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隋唐之亂世召喚>九十九章 殺紅眼的羅士信
小說:| 作者:| 類別:

九十九章 殺紅眼的羅士信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

狗官當道,視王法如無物,當眾強搶民女,又當眾毆打老婦。`c?om

是可忍孰不可忍。

酷吏見老婦人如此敢侮辱他們二人,當即一巴掌將老婦人打翻在地,又一腳踢過去,想要讓老婦人無法動彈。

「連一個老嫗都不放過,你們算什麼東西1

說時遲那時快,小吏一腳踹過去,只覺眼前一亮,一道金光橫穿過來,只聽到嚓的碎裂聲,直接將他的腿打折。

秦瓊在一旁再也看不下去,一個虎躍,手中金橫空一劈,直接劈在了小吏的腿上。

「啊,痛死我啊1被打的酷吏忍不住大聲嚎叫起來。

「你你好大的膽子,連官府的人都敢打,你等著,我這就去叫人1身旁的另外一個小吏見秦瓊出手飛快,料定自己上了就是無異於找死,轉身就往尚書府中逃。

見小吏就要逃走,羅士信挺身而出,手中虎賁槍猶如一陣黑旋風,直接卷向了小吏。

「哼,狗官,你們想往哪裡逃,吃你羅爺爺一槍1

滋滋。

碩大的槍峰直接捅過了小吏的背後,穿過前胸形成一個巨大無比的血窟窿,鮮血不斷噴射而出。

「秦大哥,乾脆今天我們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殺了這群貪官污吏吧1羅士信臉上被這噴來的血濺射了一臉,用手抹了一把臉,雙眼紅,拿起槍就衝進尚書府去。

「士信別」秦瓊見羅士信殺了小吏,就知道肯定惹事了,正想拉回羅士信,羅士信卻已經殺進了尚書府,便只能嘆息一聲,揮舞起手中的金,一起殺進了尚書府。`

羅士信一腳踹開虛掩的大門,一臉鮮血,手中鐵槍還在不停的滴著鮮血,望著院內的許多守衛。

「什麼人,膽敢擅闖尚書府,活膩了嗎?」兩旁侍衛見突然衝進這麼一個帶著兵器滿臉是血的大個子,嚇了一跳,立馬組織人員將羅士信包圍了起來。

「檢測到羅士信進入殺戮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1o3,當前武力上升至1o5!請宿主注意查看。」

