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隋唐之亂世召喚>九十八章 狗官當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九十八章 狗官當道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玄幻魔法

ps:

陳恬等人分為兩路,陳恬與趙雲一路,秦瓊與羅士信一路,兩個時辰之後在越王府前會合。w?ww?·

放眼望去,街道兩旁店肆林立,皎潔的月光餘暉淡淡地普灑在紅磚綠瓦或者那眼色鮮艷的樓閣飛檐之上,給眼前這一片繁盛的洛陽城晚景增添了幾分朦朧和詩意。

一個個燈籠著各種光芒,將街道兩旁的樓閣渲染得五顏六色,過往行人都猶如套上了一層光環,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我原本以為洛陽是民不聊生的地方,想不到這洛陽竟還有如此一番天地。」趙雲在身旁望著這唯美的洛陽燈會,忍不住感慨到。

「是啊,這天子腳下,果然是不一樣埃」陳恬也是對此番景象感慨萬千,心中決定,若是日後能夠成就一番功業,定要這天下人皆是如此。

說罷趙雲與陳恬便竄入這人群之中,到處賞燈,看街頭賣藝的表演。

再看秦瓊與羅士信這邊,羅士信一連嚷著讓秦瓊給他買了十幾串糖葫蘆,一邊走一邊笑著喊多麼多麼的好吃。

看見羅士信的憨樣,秦瓊亦是忍俊不禁,兩人勾肩搭背,一起遊走在這鬧市之中,賞燈看錶演。

「女兒啊,女兒,這沒有天理啊!你們算什麼官,強搶我的女兒,天理何在啊1就在秦瓊等人路過小巷之時,羅士信卻聽見小巷中有人哭泣的聲音。

「秦大哥,我好像聽見裡面有人在哭埃」羅士信停下手中將往嘴中塞的糖葫蘆,轉頭提醒了一句秦瓊。

秦瓊往巷子中側過身去,也聽到了凄慘的苦訴聲。

「走,士信,我們快去看看。」秦瓊拉著羅士信就往巷子中跑去,巷子不同於繁華的街道,裡面的光線十分昏暗,幾乎只有月光。

走進小巷只覺道路曲折,秦瓊與羅士信隱隱約約尋著哭聲傳來的方向尋去,秦瓊也不自覺警惕的握緊了腰間的雙,以防不測。

巷末盡頭,月光的隱隱照射下,出現了一個躬曲的身影,跪在地上不斷的嗚咽著。

「秦大哥,你看她是人是鬼啊,士信有點怕。」羅士信聽著凄涼的哭聲,再配上這詭異的環境,躲到了秦瓊背後,有些害怕。

咕嚕。

「士信不要怕,這世界上哪來的鬼,我們去看看。」

秦瓊強咽了一口口水,右手緊握著腰間的金。

兩人慢慢朝跪在地上的人靠近,就在距離不到一丈的時候,跪在地上的人突然轉頭一躍而起,抱住了秦瓊的大腿。

「你個天殺的,為什麼要強搶我的女兒,把我女兒還給我,還給我啊1秦瓊被這突然的反撲,嚇得有點反應不過來,羅士信急忙閃到了一邊。1·cc

秦瓊低下頭,看著半跪在自己面前的人,這才看清楚了,是一個年紀五十左右的婦人,臉上淚痕交錯,顯然哭了很久。

聽著老婦的苦訴聲,秦瓊慢慢明白了是老婦有什麼難言之隱,搞清楚情況之後,秦瓊慢慢扶起了老婦人說道:「大娘,你為何一人在此哭的如此厲害?」

見秦瓊扶起了自己,老婦人一邊哭泣一邊開口問:「你不是狗官的人?」

秦瓊搖了搖頭說:「我等只是途徑洛陽,聽到這裡有人哭泣,便趕進來一看,卻見大娘在這裡哭泣,不知大娘為何哭的如此厲害,有什麼話可以對我們說。」

