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九十六章 初逢李靖
小說:| 作者:| 類別:

九十六章 初逢李靖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ps:

千里迢迢,不辭辛苦的前來送賀禮,如今卻被拒之門外,這算什麼道理。

陳恬正欲作之時,身後突然響起一聲問候。

「秦兄,好久不見埃」

聲音是那般的熟悉卻又想不起是何人,秦瓊猛地回過頭來,只見身後此人身高七尺有餘,一襲淺藍綸巾,身著拖地碎綠長袍,袍上遍布飛禽走獸。

此人正是李靖,李藥師。

「藥師?你怎麼會在這埃」秦瓊凝視幾眼,方才想起來,原來就是自己的舊識,李靖。

李靖?陳恬聽到李靖的名號,頓時人都懵了,李靖何許人也,大唐軍神,生平從未一敗,與歷史上的白起,韓信,岳飛共稱為白韓李岳。

「哈哈,秦兄,別來無恙啊,今日難得相會,我等不如去這越王府中敘舊一番。」李靖見到許久未見的好友,亦是十分驚喜。

見到李靖到來,竟然還與秦瓊是舊識,守門之人張皇失措的前來拜見道:「拜見李大人。」

「這次就暫且算了,以後休得再對客人如此無禮,趕快去給我迎客。」李靖呵斥一聲,斥退了守門之人,讓其灰溜溜的退到一邊去。壹看書?

「哼,讓你得瑟1羅士信見守門之人那一副孫子般的樣子,忍不住對他吹鬍子瞪眼。

「諸位,請吧。」李靖輕輕撫了一把臉上的一撇鬍鬚,伸手請陳恬等人進門。

秦瓊將車上的賀禮遞給了收禮之人,便跟著眾人一起隨著李靖進了越王府邸之中。

初進越王府,只覺裡面是別有一番洞天,如果說外面人山人海,那麼裡面便是一片人來人往,不亂有序。

陳恬仔細觀察了裡面的人,都是穿藍色官服,看樣子官都不下三品,裡面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看來這楊素果然是不簡單。

眾人在驚嘆裡外不同之時,隨著李靖一起走進了越王府的后閣之中,李靖請眾人坐下之後,親自為眾人都沏了一壺茶。

陳恬的目光則是一直在打量著李靖,只覺李靖動作有素,臉上神情淡然,頗有一番仙風韻味。

李靖輕輕沏完陳恬眼前清茶,早已察覺到陳恬一直在盯著自己看,兩撇須髯微微擺動,問道:「這位小兄弟為何一直盯著李某看?」

「咳咳。」陳恬乾咳幾聲,在這種大人物面前切不可出了什麼岔子,淡然說道:「吾觀兄台動作有素,而且身上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傲然氣勢,想必定有鴻鵠之志哉。??一1·cc」

陳恬一席話倒是讓李靖有些裡外,想不到三言兩語只見就被陳恬看出了自己的內心。

「對了,李兄,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便是獨孤恬,獨孤兄弟,這位便是方子龍,方兄弟,這位是羅士信,羅兄弟。」

秦瓊這才想起雙方都互不相識,立即起身向雙方引薦。

「獨孤兄,這位便是我多年未見的好友,李靖李藥師。」

李靖淡淡地點了一點頭,深邃而又淺顯地目光,不斷在陳恬與其眾人身上流轉著。

「獨孤恬,想必沒這麼簡單吧。」李靖突然開口說到。

秦瓊等人聽到此言都是一驚,莫不是李靖看出了什麼紕漏之處?

陳恬卻是輕輕執起桌前的一盞清茶,悠悠然地嗅了一嗅說:「果然是好茶,可惜如此清茶卻不該在此地。」

李靖亦是執起身前的一盞清茶,說道:「好茶從不缺席,尤其是對於大人物,你說對吧,錢塘王陳恬。」

語氣說的如此淡然,好似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一般。

此時李靖的氣場,要是讓陳恬來說的話,陳恬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一個人,6小鳳。

見李靖拆穿了陳恬的身份,趙雲下意識的握緊了腰間的青虹劍,若有異動,隨時準備出鞘。

「系統,給本宿主檢測一下李靖的四維。」陳恬暗暗讚歎一番李靖的見識非凡,暗地裡向系統送了信息,看看這個被後世奉為軍神的男人,究竟有何過人之處。

「正在檢測中叮咚,李靖四維如下,武力:71,統率:1o1,智力:98,政治:93。」

「由於李靖的統率過了1oo,造成雙方系統各自亂入一人,稍後將為宿主送上亂入名單。」

「嘶,這李靖居然統率裸值到達了1o1,難怪被奉為軍神,果然是神一般的男人埃」

聽了系統的通告,陳恬忍不住讚歎一番,這李靖果然牛逼,直接就把系統給標了,但是在高智商面前絕對要表現得波瀾不驚。

細小的劍鞘摩擦聲也躲不過李靖的耳朵,早已捕捉在耳中,「趙兄何必如此警惕,若是李某想要對諸位不利,便也不會當面說出諸位的身份了。」

「還真是什麼事情都瞞不過李兄,那在下以茶代酒,便敬李兄一杯。」陳恬淺淺一笑,按下了趙雲已經出鞘半分的劍,執起一盞茶,便敬向了李靖。

李靖掃視了陳恬幾眼,說道:「錢塘王氣質非凡,於危不驚,寥寥幾人也敢入這大隋皇都,佩服,佩服。」

「不瞞李兄,我對你甚是賞識,你的舅舅韓將軍為這大隋戎馬一生,卻換了個鬱鬱而終,倒不如與我一起共謀大事如何?」

陳恬話鋒犀利,直接戳在了李靖的痛點之上,將自己內心所想直接說了出來。

李靖卻是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錢塘王果然是快人快語,不過怕是李某還沒有如此能力能夠得到錢塘王的賞識。」

既然李靖現在不願意,陳恬也不願意多說什麼,免得出了反效果。

「行了,今天不談公事,好不容易相聚一場,倒不如煮茶好好敘談一番。」秦瓊見兩人一言一語說個不停,便將兩人的話題轉換了過來。

李靖輕輕用唇碰了碰杯盞,淡淡一聞說:「皇上任命我來主持這場燈會與越王壽宴,所以此次我才會出現在這洛陽城中。」

秦瓊敬了一杯茶,表示祝賀:「那秦某就恭賀李兄了。」

李靖撇了一撇嘴角旁的一撇須髯,眼中露出几絲疑問,說道:「秦兄等人此次來洛陽打算何時再走?」

「我等也沒有詳細安排,既然這洛陽城中要舉辦如此絕世的燈會,那我等決定留下來等過了燈會再走。」秦瓊與陳恬對視一眼,陳恬點了點頭。

李靖突然開始開口勸道:「這洛陽城中近日將會有變故,諸位若是無事的話,還是儘早離開這洛陽城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