」

望著這雄壯高大的洛陽,陳恬忍不住開口吟詩讚嘆一番,想必這楊廣為了這洛陽費了不少心思。

「哥,這洛陽城好大啊,比起濟南來起碼大了好幾倍。」羅士信看著洛陽城,整個人都呆了。

聽了羅士信的話,趙雲也忍不住指著洛陽城點評一番,「誰說不是呢,畢竟是天子腳下,帝都豈能不大。」

「行了,快進城吧,天都快黑了。」見眾人都被這洛陽城的龐大所震撼之時,秦瓊豪邁一笑,策馬奔進城門。

「什麼人,停下來1眾人正欲進門之時,守門士卒擋在面前,攔住了去路。

在秦瓊眼中,這種禮節早已司空見慣,秦瓊立即翻身下馬,將囊中的文書取了出來,遞給守卒。壹看書w?ww?·1?·cc

「我們呢,是從濟南來的捕吏,奉唐璧唐大人的命令來為越王送上賀禮,還請兩位行個方便。」

秦瓊說話語氣十分誠懇,讓守卒聽得也覺得很踏實,掃視了一眼文書,見蓋章沒有錯誤,便讓秦瓊等人拉著馬車進城了。

一進城門,只見城中到處張燈結綵,男子婦孺全在街上遊走,歡聲笑語,好不熱鬧。

街道縱橫,來往的馬車不斷,拋開什麼小商小鋪不說,但是這裡的在賣糖人,糖葫蘆的小販就多得不得了。

街道兩旁全部都是掛滿了大紅燈籠,兩旁高樓相互對立,高樓上的紅布相互糾纏在一起,掛著一個個燈籠,各種顏色層出不窮,看得人眼花繚亂。

「沒必要吧,一個越王壽宴,要搞的這麼隆重嗎?」趙雲對著城內的繁華感到格外意外。

「賣糖葫蘆咯,賣糖葫蘆咯,又甜又大的糖葫蘆,三文錢一串,快來買啊1

就在陳恬等人出奇之時,一個扛著大把子的小販一邊大聲吆喝一邊走了過來。

一看見糖葫蘆,羅士信頓時就來了勁,一把上前左手拽住小販的衣領,提在半空說道:「你這糖葫蘆倒是很好看啊,給小爺我來一串。」

「大爺,大爺饒命啊大爺,我只是一個做小買賣的。」見了羅士信這麼凶神惡煞,大嗓門,小販腿都嚇得瑟瑟抖。

「士信,快把人家放下來。??壹1·cc」陳恬見勢不妙,立即喝令一聲,羅士信只得無奈放下了小販。

陳恬慢慢走了過去,正了正小販的衣襟,好聲好氣地說:「這位小哥,不好意思,我這傻弟弟不懂事,這裡是二兩銀子,作為賠禮給你,敢問大哥這洛陽城為何如此一般熱鬧?」

小販原本被嚇得抖的臉聽了陳恬平易近人的語氣,再加上陳恬塞到自己手中的一錠銀子,臉上神情舒緩了許多。

深吸一口氣之後,小販打量著陳恬眾人說道:「你們剛來的吧,這洛陽城恰逢一年一度的花燈會,再加上越王千歲的壽宴,天子親自來為他祝壽,所以今年比以往格外隆重。」

聽了小販的講解,陳恬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了解到原因以後,秦瓊湊近問:「敢問小哥,這越王府往哪裡走?」

只見他雙手指畫了一下,指向前邊的道路說:「看見了嗎,前面那家來福客棧,走到那裡,再往左轉走一條街,再左轉一直接下去就是越王府了。」

「好,多謝小哥,這四串糖葫蘆我要了,這裡是一兩銀子,再給你吧。」

陳恬草草記下了小販所說的走向,又從囊中拿出一錠銀子遞給小販,從他的把子上拿了四支糖葫蘆,遞給趙雲,羅士信,秦瓊一人一枝。

「謝謝,各位爺。」小販頭一次收到這麼多錢,激動的拿了錢就往回趕。

秦瓊等人笑了笑接過冰糖葫蘆便放嘴中含了起來,畢竟好多年都沒吃過這玩意了,難得出來遊盪一次。

「哥,我說這冰糖葫蘆真好吃,以後記得再帶士信出來出來買冰糖葫蘆。」羅士信一邊吞咽著冰糖葫蘆,一邊朝陳恬嚷著。

「哈哈,行,哥以後給你買一百根冰糖葫蘆。」

陳恬,趙雲,秦瓊都是被羅士信這話逗得不亦樂乎。

眾人一邊談笑風生,一邊拉著馬車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斷流竄著,人多的他們走得十分緩慢。

走了良久,才走到這越王府前,只見這越王府掛滿紅絲,到處掛著燈籠,還有壽字。

陳恬等人正欲往前走去,只見越王府前人群更是如海潮一般,左涌右涌,讓陳恬等人幾乎是不能再近半步。

早在越王大壽之前,各地官吏,無論大小,基本都備好了壽禮前來祝壽,此時越王府前到處都是停下前來祝賀的來使和賀禮。

「這越王名氣也太大了吧,人這麼多來祝賀壽宴。」趙雲見了如此多人,忍不住開口說到。

「誰說不是呢,這越王楊素可是一個兩朝元老,大隋的九大功臣之一,而且輔佐當今皇上上位與穩定朝政,地位當然是不可忽視的。」

秦瓊開始讚不絕口地誇讚著楊素,陳恬也是在腦海中回憶著楊素,這楊素為人謹慎少言,有大志,不拘小節,可謂一世英名。

不過一世英名又如何?可悲子孫基本上都做了反王,最後也沒幾個好下場,陳恬只得暗暗嘆了一口氣。

「哎,哎,你們幾個來越王府是來幹嘛的?」守門接禮的人朝秦瓊等人走了過來,開口問到。

秦瓊雙手往前一搭說:「我等是山東唐璧唐大人派來為越王千歲送賀禮的。」

「賀禮?」只見守門之人一臉不屑,顯然是已經對收禮已經麻痹了,「賀禮在哪裡?」

秦瓊往後一指,說道:「這裡便是賀禮,還望大人能讓我等送進去。」

守門之人看了一下秦瓊指的賀禮,只見僅僅是一兩箱小東西而已,便搖了搖頭。

「就你這東西,還入不了大門,還是快送回去吧,別在這丟人現眼的。」

「你說什麼呢你1羅士信見其居然如此態度,捋起衣管就要上去揍他。

秦瓊見守門之人居然如此無禮,心中也是一怒,但還是恭敬地說道:「還望大人通融一下,這賀禮雖小,但也是唐大人一番心意。」

「走吧,就你這東西,進了門我都覺得丟臉。」只見此人依然是如此無禮。

千里迢迢前來送賀禮,好不容易送到了越王府前,卻被拒之門外,這口氣就算秦瓊能忍,陳恬也絕不能忍受。

陳恬正欲作起來,只見身後突然走來一人。

「秦兄,好久未見埃」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