正在逛燈會的陳恬,突然收到系統這一聲通告,嚇了一跳。

「什麼情況,羅士信進入殺戮狀態,莫不是出了什麼事情了?」陳恬心中暗暗嘀咕,感覺事情不妙。

「子龍,我們快回去拿兵器,來不及和你解釋這麼多了,拿了兵器快去找秦大哥和士信,事情有變1

陳恬朝趙雲喊了一聲,也來不及說太多話,轉身就朝馬車方向跑去,若是讓羅士信鬧大了,說不定全部人都出不去這洛陽城了。

再看尚書府

羅士信滿眼通紅的看著一群手執朴蝶的侍衛,眼中血紅一片,手中虎賁槍隱隱做動,殺意盎然。

秦瓊手執金,安置好老婦人之後,奔進尚書府,也被這群侍衛包圍起來,左看右算,侍衛人數大概在兩百人左右。

這群侍衛見羅士信面目猙獰,臉上全是鮮血,體形龐大,一時不敢上前半步。

「我殺了你們這群狗東西1羅士信大嘯一聲,盪起四周的迴音,迴音未落,手中黑影一動,染血的虎賁槍已如旋風卷出。

「大家還愣著做什麼,一起殺了這個傻大個,敢來我尚書府找事,把他剁成肉泥1終於侍衛頭忍不住朝眾人大吼。

震驚中的侍衛們終於清醒過來,個個重新恢復了猙獰,口中咆哮怒罵,揮舞著朴刀,向著羅士信和秦瓊圍殺上來。

一道鮮血,一陣撞擊,一聲悶哼,最先撞上來的那名侍衛,還未感受清楚羅士信是如何出招,手中的朴刀帶著胸膛就被無情的洞穿。

見眾人已經動起手來,秦瓊也管不了這麼多了,猿臂一抖,金迅拔出,聽風辨位,頭都不轉,金便拖著血霧斜向劈去。

呼,呼。

金不斷破空的聲音傳來,金光過處,一命不留,又是一陣鬼哭狼嚎的慘叫,倖存的侍衛們如脆弱的麥稈般,被羅士信一股槍風襲卷過去,統統栽倒在血泊之中。

秦瓊武藝傍身,殺入侍衛群中,一殺一人。

羅士信不懂武藝,卻是蠻力人,殺進人群中,手中大鐵槍一掃,便是倒下數人。

一時間,血霧橫飛,慘叫聲四起,一眾侍衛如紙紮的般不堪一擊,成片成片的倒地,被羅士信血腥的刺穿身軀。

片刻過後,整個院庭,伏屍四圈,血流十尺。

兩百多號的侍衛,被羅士信與秦瓊殺得七七八八,剩餘的人也顧不了這麼多,見羅士信這個變態神力,早已不知逃到哪裡去了。

門外已經圍觀了不少的老百姓,非但沒有對著血腥的一幕感到恐懼,反而卻為羅士信等人感到敬佩。

「士信,差不多了,我們快走,不然等一下就麻煩了1秦瓊雖然殺了不少侍衛,但還算清醒,望著院內到處可見的屍體,門外的人也越來越多,朝羅士信大喝。

羅士信全身是血,早已抑制不住自己的行為,手中虎賁槍已經整把染盡鮮血。

羅士信淡淡的說道:「我要去殺了狗官。」

秦瓊朝羅士信不停呵斥,羅士信卻無動於衷,雙手握住虎賁槍,踏過一具具四相慘不忍睹的屍體,走向正堂。

「啊呀1羅士信舉起手中鐵槍,直接劈了下來,將整個門劈為兩半。

堂內一人身穿深藍官服,長得賊眉鼠眼,此人正是宇文化及的親弟弟,宇文智及。

宇文智及將兩個女子綁在室內的柱子上,兩個女子衣服被全部扒光,銅膚展露無遺,宇文智及正在用手不斷的在她們身上亂摸一通。

室內全是女子的哭泣聲,顯然又是兩個無辜民間女子被這宇文智及所擄掠過來的。

宇文智及見門突然被劈成兩段,走進一個彪形大漢,渾身是血,嚇了一跳。

「你你是誰,居然敢闖老子的府邸,我看你是活膩了,來人啊,把他給我拖出去1驚嚇之餘,宇文智及朝兩旁大喝,企圖叫來他的貼身侍衛來將羅士信趕走。

而他並不知道,就在他禽獸之時,他府中全部的侍衛基本被羅士信和秦瓊殺了個一乾二淨。

「狗官1看見眼前這一幕,羅士信眼中越來越血紅,彷彿要噴出火來,朝宇文智及怒吼一聲,手中鐵槍早已無法忍耐,迎風掃去。

羅士信的一聲咆哮,驚得兩邊捲簾都為之一顫,嚇得宇文智及沒有了還手的反抗的勇氣,整個人懵在地上,不知所措。

伴隨著一聲悶雷般的暴喝,羅士信手中的虎賁槍,劃破空氣的阻隔,虎賁槍化捲起狂風,掃落了兩邊的捲簾,直接掃向了宇文智及的項上人頭。

僅僅是一聲,一顆血淋淋的人頭飛上半空,宇文智及在這毀天滅地的攻勢下,瞬間身異處。

已經沒有級的身體,不斷噴涌著鮮血,濺射了一地,嚇得兩個女子大哭起來。

羅士信輕輕劃了一槍,直接挑開繩索,示意讓兩個女子快點跑。

秦瓊急忙趕進門來,只見羅士信已經殺了宇文智及,也管了不了太多事情,收起手中的雙說:「士信,快走1

羅士信見狗官已經被自己就地正法,猖狂的仰天一笑,拿著飛落的捲簾擦了一把臉上的血腥,提槍與秦瓊一起跑出門去。

城西,街道。

帶著數百禁衛軍正在巡邏了林沖,一副威武的樣子,環視著四周的秩序,心中卻放鬆了警惕。

身旁的小卒開始拍起林沖的馬屁:「林將軍,這城西在將軍的管理下真是熱鬧而不亂啊,想必回來之後,這天寶將軍一定會嘉獎林將軍一番。」

林沖自信的一笑,臉上浮現出無限美好的遐想,想到自己日後如何如何加官進爵。

話音剛落,一騎斥候絕塵而來,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直抵林沖的馬前。

「稟林將軍,有兩人拿著武器闖進尚書大人的府中,現在正在府中大開殺戒。」

「什麼1林沖一聲驚呼,駭然變色。

ps:青衣在要這裡說一下,明天後天可能不更新,因為這兩天走親訪友實在很忙,各位兄弟姐妹,海涵一下哈。再次祝福一下,祝各位大年初一,萬事如意,合家幸福。)