秦瓊一番話說的十分的誠懇,老婦人這才明白秦瓊與羅士信並不是官府之人,便哭的更加凌厲了。

「大娘啊,你有什麼事就和我說說,誰欺負你,我給你出氣去我。」羅士信見眼前並不是什麼鬼怪,而是一個可憐的老婦人,便湊上來問到。

聽到羅士信此言,老婦人撲通一下雙腳跪在了秦瓊面前,扯著秦瓊的衣角哭著說:「這天殺的狗官啊!我和我女兒在街上看花燈,這狗官蠻不講理,把我女兒搶進府中1

「我找他們去理論,還被他們轟出門外,可憐我的女兒啊,下個月就要出嫁了,卻遭此橫禍,天理何在啊1

聽完了老婦人的哭著喊冤,秦瓊臉上已經是怒意中燒,「想不到這天子腳下,居然還有如此為非作歹之徒1

秦瓊立即扶起了老婦人,說道:「大娘你先別急,你跟我說,這搶你女兒的是何人,你可記得,我們去給你想辦法。」

「搶我女兒的人就是當今丞相宇文化及的弟弟,尚書大人宇文智及,他官大權大,仗著他哥哥的權勢,在這洛陽城中無所不為,可憐我這女兒埃」老婦人一邊哭著一邊哀怨。

「他娘的,管他什麼宇文智及宇文化及,我一把把他們腦袋全給擰了,大娘你帶我們去,我們把你女兒直接搶出來1

聽了老婦人的遭遇,就連羅士信也爆了一口粗,為老婦人感到憤憤不平,提起手上的衣襟就想揍人。

秦瓊點了點頭說:「大娘,你不要怕,我們先去拿了武器,再和你一起去這個尚書府,為你討一個公道1

說罷,秦瓊帶著羅士信急急趕回馬車,羅士信拿了寬大的虎賁槍,便和秦瓊急匆匆趕了回來。

在老婦人的帶領下,秦瓊與羅士信一起拿著武器來到了這尚書府,只見這尚書府雖不及越王府那一般氣派,卻也是十分的顯眼。

「兩位英雄,就是這裡了,就是宇文智及這個狗官把我的女兒搶進了尚書府,還請兩位英雄為老身做主啊1走到尚書府前,老婦人又跪在了秦瓊面前哀求。

「他奶奶的,秦大哥,你在這裡等著,士信去直接把這個尚書府掀個底朝天1見到老婦人如此可憐,羅士信忍不住提起槍就要硬來。

「士信,不要衝動1秦瓊立即拉回了羅士信,雖然秦瓊此時很氣憤,但是還沒有喪失理智,這尚書府少說有幾百號守衛,而且這裡還是洛陽,陳恬也吩咐過自己切不可惹事。

考慮到重重因素,秦瓊只能先拉回了羅士信,三人躲在尚書府旁的大樹后。

「秦大哥,你拉著士信幹什麼,士信要殺了這群狗娘養的東西1羅士信不解的朝秦瓊撒氣。

秦瓊只能無奈搖了搖頭,說道:「士信,我何嘗不想進去殺了這狗官,可是這裡是洛陽,我們不能胡來1

秦瓊話音剛落,尚書府中便走出幾個小吏,將一個年輕女子直接拋到了地上,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老婦人遠遠望見拋出來的人,便一眼認了出來是自己的女兒,也管不了這麼多,急忙跑了過去,卻現自己女兒衣衫不整,身上全是血早已斷氣,不由得大哭起來,指著拋屍的人大罵。

「女兒啊!你死的好冤啊,你們這群天殺的狗官,搶我女兒,還殺了我的女兒,你們還我女兒的性命1

罵著老婦人就衝上去不停用手揮打著幾個小吏,哭的更加厲害,嘴中不斷咒罵。

「哪來的老太婆,給我滾到一邊去1被打的小吏回過身來,直接一巴掌打翻了老婦人。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